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鲜花次第开


□ 嘉 男

  1

  小街倏地一闪,周素瞥见,玉兰花开了,白的,不是那种放肆的白,是带着青意的白,花形,颜色,都深沉地收敛着,却透着矜持的劲道。这个海滨城市,玉兰花并不多见,这条街刚好有一排,高洁玉立,整条街都显得清雅起来。她目光恋恋的,直到那素白远去,不断更移的尘俗的建筑和秃树,阻隔了她。

  这么说,春天算是来了?

  可是,周素站在公交车里,这阵子正手脚冰凉,车厢里的把杆也冰凉。她印象里,有文章把中年女人比作玉兰花的,其实,从另一个侧面说,中年女人与玉兰花哪里堪比,单是怕冷这一条就别说了。

  举目望去,无论是车厢里,还是街上的人,穿着仍是灰突突的,不见春天的亮色。只是长大衣和长款羽绒服,换成了短呢外套和短款羽绒袄。周素发现,多数人的外套都是黑色的,她刚刚发现黑色是如此泛滥,她也便厌恶起自己身上的呢外套。这是她刚从网上买回来的,是她从前酷爱的黑色,可这回穿上,却没有预期的效果,衣服没有网上的图样那么黑,料子也不太讲究,如果不找这些理由,诚实地说,她开始明白,自己的相貌已经担不起这永远经典、永恒时尚的黑色了。早晨她在镜子里发现,眼角处也长出了黄褐斑,眼袋很明显了,上面还横着两条浅纹。不过,与同龄人相比,她依然修长的身材,配上白净的脸和优雅的气质,也就是一株移动的玉兰花。

  周素的目光,不由地在年轻姑娘身上逡巡,她们一律梳着流行的韩式发髻,前额披着厚重的刘海,有性子急的,竞光脚穿着敞口鞋,还要露一截白白的小腿,外套内的领口也低低的,露出锁骨下大片的白。她在心里打一个寒噤。到底年轻,抗寒,也不顾忌后果。年轻多么仗势,年轻多好。可她扫一眼她们光洁却是浮浅的脸,心里哼一声,不愿意把她们比作幽而有芳的玉兰花。她们可不配。

  公交车一个急刹车,周素趔趄一下,又站住了,脸忽的一热,后背也热,额头上瞬间一层汗。她一只手仍要握住把杆,另一只手把一个鼓胀的塑料袋放在脚边,腾出手来,抹一下前额,又是一把水,夏天大热的时候,她也没这样过。这种现象,有十来天了,月事也有两个多月没来了,开始她还以为是单位和家里的暖气过于充足,或者是自己穿多了,很快就发现,如果这样的话,热是会持续下去的,直到她受不了往下减衣服,而她这种热,是一阵一阵的,且毫无规律,一天总有那么几次,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想想自己的年龄段,想起比她年长的女友女同事们所谈论过的,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更年期了?四十岁那年,一次学校里的几个老师聚餐,周素有事去晚了,急急忙忙跑去的,累得脸红彤彤的,流着汗,一向说话喜欢恶心人的老陆说:“你是不是更年期了?”“你才更年期呢。”她气得脸更红了,这是第一次有人把“更年期”这个词,安放在她头上。更年期女人发了脾气或说错了话,多半会得到原谅,可也会受到歧视,她一直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有个中年女老师对学生很严格,脾气很坏,学生背地里就是拿“更年期”骂她。时光流逝,不知不觉的,终于有了这一天,她自己倒把这词拎出来,像戴一顶帽子,自然地套在自己头上了。

  月事不来就不来,倒省事了,她觉得发热是个大麻烦,一热起来,脸、脖子、前胸、后背,像被炙烤着,汗把纸巾都浸湿了,然后,身体又凉下来,开始发冷。最近两年,每到开春,她就头昏,情绪抑郁,烦躁,这回仍是头昏,却没觉出心情上有什么不适。难道真像听说的那样,更年期时,脾气好的变坏,脾气坏的变好?不管这个了,发热的事,像发病一样难受,不能任之,她决定去看看中医。她没到大医院去,是在一个药店看的坐堂老中医,这类的医生,都是在医院里退了休,被药店聘来的,有的是外地的,来海滨养老,找个事干,周素信任他们。

  老中医说:“你这个年纪,还不到时候,要赶快调,不然人很快就老了。”把过脉,老中医开出了药方,用了几味名贵的药,像紫河车、太子参、阿胶什么的,五服就让周素的医保卡上少了三百多元。老中医说,这几服药吃完,差不多就来了。周素笑笑,心里便有了期待。她想起自己的初潮,从那天开始,她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一下子成了一个忧郁的女人,知道女的原来有这么多的事,便心思沉重。从此,她再也没有童少的欢乐了。她恨透了女人的特征,恨自己是女儿身。每月的那几天,她愁得要死,那时没有现在这么方便的卫生巾,就是四毛五分钱一卷的红色卫生纸,也没有人指导,硬硬的卫生纸一动就窜,走路直担心,睡觉也担心。再长大一些,添了毛病,每次都肚子胀痛得气短,腰疼得要断掉,以至于上学上班要请假,总盼着,什么时候,没这麻烦事就好了。谁知道呢,三十多年竟也很快过去,这一天终于来了,听老中医那么一说,她又多少有些恐慌起来,哪个女人不怕老呢?多么讨厌的事,却这么重要。女人这辈子就是要麻烦的,没有这麻烦,反而要老了。老天给的什么逻辑!

  汗消了,周素侧下腰,伸出胳膊,把脚边的塑料袋又拎在手里,这就是那几副中药,沉甸甸的,压得她手臂有点酸麻。本来她是要叫林默生开车拉她去的,哪个双休日,他都难得在家,总是开着车,这跑那跑,这事那事的,今天是双休日的第二天,该抓住他,为老婆做点什么,但早晨起来,林默生的眼袋沉沉地坠着,她知道他又没睡好,不叫他开车了,他说今天有个车展活动,他得去参加。她也就没提去看中医的事。他一向反对她吃药,说那都是毒药,以前她每次在家熬中药,他都皱起眉头,嫌家里药味重。

分享:
 
摘自:当代 2012年第01期  
更多关于“鲜花次第开”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