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情不等式


文/积雪草

  遇到他那一年,是上高中吧!他从外校转学过来,第一眼看见她,便傻傻地瞅着她乐。她跟一帮同学在说笑,一转头,看见他傻子似地盯着自己,忍不住笑了:“喂,刘大伟,你看什么啊?我脸上结出大米了?”

  同学们一阵哄笑,他窘得不知所措,脸一直红到耳朵根,小声嘟囔:“你长得好看,我多看两眼又不犯法。”

  考大学之前,他曾偷偷地问过她:“你准备报考哪所大学,我们一起。”她笑,恶作剧地说: “我的成绩那么烂,考上哪儿算哪儿。”他一再追问,她才故作神秘地说:“别告诉别人,我打算报上海的大学。”得此信息,他如获至宝,美滋滋地去了。

  转眼高中毕业,同学们风吹云散,她考上了北京一所心仪的大学,他去了上海,一南一北,从此再无交错。

  大二的时候,她开始恋爱。青葱岁月,栀子花一样清新和美丽,怎能辜负如此华年!

  他叫林枫,是个有名的校园作家,自负、洒脱、才气纵横。在图书馆借阅的时候,首先映入他的眼帘的,是她穿着草编凉鞋的纤美秀足,他埋首于书桌上,顺着那指甲上点点落红的脚,一路看上去,他开始心慌气短。

  他花了很多心思追她。他的家境好,小说卖得好,因此有闲钱给她买小礼物。

  周末晨昏,她和他牵着的手,终于成了校园里一道耀眼的风景。

  也是那个时候,她居然在校园里遇到高中同学刘大伟,她有些吃惊,问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如果我没有记错,你该在上海啊!”他惊喜地说:“我是去了上海,念了不到一个月就退学了,复读之后考到这里,比你低一级,是你的学弟。”

  她笑靥如花的脸忽然就笑不出来了,笑容僵硬的凝结住,这个人,真的很傻很天真,自己的一句玩笑话,他竟然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把这个谎画圆。

  她还是戏弄他,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她和才子林枫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他会提前跑去给他们占座。她和才子一起去影城看电影,他会提前跑去给他们买票。他不介意当他们之间的“第三者”,当他们之间的陪衬。可是她却是介意的,让他去校门口那家冷饮店买绿豆冰,他当真颠颠地跑去买,路途远,沙冰化成一摊稀水,顺着指间滴滴答答……

  快毕业的时候,她忽然得了一种怪病,掉头发。满头青丝,只一两个月的时间,便掉得所剩无几,美丽的容颜因为少了那些秀发,暗淡了许多。再也看不到她和才子十指相扣,走在校园里。林枫说他要闭关写小说,不能再荒废时间了。她心里明白,这些都是借口。

  她开始近乎自虐地照镜子,不停地照,然后再把那些小镜子摔成碎片,一地的碎片像他们的感情,再无回天的可能。

  刘大伟跑去安慰她,给她买了有绒线球球的帽子,她抓起来,一把扔到楼下,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你嫌我还不够丑啊?买小丑一样的帽子给我戴,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幸福》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幸福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