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王国维的功过


□ 萧 艾

  很早以前,有一些朋友对我说:日本各地逢王国维忌辰,不少知名学者为他举行各种纪念活动。我相信这是真的。日本京都大学名誉教授贝冢茂树在其一九七九年出版的《中国古代的再发现》一书中,就十分服膺王国维的治史方法。贝冢常把自己看作王国维的学生。他于一九二八年第一次来我国访问时,曾经到过昆明湖凭吊王国维。最近还听说,西欧各国的汉学家,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正起劲地研究《人间词话》。
  这些生动的事例,足以说明王国维在国外至今尚有不小的影响。
  但是在国内也有人不大了解王国维。一九八○年初,复旦大学有一位教授到海宁讲学,他第一句话说:“我很荣幸来到王国维先生的家乡……”。当时年轻的听众,皆相顾愕然,不知王国维何许人也。
  我结识一位海宁籍的朋友,是翻译家,他多年来立志要在业余对王国维研究一番;可是,访遍海宁,仅发现一部《静庵文集》。连《观堂集林》也得到杭州或上海的图书馆去借阅。
  青年一代,听到王国维的名字,感到陌生,是情有可原的。在王国维的故乡,不重视王国维的著作,亦不足为奇。最使人惊讶的是:打开一九七八年出版的《辞海》一看,在《王国维》条目下,一则说:“所著《殷周制度论》等,为清朝复辟制造舆论”;再则说:“在其著作中,比较系统地宣扬了资产阶级唯心主义观点和封建思想,为胡适派所重视,在当时起过颇为恶劣的影响。”而对王国维在学术上的“划时代的工作”和“惊人的成绩”,却只字不提。(引号内的话,是郭沫若所说。)显然,这有失公允。这两年,这种极端不利民族文化发展的坏学风,开始有了转变。例如,李泽厚同志在其新著《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中,大胆地指出:“梁启超、王国维都是中国近代史上应予肯定的人物,功大于过。”
  象王国维这样的人,和他同时代的人物相比,是一个具有典型性的复杂体。断不能根据他所写的某,篇论文,就肆言其思想如何;即使是他在读者中反应较大的某些作品,也不能据以评定其人。例如,他的《红楼梦评论》是《红楼梦》研究史上第一篇比较系统的专论;《人间词话》更是具有独创性的文学名著,早赢得了国内外众口一辞的赞赏;而《宋元戏曲史》向来被认为与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同属前无古人之作。不过,从王国维的一生看,这些,只能代表其人的一个方面。具体地说,这是三十岁左右作为文学家的王国维。如众所周知,三十六岁是王国维治学的分水岭。在中国近代史上,王国维是以史学家的形象出现的。国外学者对王国维推崇备至的也是他把历史文献与出土资料密切参证的治史方法。而王国维在史学上最突出的成就,又是与他艰苦卓绝地钻研甲骨文、金文、木简、封泥、唐人写本残卷以及其他古器物分不开的。他写下的数以百篇计的各种各样的著述,则是自乾隆嘉庆以来朴学的新发展。从本世纪初直到现在,国内外对“甲骨学”和“敦煌学”的研究兴趣,大有与日俱增之势,而这两门学问的奠基者正是王国维。由此可见,我们必须在这些学术领域进行适当的考察,才能充分认识王国维在近代史上的地位。此外,王国维主编过《教育世界杂志》,又是国内最早的师范学校——通州师范的教习,他的教育见解,也值得探讨。最有意义而又最易为人忘记的是他晚年主讲清华国学研究院,甚受研究院生的爱戴。我国当代在文史方面赫赫有名的大家,如王力、徐中舒、谢国桢、高亨……,还有已去世的吴其昌、刘遂、姚名达……,全是王国维的及门弟子。语云:百年树人。王国维用自己的心血为祖国浇灌的新苗开花结果了。他的贡献,确是历久而弥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