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北京


□ 李墨波

  真的来到北京啦
  
  薛子说他很郁闷,想来北京。   我说那你来吧。
  几天后薛子两手空空,只身一人出现在和平门地铁门口。短头,一身黑,穿得一如既往的讲究,只是多了些世俗气。
  果然很郁闷,脸上并无笑容,随口调侃两句,用自行车将他载回宿舍。
  宿舍他以前住过,几无变化。电视里正播放残奥会的闭幕式,已临近尾声,美丽的烟花在北京上空绽放。关了电视出去找地方吃饭。刚走出宿舍,就听见空中轰隆作响,薛子问是什么声音,我说不是刚在电视上看了吗?残奥会闭幕了,在放烟花。薛子哈哈大笑:“真他妈来到北京啦!”
  找了家山西面馆,一人一大碗刀削面,外加回锅肉、公社招待饭、两瓶啤酒。都是实打实的饭菜,用不着客气。他还像大学时那样,一声不吭,埋头猛吃,酒足饭饱后,打个饱嗝,擦擦嘴,戴上眼镜开始侃。
  却没有先聊电影,而是说起了煤。说现在山西的煤像金子一样,煤老板一车一车地挖金子,能不挣钱么?现在山西人就像疯了一样扑向煤,都想在煤炭生意中插上一手。不需要真挖,但凡粘着挨着生意链中的任意一个环节都能发财。他有个小兄弟,原来跟他混吃混喝,后来认识了买家和卖家,做中间人,空手套白狼,从去年冬天到现在挣了六七百万,家里买了六辆车,吃饭洗浴抢着买单。这样的发财案例比比皆是,几乎是一夜之间,不费吹灰之力就腰缠万贯,由不得你不眼馋,不蠢蠢欲动。于是薛子也开始张罗煤炭生意,可到现在一桩生意都没有谈成。
  “都这么大了,钱和女人啥也没闹下。”他叹了口气,将杯中酒一口干掉,沉吟片刻,又加了一句,“真他妈没意思。”
  我明白了他郁闷的原因,说小了是挣不到钱,说大了是心中理想的迷茫。此次来北京一则散散心,感受一下首善之区的奥运气氛,二来跟老朋友见见面,谈谈理想,聊聊艺术,从世俗的纷杂中拔出头来,呼一口气。
  年初去离石拍片子,从找机器到挑演员,薛子忙前忙后,两天一夜没合眼,而这样的辛苦不过是为了成全别人的心愿。他对朋友的真诚与热忱让我感动至今。我念着他往日的好,决心尽我所能好好招待他。
  活动内容我已给他安排好:坐104,逛798,看小剧场,听德云社,吃驴火爆肚。用胖子的话说,这一趟下来,北京文化也领略十之八九了。
  
  我们坐在路边缅怀爱情
  
  第二天我去上班,薛子就窝在宿舍里看郭德纲的相声,中午自己去吃了驴火和爆肚,还要了啤酒,自斟自饮。我给他发短信:你这是不过了吧?他回信:×,老子有钱。
  晚上带他去王府井看美女。首都北京再一次从美女分布的密集程度上向薛子证明了它的优越性。姑娘们花枝招展,摇曳生姿,看得薛子恨恨的,我知道他又在心里发狠要赚大钱。带他看看美女,看看香车,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励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