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绿肥红瘦


□ 苏瓷瓷

  一切由一场婚礼开始。
  红米站在新娘的身边,此时阳光正艳,端照在新娘身上,一袭白裙光芒四射,眉目精致,唇齿媚丽,一抹完美剪影,在繁复的杂色中轻盈浮出,无懈可击。唯有红米落在背阴处,未施脂粉,一手指时时按着裙子侧面即将绷开的拉链。粉红色是红米最为讨厌的,她喜欢火红,侵略的颜色,不讲任何道理,一点燃即成灰烬。而这衣服又过于纤细,套在红米丰满的身体上,迫使她缩手缩脚。这是伴娘的宿命,红米站在新娘身后瞟着她裸露出的灰白色后背,她沉湎在纯洁的薄白中,四肢舒展,脖颈优雅抬起,若不是身边密友都已嫁作他人妇,新娘也不会请红米这个表妹来当伴娘,让她素面朝天,让她紧衣着身,让她粉红落地。机关算尽,新娘松了一口气,确定遏制住了身边女人的美,这个主角充满自信地绽开一团锦簇。红米一反往常,对于表姐的安排一一顺从,毫不在意她的排挤,这是她的大喜之日,花只开此季,而后风光不再。红米豁达地交出明媚,嘴角挂着悲怜的微笑。
  若不是遇见周早,红米连坏掉的拉链都不必管,让它春光乍泄去吧。她的表姐夫也是奇人,竟拉了周早这种人做伴郎。端着放满香烟和喜糖的盘子站在那里,虽是玉树临风,却面无表情,眼神空洞,不沾一丝喜庆之气,也不主动招呼前来参加婚礼的亲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等结婚仪式即将开始时,他还呆呆站在门口,新郎吆喝了他一声,才猛然一醒,懒洋洋地随着他们一起步入大堂。原来他在发呆,红米慢慢地松开那根手指,反正他也不曾注意,这般辛苦又是何必。他们一同站在舞台上,两个主角发挥超常,郎才女貌浑然天成,引来阵阵掌声,两个配角在放空状态下正好维系住平衡,演出圆满。一直到仪式结束,准备敬酒时,红米才得以喘口气。表姐在包厢里换敬酒服,红米找了个偏僻的柱子,靠在那里从包中摸出一支烟点上。刚吸两口,突然一人快步走来,待红米站好,那人已经走到身边,是周早。红米依旧叼着烟,等着周早对她说出第一句话。周早却径直伸出双手往她身上探来,红米一惊,后退一步倚在柱子上,周早已双手捏住了她绷开的拉链。
  别动。周早说了两个字后,就专心地收拾起拉链来。
  红米四肢僵硬地贴着柱子,任周早纤长的手指在自己的腰侧游走,偶尔隔着衣服的碰触,让红米心惊肉跳。从这端看去,周早奇长的睫毛扑动着,像小鸟的翅膀,含着惊惶的光线,露出的一点点鼻尖上有细汗,茂密的发芳香干燥。红米低眸打量着向她弯下腰的这个男人,指尖的烟灰纷落。
  好了。周早直起身,盯着被整好的拉链,满意地搓了搓双手。红米缓缓说了声,谢谢。她寻找着周早的眼睛,终于等他的目光离开拉链朝向自己。不足一步的距离,四目相对,周早散漫地看着她。红米心里冷笑,这样的男人并非第一次见识,摆出一副漠然的样子,和殷勤万分的男人没有区别,无非是表现形式不一样,只要走向极端,必是有所企图。红米准备保持沉默,等着他先采取行动。周早的目光已经从红米的脸上移至手尖,他再次伸出手,这下是取走了红米的香烟,他把烟蒂丢在地上,然后用脚使劲踩了几下。
  别吸了。周早说完,看也没看她就转身走了。红米有些蒙了,这个男人在她的意料之外,不按规矩出牌,乃高手中的高手。他已往大堂门口走去,红米迅速追上去问道,你去哪里?婚宴还没结束呢。周早停下,红米站在他身后。离开这里,周早说完继续往前。
  红米一个箭步冲上去挡住了他的去路。带我一起走吧!她妖娆地缓缓伸出右手,殷红的指甲盖在煽风点火。她看到周早听完这句话后竟有些动容,他第一次认真地凝视着面前的女人,这句话在记忆的深处被爆破,带着鲜红的汁液飞溅到他脸上,疼得他眼眶潮湿。一抹淡绿色的光线在眼前摇曳,那只曾经被抛弃的手重新出现在周早的胸前,已为朽骨,却仍旧欣欣向荣。周早一把攥住了它,这是一个结束。红米心里窃笑,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红米如愿以偿地和周早睡了一觉。一切发生得太快,当然这在红米的情史中并不算特例,尤其对于一见倾心的对象,她向来是速战速决,不留活口。原本红米从床上爬起来以后,周早就该成为过眼云烟,和她生命中其他男人一样,被打上过期的标签,老老实实地站在蒙尘的队列中。只是整个过程破绽百出,让红米耿耿于怀。先是周早牵着她的手从婚宴逃走后又对她置之不理,接着她死缠烂打地拽着周早去喝酒,然后周早踉踉跄跄地随她去了宾馆,最后是红米从床上爬起来时,周早呢喃着叫出一个人名。那个名字显然不是“红米”,这让赤身裸体站在床边的红米不禁打了个寒战,趁着周早还没醒,她狼狈不堪地离开了宾馆。这简直是自找欺辱,红米骂自己,她早就应该看出周早对她很冷淡,从婚宴开始两人相遇时,周早就没对她表示过多大的热情,即使去喝酒,酒后上宾馆,都是红米要求的,并热火朝天地投身其中。如果说周早在床上对她的温存,让红米确定了自己不是一厢情愿,那么周早在梦中唤出的那个名字,则彻底让她明白,方才的深情是假以她名给了另一个女人。这是红米的奇耻大辱,也是她第一次在男女关系中受到的重挫。红米怎么也想不通,周早居然可以无视自己,难道她还不够美吗?难道她还不够风情万种吗?难道她还不够光芒四射吗?难道周早帮她系拉链、掐香烟不算调情吗?在愤怒中,红米竭尽全力地回忆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有一瞬,她几乎想起来了,一片淡绿色的轻纱在她眼前飘荡,最后像苔藓一样层层包裹住红米,她只能束手无策地进入黑暗。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