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一片风景如此美丽


□ 张艳茜

  张艳茜黑龙江人,随父母漂泊到陕西。一九八五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就职于陕西省作家协会,从事文学期刊编辑多年,系《延河》文学月刊常务副主编。工作之余创作小说、散文等。
  
  一
  小时候,为建设金堆城钼矿,父母带着我们,来到地处秦岭山脉北面的华阴县桃下镇——安家在从秦岭山脉流淌出来的一条小河河畔。这条清澈秀美的小河,以汉乐府《陌上桑》里的美女罗敷而得名——叫罗敷河,那个村落就叫罗敷村。
  夏天,我和小伙伴经常到河里戏水,抓小鱼,小心地翻开河边的鹅卵石捉螃蟹。大哥哥们则到下游水深处,用渔网或是竹编的鱼罩抓鱼。偶尔,会逮回来一只甲鱼。
  罗敷河两岸,还有一些沟沟岔岔的水流,生长着青绿青绿的芦苇。端午节时,妈妈们会去采摘一些宽大的芦苇叶,为孩子们包上一锅红枣棕子;秋天时节,芦苇的花絮,被我们小孩儿一把把收集来,让妈妈做了一个一个柔软的枕头。
  在罗敷村进秦岭的山口,生长着一片茂密的竹林。“春来新竹竞接天,酷暑清凉绿意浓,金秋更映枫叶红,严冬依然傲霜雪。”大诗人李白描写的竹林风光与这片竹林的景象非常吻合。这片竹林也是我和小伙伴们经常出没的玩处,夏天,我们在竹林里消暑、捉迷藏;春天时节,还趁人不注意偷挖过冒芽不久的竹笋。
  离我们稍远一点的乡村,有一片诱人的杏林。这种杏树结出来的杏果儿,有我们的小拳头那么大,金黄的杏果儿酸酸甜甜的,非常好吃。当地的老乡允许人们进杏林尽情地采摘杏儿吃,但是却要求一定将杏核儿留下来。我们曾悄悄将吃过的杏核儿带回家,埋在家里的小院里,期盼能发芽出苗长大结杏儿,但从来没有成功过。除了杏树,我们的周围还有李子树林,和随处可见的柿子树。
  当地的老乡,生活闲适而安静,几乎年年的风调雨顺。他们用宽容的胸怀和好奇的目光,接纳了进入他们家园的外来建设者。
  这个国家重点工程,父辈们一干就是十多年。从金堆城钼矿厂投产的那天起,我们居住的小镇以及周边的环境就在急速地发生着变化:洗矿水大量流入清凌凌的罗敷河,河水完全被灰色的矿粉污染了,小鱼、小蟹在灰色的浑浊中命丧九泉;淤积的矿泥使河床逐年增高,遇山洪暴发,河水夹裹着矿泥漫向两岸,土壤也遭到污染,到处散发着矿粉呛人的气味。
  逐渐地,飘飘扬扬的芦苇消失了。杏树、李树大量地死去,侥幸活下来的,也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再也结不出酸甜好吃的果实了,只有柿子树零零星星苟延残喘地挺立那里。
  这场水土污染的惨剧,自然也使满目翠绿、曲径通幽、深深浓浓的竹林无法幸免于难——眼见得竹林日渐减少。在我大学毕业的一九八五年,再回小镇时,这片青翠的竹林彻底地了无踪影,我竟然无处寻觅它们曾经生长的窈窕身姿了。
  
  二
  听到盘锦这个地名的时候,我先从字面理解着它的含义,那一定是个充满鲜艳华美色彩的锦绣之地。但是,一听说这是依托辽河油田发展建设起来的新兴工业城市,童年时秀美环境,在大工业的建设中惨遭厄运的记忆,便浮上心头。于是我就怀疑:“盘锦”是否还能如它本色的名字一样,鲜艳依然,华美如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