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送花枕的女孩


□ 曲静涛

我家有一对小花枕头,平常的即使弃在路旁而无人一顾。四四方方,用墨绿与白色相间的条文晴纶布缝制,里面填充的是晴纶丝头。软软的,很有弹性。五年来我一直枕着它,舍不得把它丢掉。因为它是我的一个学生亲手缝制并送给我的,在它身上凝结着两代人的情谊。
我们相识极为平常。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电话铃声不紧不慢地叫起来,我抓起电话随便报了姓氏,眼神仍横扫着电视机,那时元旦联欢晚会是中央电视台时髦的节目,好多明星都争着露脸。电话那端传来的一个满带庄河味道女孩子的话语声。她首先告诉她是我的学生,正在听我讲的外国文学课,同事们都回家过节了,因加班无法回家,寝室只剩下她一个人,孤单寂寞,又很失落,偌大城市无人与她沟通,在她孤独的时刻,拨通了我的电话。多么真诚的话语,多么坦诚的性格,我的心被打动了。在人欲横流的世界里,我,一个极为普通的教师,竟然在节日的晚上,被一个女孩视作知己而被连在电话线的一端。在她真诚的谈吐中我看到了一个叫“老师”人的责任和价值。我突然觉得神圣起来,虽然我记不得她究竟长的什么样,可她把期望寄托在我的身上,需要我的关怀和安慰。我顿时感到被人尊重的意义,体会到关怀人、安慰人的乐趣。我们在电话里谈了很久。
节后的第一堂课,我讲着哈姆雷特的故事,几十双目光汇聚在我的脸上,都是那么熟悉,那么动人。突然我看到了一双眼睛,眼神中放射着异样的光,那光芒除带有智慧,还有信任、友爱和真诚。那光芒发自十分平常的女孩子的脸,圆圆的脸庞,浓眉大眼,不大的鼻子挂在与之相称的嘴上,漆黑的长发披在肩上。如果你从那眼光深深地望下去,就会看到那里蕴含着自信、刚毅、固执,那里镌刻着来自深山沟里带有满身土香的朴实又刚强的个性。我知道她就是打电话的女孩。
下课的铃声响了,在我收拾书包的时候,她静静的走到我身边。望着她红润的圆脸,我突然升起一种父爱的甜蜜。“吴瑞华”我脱口叫了出来。她惊讶地兴奋地注视我:“您怎么会认出我?”我不假思索的回答:“缘份。”她羞涩地笑了笑。从这天晚上起,我们成了朋友。

华灯怒放的滨城,五彩缤纷。“百胜”超市门前元旦搭建的彩门仍流放异彩。人群熙熙攘攘,还沉醉于节日之中。可这繁华丽景却没冲淡我们谈话的情调。我们从学习到工作到婚姻到人生,谈得很多很多。我诧异地望着来自乡下的女孩,其貌不扬却常常语出惊人。比如,学自考大专的事,她说并不是为了拿这张文凭,而只是充实自己,只要自己是块金子,不包装一样放光。有知识才有动力,只要有油,破“解放”(指早期的解放牌汽车)照常跑。谈到工作,她说做什么职业都无所谓,只要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就行。她父亲是农民,母亲是公职小学教师,在农村这种差距比较悬殊,可他们过得很好。姊妹几个都很敬重父亲。谈到婚姻,她说理想的伴侣不是白马王子,而是在生存竞争中有能力的人,丑俊是给别人看的,有感情了丑也俊,情人眼里出西施。她的理想伴侣首先得有“生存能力”和责任感,云云。我惊愕地应对着这个很开通的女孩,她才二十三岁。
她第一次敲响我家的门,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她拎着个大布包,里面放着两个花枕头。一进家门,先向我的妻行个礼,然后自报学名,接着说明来意,再然后打开包袱掏出枕头。一连串规范的礼节把我们弄乐了。后来她告诉我为了这一套礼节,她不知想了多少回,因为她不是那种古板的女孩。而那对绣花枕,是她用厂里的边脚余料亲手缝制的。扁方造型,均匀线脚,可以看出女孩性格的另一面。这一天她帮我的妻做了很多家务,样样在行,喜得妻子执意要认干女儿。自那以后,每逢节假日她都要来,每次来几乎都带有许多问题,从老庄讲到弗洛伊德,从释迦牟尼讲到耶稣,从《诗经》讲到批判现实主义,从四大发明讲到计算机,虽然我们谈得很浅很浅,毕竟她读到了,思想到了。她只是个中专毕业的农村女娃。我们两口子着实地喜欢着她。

可是这种亲昵并没有拉近我们的思想。一次课堂上有两个学生在下面讲话,这是我所不容的。我没有直接批评那两个学生,而是激动得讲了我在大学时那种刻苦学习的情景,鼓励他们珍惜时光。课后回家的路上,她一直默而不语。我对她说,课堂真使我生气。可她看看我却说了一句我不曾料到的话:“课堂说话不一定不对,不明白的问题不问别人就错过机会,也许永远也弄不懂。课堂讨论也许不是坏事。”还说:“你们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也许永远不会再有了。”很显然她为了我的面子用了三个“也许”,来表达她的意思。我当时不知说什么才好。我的苦心连我最亲的学生都不理解,何况他人。为这件事,很多时日堵得我怏怏不快。
可她也给我带来许多欢乐。春天来了。大连的春天就像一条橡皮筋,从正月十五一直抻到端午节。几乎冷三天,暖三天。冷时就刮风,凉得令人心烦意燥。暖时阳光明媚,叫人心高意远,恨不得爬到马栏河对岸山上亮起嗓子高唱两句。那一天正好赶上天蓝云白地绿水清的日子,吴瑞华来了。她说到大连三年,几乎没有游览过公园景地。她真想到星海湾广场去看看。我听后决然地放下书本,和她一起去了广场。这个亚洲最大的市内广场,以她特有的胸襟几乎包容了整个天地,极目触天,回肠荡气。蓝天绿地的边缘淡淡的交汇在海边。一本“无字书”(大连市城市雕塑)荡然地敞开着,白云在上面轻轻地拂拭。造型优雅的路灯,团拢着洁白的华表。成排的绿地整齐的延伸到海边、天边,把人们的目光和思想引向很远很远。第一次看到广场的女孩,似乎看呆了,怔怔的凝视着。我问她在想什么,她说她在想什么是“大”。以前总以为天地很小,可今天看到了天地之大,而自己却那么渺小。以前总容易满足,此时此刻却感到自惭形秽。她说她最大的收获是她悟出了杜甫《望岳》那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意涵了,虽然这不是高的泰山,而是大的星海湾广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