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首次邂后(外一篇)


□ [俄]叶甫盖尼·莱因

叶甫盖尼·莱因,生于1935年,当代俄国诗人,与布罗茨基、波贝舍夫、奈曼组成围绕着大诗人阿赫玛托娃身边的“神奇合唱队”。其诗作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布罗茨基的很高评价。这里译出的两篇随笔收集在他2004年出版的随笔集《马拉松运动员的笔记——非典型的回忆录》一书中。

年轻时我很机灵。这为我带来了出类拔萃的成绩。
我在列宁格勒工学院学习。二年级学年结束时要交设计图——五页图纸。我们学生的绘图室位于主楼的最高一层,那儿有黑板和绘图桌。春季考试已临近,学生们从早到晚忙着做作业,我也不曾踏出绘图室一步。但我不但是学生,还是学院文学小组的组长。负责辅导我们组的物理学教授是尼基塔·阿列克塞耶维奇·托尔斯泰——一位杰出作家的儿子。①
绘图室里有供内部联系的电话。有一次响起电话铃,有人去接听并喊道:“莱因,电话。”是托尔斯泰打来的。
“叶尼亚,”他说,“竟有这样的事。不过,您最好到教研室来一下。”
教研室和物理教室位于另一栋楼。我跑着去。教研室门边的圆凳上坐着两个人,我经过时未来得及细看。走进旁边托尔斯泰的小房间。他显然有点儿发窘。
“您瞧,叶尼亚,有这样的事,两个冒险家上咱们这儿来了,他们自称是诗人。而我,应该承认,不认识任何诗人。”
“他们想干什么?”
“想到咱们这儿朗诵。他们捎来一张伪造的纸条,好像是莫斯科的介绍信。”
“纸条上有名字吗?”为了预防万一,我感兴趣地问。
托尔斯泰将浅蓝色的纸条凑近眼镜,读道:
“叶甫图申科和斯鲁茨基。”②
我高声嚷嚷说:
“尼基塔·阿列克塞耶维奇,这是真正的诗人,两人都富有才华。”
“您确实知道他们?”
“绝对知道。”
“但他们怎么朗诵好?现在正考试。怎么召集学生呢?在哪儿朗诵?不过,我可以腾出两个小时的物理教室。但上哪儿找听众呢?”
我下决心说,我这就去找听众。我踏出走廊,与鲍里斯·阿布拉莫维奇和叶甫盖尼·亚历山德罗维奇认识了。
“请等一等。”我向他们说,回头跑到绘图室。这会儿设计图上低垂着不止一百个脑袋。我扯着嗓子喊:
“伙计们,听朗诵去!莫斯科来了两位著名诗人,将在物理教室朗诵。只会占用你们一个半小时,但你们将终生铭记与他们的这个聚会。就一个半小时!拉我一把,是我们邀请他们来的……”(我想,我的这句谎话可以饶恕,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高尚的谎话。)
尽管有点惊讶,但几乎所有人都打绘图室转移到物理教室去了。
听过斯鲁茨基和叶甫图申科朗诵的人都知道,他俩都擅长朗诵自己的诗作。当然,每人都各有特色,但都同样出色,明了和易懂。总之,诗人都善于朗诵自己的诗作。
我在这次即兴朗诵中担任主席,似乎情绪挺高。尼基塔·阿列克塞耶维奇也来了,坐在第一排。他仪表堂堂,心平气和,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与他那位杰出父亲的肖像一模一样。成为我们时代经典作家的叶甫图申科和斯鲁茨基就在那时,1955年,业已出色地朗诵了自己优秀的诗作。我确切记得,朗诵的作品有《婚礼》和《海洋里的马》。托尔斯泰容光焕发,提着问题。
晚会结束后,我,谢天谢地,将图纸抛诸一旁,随莫斯科人来到车站旁的“十月”旅馆。他们邀请我进房间喝一杯。
我在自己生命的日历上用红笔记下了这个日子。从这儿有一条长线延伸到斯鲁茨基和叶甫图申科的关系之中。在我艰苦竭蹶的诗歌生涯中,这种关系是帮助和慰藉。

注:①指俄国小说家阿·尼·托尔斯泰(1883—1945)。而这位不认识任何诗人的物理学教授尼·阿·托尔斯泰,其女儿塔·尼·托尔斯泰,是当代著名的小说家。
②叶·亚·叶甫图申科,生于1933年,俄国诗人、小说家。鲍·阿·斯鲁茨基(1919—1986),苏联诗人。

有一天晚上

无论人出了什么事情,他总会想,这仅仅是草稿,将来事情会变得更清晰,更引人注目。然而随着时光流逝,他明白了,最值得注意的业已过去。
就像往常那样,我已经记不清确切的年份和日期。可能是1971或1972年。那时我住在列宁格勒。时当暮秋,半雨,半雪。晚上9点,总之,白天已结束。响起了电话,打电话的是贝拉·阿赫玛杜琳娜①。
“我和尤拉在阿斯托里亚②。(我知道“尤拉”指的是纳吉宾③,阿赫玛杜琳娜当时的丈夫。)跟我们一起的还有萨沙·加利奇④。他想在哪儿吟唱,或者就在列宁格勒谁的寓所里。你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吗?可能的话,邀上几个人,我们有酒。”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