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武则天比童年,她哪里穿过你的纸尿片


□ 何志毛

  “生活是最伟大的。以‘人文的物质主义’名义,向所有致力于提升生活品质的人、事、物,致敬。”
  
  事实就是这样,如果我说我不曾做过愤青,谁谁谁立马可以从网上搜出我过去曾经刻薄什么大款的尖酸文字来,直让我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
  但是,事实也是这样,如果谁说我现在还是愤青,你你你赶紧写一个“1+1=?”的算式让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好证明我不是白痴,不是青春痘的抱残守缺者。
  此岸和彼岸的界碑只有一块:我从没吃过富豪的肉,但确实见过不少富豪跑(注:这话没有锣底音)。
  我第一个老板,安徽人。空手套白狼,生生从银行那里撬来了十六个亿,十多年前,给他唱赞歌的人,可以从海南排到东三省(再增人就得先偷渡出境了),事发后判了12年。他的左手(或右手)食指缺了1/3,本是文革中逞强斗勇的后遗症,但是被他的智囊团一包装,成了他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英勇无畏的肉体勋章。我某个师兄曾是他的亲信,陪他多次出差,好家伙,老板大人根本吃不惯大城市大酒店的饭菜,但谁要帮他找来街头煎饼,尤其是带蚌埠味的,谁就是他眼中的亲人。
  第二三个老板,前者曾向邓小平汇报公司发展情况10分钟,后者曾引导江泽民走过一道长长的冰箱总装线。
  第四个老板,弃政从商,曾经发感慨,“我每天赚50万元就可以满足了”。不瞒你说,那一年,他真的成了中国年薪最高的职业经理人
  第五个老板,至今还在牢里替自己辩护。他早先是个埋头赶往科学家道路的多梦少年,然后为赌一口气要做靠双手创造财富的发明家,出国闯荡了一番,还真的从华尔街那些波云诡谲的经纪人身上学到了很多资本家本领。——多年后,他回国未几就把行业搅得周天寒彻(做的是制冷业嘛)时,某著名经济类报纸的年轻总编向他献计献策说,你这不就是当代J.P摩根吗?
  原谅我只能拿曾经的雇主们的简明威水史晒自己经历的富有。需要稍加说明的动机是,我是真心感激我的旧东家们。
  是他们用严厉的方式教育我在取用五星级酒店的自助餐时,能吃多少才拿多少,否则不仅会被人家笑话“没见过世面”,也是对被浪费食物的“不公”。是他们在我第一次坐图—154客机经历颠簸震荡而慌乱时,用从容镇定的神情告诉我,危机关头,就该把信任给到那个能握紧方向操纵杆的人,更深一点想,即使这个人也不堪托付,你就安心相信命运好了。也是他们在组织遇到问题时,不保守,不僵化,不畏人言,不惮大出血,不怕革命革及自身,挥刀剜疮,引颈成快。这些,而今都已轻轻松松过去10年。
  所以,你还是信我吧。我有时讽刺富豪们,的确不是不承认他们的贡献。他们的生活方式,譬如喝法国酒,开德国车,穿意大利皮鞋,抽古巴雪茄,雇英国管家,泡俄国“金丝猫”,其榜样作用,实在比事业企图心,更能带动一群不甘第二次做奴隶的人们。
  据法国媒体日前报道,圣诞节那一天,一位来自中国北京的亿万富翁在巴黎戴高乐机场的免税商店购买了4.6万欧元的法国名牌葡萄酒,创下了机场销售葡萄酒的最高纪录。瞧瞧,骄傲的法国人什么时候为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掉过眼镜?现在,我们分明听到了眼镜碎片迟疑而郁闷的落地声音。没准,用不了多久,法国波尔多地区就将改以盛产陈醋著名了。——后边这句话,我分明是在褒扬中国豪富客的头羊效应,不过,确有过度之嫌了。
  在我看来,在中国,褒扬大款确实不比批评他们更安全。我的意思还不是担心你被糖衣炮弹收买,等他有朝一日一着不慎时,拔萝卜带泥,让你一损俱损。我首先是担心人的谀格问题,神经中枢里那层未经慈母密密缝好的奴隶病,跑出来不算,还要开出妖艳的花来,先把自己熏得糊里糊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