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玉米在歌唱


□ 任林举



一棵玉米的叶子在风中舞动起来,许多玉米的叶子在风中舞动起来。叶片与叶片之间摩擦发出的沙沙声,每一棵玉米自身在风中摇动时躯干与叶根之间的扭动声,关节与关节之间的错动声,玉米与玉米之间的敲叩声,以及声音与声音之间的共振声,连成一片,雄浑、深厚,汹涌澎湃,正如在涨潮的大海。
此起彼伏的浪涛,如熊熊燃烧的绿色火焰,从眼前滚向遥远,又从遥远回到眼前。仿佛这一望无际的玉米地就是风的源头,许许多多的风蕴藏其间,并被它们像舞动自己的袖子一样挥来挥去。没有人确切地知道,玉米们这种无法息止的涌动是源于风的驱使,还是玉米们借助风力而进行的一种宣泄与抒发;没有人知道这是玉米在尽情地舞蹈,还是玉米们在放声歌唱。热烈的情绪四处传播,从土地到村庄,从村庄到人群,从植物到大地,从大地到天空。这是一种言说的植物、倾诉的植物和歌唱的植物。
在那些风平浪静的日子里,玉米们显得很安静,像那些做完祷告围在餐桌进食的人们,小声地交流着自己的境遇和感受,关于阳光,关于土地,关于走过玉米的人们、小鸟与兽类。玉米的叶片很舒展地摊开,朝向天空或身边的同伴,像远古部落中的人们相遇时那样坦诚地张开臂膀和手掌,以示友好,以示接纳或信任。从这一点上说,生于土地上的庄稼和人们似乎都有着相同的禀赋。玉米们毫无戒备毫无设防地与同伴站在一起,叶片似动非动,以一种无声的手势或语言,传达着来自心灵的信息。
一只喜鹊从天空落到了一棵玉米的茎秆之上,细细的茎秆由于难以承受,向下弯了又弯,这种变形的站姿,也许是一种躲避,也许是一种反抗的示意。喜鹊并没有把自己的体重继续压向玉米,翅膀在空中扑打,在与玉米的叶子碰撞时发出一阵剧烈的噼啪声,然后兀自飞走了,玉米的茎秆摇了又摇,躁动一点点平息。
雨落在玉米地,小雨窸窣,大雨噼啪,并不是雨的声音,而是玉米的声音,雨并没有声音,雨是通过别人的声音证明自己的存在。而玉米则对每一样经过它们的事物,用不同的声音和姿态进行描述,温柔的、粗野的、谨慎的、惊恐的、善意的、可恶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细节它们都会一一复录,并在转述中加载自己的情绪。
玉米是一个有着自己语言的部落。每一个宁静的夜晚,当它们不需要向人类传达自己信息时,便会进入到仅属于同类之间的秘语,那是另一种频道、另一种波段,一种拒绝器官,而只有用细胞才能倾听的波长。玉米们就这样静谧地交谈,神秘的心语如天上的星象一样难以破译。不知道这个时候它们是不是在倾谈成长的艰辛、爱的愉悦、生命的尊贵、上天的恩情等等,当一个人和玉米一样久久地站在植物中间,站在土地之上,站在无人的夏夜,一种难以言说的愉悦和快感将如夜晚的露水一样,一层层把你湿透,也只有此时,一个人才会认识到人类自身的粗糙、狂妄、愚顽和混浊,我们在漫长的征服自然的过程中,几乎丧失了与自然交流的所有能力,很多的时候,当我们面对动物、面对植物、面对自然的时候,如盲如哑如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