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天天气晴


□ 蔡晓玲

  至今还记得初见文音时,看着她走进大田办公室,我心中的忐忑(面对作家从文字里走到现实,我总是忐忑)。长长直直的头发,异国风情的服饰,具有穿透力的眼神。她用低沉嗓音慢慢说话,嘴角有一抹浅浅的笑,耐心地与我讨论着照片与封面的选择……我那时想起多年前读着她的《过去》,那些书里的文字,陪伴我度过一个天空不晴、适合缓慢的假日下午。
  文音寄来的信,主旨总是很简短。点开信件,看着她言简意赅的交代,我用以时间培养出的默契解读。
  文音会是编辑喜爱的作家。她往往将稿件、照片,整理得利落后,才交到编辑手上,让编辑在编务工作开始前,就能充分明白新作的逻辑与意旨。这是谨慎,也是体贴。
  身为编辑的我,自然而然对她的作品产生敬意,不敢轻忽。
  
  《艳歌行》是我编文音的第一本书,也是“台湾百年物语”的首部曲,三年多时光过去,来到《短歌行》。
  这三年来,文音并未松懈写作,出版了《三城三恋》、《少女老样子》、《大文豪与冰淇淋》、《慈悲情人》几部作品。或是旅游散文、或是小说,每本书都是她这些年来一段经历的沉淀。
  对文音的忠实读者来说,书中这些旅途笔记与思路的转折,都是滋长他们更加热爱文学的养分。作为台湾文学界壮年作家的代表,文音的文体有着高密度的细腻,感性但不矫情,并兼有视野与观点。从编辑的眼中看来,写作对文音来说,是天生就会的,是许多有心从事文艺创作的人,渴望但不可得的才华。
  这几年来,文音的创作野心是长篇大河小说。她以台湾这块土地为舞台,以台湾人的际遇作为剧本,计划先以三部巨著来书写百年台湾,它们分别是:《艳歌行》、《短歌行》与《伤歌行》。
  《艳歌行》说的是1989年后,台湾男女的青春艳事。她以30万字的重量,书写台北城里的情色逸乐,如何与欲望拉锯,如何对抗城市这具看似与住民关系紧密、实则疏离的无情机器。
  有人说,文音将“艳事”写得太长。但文音说:“不写那么多的艳,不足以写出‘艳’后的‘腐朽’,最好是读到‘艳’的极致而产生‘厌’的呕吐感。如此很符合当代人的情色众生相。”
  当代都会里,每个人都是座孤岛,每一段关系都如紧绷的丝弦、张力过大即告断裂。在《艳歌行》里,人与人之间,没有永恒的风景。城市的地貌也是,旧地标的拆迁,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新建物的诞生,刺痛了恋旧者的眼。
  “我知道这一切终将成废墟,但我并没有要永恒啊。”《艳歌行》里,这段话是个刺点。城市男女,哪个相信真有永恒?只有将青春不断延长,与情爱肉搏。
  
  相对于《艳歌行》中当代男女青春之“长”,《短歌行》谈论的,则是青春之“短”。
  《短歌行》从1920年代书写至2009年,将时空从近代拉至当代,“不截断小说叙述的时间之河”。文音想表现的是历史的“意外”与“荒谬”,以及“人的际遇”瞬息万变。
  80多年的时间之河,在台湾这块土地上,有着几次历史大转折──从日本殖民时期,转入了由蒋中正主导的国民党统治时期,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蒋经国宣布解严,政党二次轮替……土地的际遇如此多变,连带也影响了土地上的人民的际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那天天气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