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人1日事


□ 潘永修

  三光腚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一个叫梳洗楼的村子包队,村里有一个老头,诨号叫三光腚。

  说是老头,其实不算老,当时也就五十来岁,络腮胡子,秃顶,脸色黝黑,油糊糊的,在阳光下放光。大概从没洗过脸,眼角里总是带着眵巴糊。一双厚嘴唇,湿漉漉的。说话嗓门很粗,很冲,有几分沙哑。平时,只穿条裤衩,光着脊膀,趿拉着鞋。总之,给人的印象很不怎么样。至今想起来,都有点儿腻歪。

  每到集市那天,他就到市场上转悠,手里端着破搪瓷杯,用筷子敲着,走到哪一个摊位前,二话不说,把搪瓷杯往前一举,“当当当”、“当当当”,敲个不住。梳洗楼的生意人大都认识他,知道他是来讨钱的,赶紧拿几毛零钱往瓷杯里一丢完事。要不然,他会一个劲儿地敲下去,叫你什么生意也做不成。

  一天下午,我到村里转悠,来到三光腚门前。那是一条南北街,三光腚的家在路西,大门和屋子是连着的,只两间土巴屋。由于年久失修,已经破败得不成样子,四面的墙裂纹八又,屋顶露着天。屋里只一张三条腿的床,第四条腿用砖垫着。靠西墙根是锅灶,几块砖头支起一口破铁锅,地上放着几个碗,几双筷子,这就是三光腚的全部家当。门口坐着个老太婆,怀里揽着箩筐,箩筐里有几只绒毛鸡。我看那女人.一双小脚,扎着绑腿。头上梳着个发髻,穿着倒也利落。我早听说三光腚无儿无女,只有个老婆,是打河西骗来的。六十年代生活困难时期,他到河西去逃荒,回来就领来这么个小媳妇。人说那女人本是大家闺秀,后来沦落到妓院成了窑姐儿。真不知道三光腚是用什么花言巧语把人家骗来的。说来也怪,二十多年了,这女人就一直跟他过,也不嫌弃他。可见,人,谁跟谁,是有缘分的。就这样的穷光蛋,她就心甘情愿跟他过一辈子,真是匪夷所思的事。

  我问:“当家的呢?”

  老太婆抬头瞧我一眼,对身后说:“听见吗?找你呢。”

  旋即.三光腚慢腾腾地趿拉着鞋从屋里蹭出来,眯缝着眼:“哟,工作队的?有事?”

  我说:“没事,随便走走看看。”

  “咦,俺可是全村最穷的。不信你看看,要啥没啥。俺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不信,你打听打听村干部……”说着,向我跟前凑了凑,小声问,“上级又发救济款啦?”

  我笑了,说:“还没有,到有的时候再说。”

  “嘿,可想着俺,你看俺吃了上顿没下顿。”说着,朝门槛一指,示意我坐下。

  我不坐,退后一步,看到了门上的春联:上联是:“有米有面有柴烧”,下联是:“有儿有孙有福享”。字体也不错,我感到好奇,心想:如此一穷二白,却贴这样的对联,大约也是图个古利吧!

  这么想着,抬头往上一看,横联却是四个字:“对门人家”。

  我回头再看,对门是村支书的家,青砖门楼,油漆大门,村支书正好抱着孙子在门口玩。看到我,便笑盈盈地迎过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