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相 遇


□ 李 晶

  舒上的是工农兵大学。他一直记得很清楚,那一年,学校组织大家上电影院去看《春苗 》,说那个电影是为了配合批判"那个还在走的走资派"及时赶拍的。里面的演员给舒留下 很深印象,主要的有两个,一个是李秀明,一个是葛存壮。尤其是葛存壮,他在里头演一个 兽医教授,上课讲到马时,一点儿不讲马的用途,只讲马尾巴的功能,脱离实际到了极点。 当时教育界严肃批判像这类纸上谈兵,"黑板上种庄稼"的做法。为此,中文系就提出来, "我们不上教室的小课堂,要上广阔天地的大课堂!"
  那年初夏,大学里广泛掀起来"开门办学"的热潮。中文系学生集体开拔上到蓟县山区 去。是背着行李排着队,徒步拉练去的,告诉说到了那里首要的任务先得帮助社员群众收小 麦。
  不过收小麦这活儿舒一天也没干上,原因是到了队里班长分配他做伙房里的采购员。舒 需要做的事情是这样的,每天早上,他要骑车三十多里地上到蓟县城里,为伙房采买猪肉。 那时候没有冰箱,县城里只一个大肉站,每天早上卖鲜猪肉。因为道儿远,舒借了辆自行车 ,早上五点钟时第一个就起来,脸也顾不上洗,揣块干粮到怀里,匆匆上路,一路猛骑,骑 到县城快要七点钟了,买到肉,飞也似的再骑回来,人是相当忙乎。
  回来以后,舒一天的任务基本上已经完成,可他旺盛的精力还有好多需要发挥的量。他 帮留下做饭的田老师拉风箱,拉得田老师直呛眼睛,他就出去跟队里借个鼓风机,这下灶火 便燃得忽忽的了。田老师很喜欢舒,晚上他俩睡一条热炕,房东是五保户王大爷。舒睡在炕 上不铺褥子和床单,直接就睡在一张狗皮垫子上。那狗皮似狼皮一般硬,毛一针针的,很扎 ,舒不在乎。田老师说舒,你不要这么睡啊,多难受。舒笑着摇头,说他觉得向贫下中农学 习,就得这样子,怎么粗糙怎么来。甚至舒的脸盆晚上还当做尿盆,喝水时拿起舀子就大 缸里的生水喝。舒的头发一向不使梳子,就简单地刀上几下。作为工农兵学员,舒觉得他在 作风和习惯上对田老师还起着引导的作用。田老师原是教修辞的,现在几乎没有用场,倒是 眼前的舒可以为他排除寂寞,他觉得舒特有意思。他说,舒啊,你这不是不修边幅,是"毁 坏邋遢帅"。于是"邋遢帅"那时成为舒特别自豪的一个绰号。
  开门办学的目的时时还是落在了办学上。麦子收得差不多时,学校里管事的干部从公社 那边过来,安排老师开课。主要是开哲学课,讲毛主席的《实践论》《矛盾论》。贫下中农 住户特别不怕打搅,腾出屋子来,学生全都上炕盘腿坐,老师在地上支一块黑板,人坐在小 板凳上讲。舒记得当时还有写作课,是结合着哲学课做作文,作业题目挺多,比如"人定胜 天","实践出真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什么的。因为都是结合着实际,所以倒不难 写。作文写好后,老师要找出几篇好的作为范文。作为范文的文章会有很多的用场,比如能 够拿到公社去交流,甚至发到县里的小报上,交流的好,还有可能上市报省报,那就是"开 门"的最大成果了。因此学校还自带了油印机,油磙子蜡版铁笔什么的,印刷的东西很全。 舒的一篇作文就曾被田老师连夜刻印出来,被学校广泛发了出去。
  舒是非常热爱写作的,一有时间总要默默地琢磨,哪些体会可以写,可以作为学哲学的 收获,又怎样可以写得有些文采。文采这方面舒主要请教田老师,田老师很高兴地把脑袋里 现在总是没有用场的东西认真地给舒兜售一些。田老师热情鼓励舒,好好地写吧,多写一点 儿,如果你的文章叫绝了,咱们可以寄到市里的宣传部,他们的写作班子专门有一个学哲学 刊物,他们备不住会给你登出来,多好哇,那才叫不白写。
  甚至在采购大肉的漫长的土道上,舒的脑中也兴奋着那些写作的事。舒已经爱上了那条 漫长的土道。舒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清澈的天空和舒展的云彩。田野真是广阔无边啊!田野的 风欢快地吹着他,金色的阳光一路照着他,他遥望田地里那些辛勤的劳动者,替他们感到自 豪,真想给他们写一首赞颂的诗。
  这天舒骑车到半路时,看见一个小姑娘在他旁边的一溜菜地里蹲着,像是在间苗。小姑 娘听见车子响,便住了手里,定睛看着舒,舒便骑得慢了,朝小姑娘点头一笑。她也笑了, 站起身来问舒,你知道啥时候了?舒说,我没表。小姑娘说,你们学生咋会没表呢?舒说,这 可一点不新鲜。就骑过去了。当舒买上大肉骑车回来时,又见到那个小姑娘。舒觉得她好像 是在等着自己,因为她手里并没有干着,而是坐在田埂子上。她先招呼舒,同时细小的黑眼 睛紧盯着舒后车架子上的麻袋,说,你买了大肉来啦,还够快的。舒有些吃惊,想肉在麻袋 里头装着,她怎么就知道呢?小姑娘又说,这热的大天,你咋不歇一歇!舒想也是,就歇一歇 得了。他下了车,咕咚也坐在田埂子上。俩人挨得挺近,就说起话来。
  舒问小姑娘,这是什么菜地?她说,是萝卜。舒问你是在间苗吗?她说是。舒说,那你跟 我详细说说,怎么间这个苗,又为什么要间?是不是种任何菜都得间苗?小姑娘并不嫌舒问得 幼稚可笑,把些常识一五一十地说给他。舒一面听着,一面就满意地想,又一篇学哲学的稿 子要出来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