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郭沫若——中国新史学的开创者(上)


□ 卞 哲

  卓越的无产阶级文化战士郭沫若同志逝世已经一周年了。郭老是诗人、剧作家、学者。他的成就不仅是多方面的,而且是开创性的。如果说,郭老的《女神》开辟了中国诗歌的一个新时代,那末,他的《中国古代社会研究》划出了中国历史学的一个新时期,哺育了整整一代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研究者。
  
  从《中国古代社会研究》到《奴隶制时代》
  
  郭老研究中国古代社会史,是从1928年2月亡命日本后开始的。
  1927年4月,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由于国民党蒋介石的叛变和共产党内右倾机会主义陈独秀的投降而失败了。革命转入了低潮。“中国往何处去?”这个问题重新提了出来。这是一个革命的实践问题,但它要求理论给予回答。于是,在文化思想界开展了两个问题的争论:一个是中国社会性质问题。它要求明确革命的任务,革命由哪一个阶级来领导的问题。一个是中国社会史问题。它要求回答的是:中国是不是经历过马克思主义指示的原始社会,奴隶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最终将到达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当时社会有一股思潮,说是“我们的国情不同”,企图否定马克思主义社会历史发展的普遍规律,从而否定马克思主义对中国革命实践的指导。
  郭老亡命日本,离开了“武器的批判”,可是他并没有离开革命,而是转入文化战线,拿起了“批判的武器”。正如周恩来同志后来指出的,“他不但在革命高潮时挺身而出,站在革命行列的前头,他还懂得在革命退潮时怎样保存活力,埋头研究,补充自己,也就是为革命作了新的贡献,准备了新的力量。”(《我要说的话》,1941年)郭老幼年和少年时代,曾经熟读先秦的典籍,这是他研究中国古代史一个有利条件。但更重要的,是郭老为了回答敌人的挑战,研究历史,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方面作了充分准备。他研究了马克思的《资本论》、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翻译了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和《德意志意识形态》。这些经典著作,使他掌握了社会发展的规律,社会的结构及其矛盾运动的规律,意识形态产生、变化的规律,一句话,他掌握了科学的批判的武器。
  郭老的研究是从相传我国最早的几部文献《易》、《尚书》、《诗经》着手的。他在1928年8月写成了《周易时代的社会生活》,10月又写成了《诗书时代的社会变革与其思想上之反映》。这两篇文章,如郭老后来在后者的《序说》中说的:
  
  “在《易经》和《易传》的研究中我们发现中国社会的两个变革的时期:便是《易经》是由原始公社制变为奴隶制时的产物,《易传》是由奴隶制变成封建制时的产物。第一个变革是在殷周之际达到完成,第二个变革的完成,是在东周以后。
  “这两个变革的痕迹在《诗经》和《书经》中表现得更加鲜明,……”
  
  就是说,从《易》、《诗》、《书》里,他发现奴隶制社会在中国历史上存在过,这便是西周时代。
  郭老写完了这两篇文章,并没有接着写下去。他踌躇起来了。他感到单凭文献研究古代社会,是很成问题的。第一,这些文献中有的写作年代,就不是如传统的说法那样的早;第二,文献传抄刊刻,不少讹误、窜改。他在写《诗书时代的社会变革与其思想上之反映》时,便感到“古文《尚书》除今文所有的二十八篇之外都是伪作”,“但在今文《尚书》的二十八篇中依然包含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在据以为研究材料之前,材料的可据性的研究当然是先决问题”(该文《序说》)。他知道,在欧洲,研究古代的历史,更可靠的依据是地下发掘的材料;可是,在当时,中国虽有一些发掘,而这些发掘,不是西方文化骗子为了寻宝,就是本国的学阀为了搜奇,他们都没有注意地层的关系和地下同出器物的关系,因而还不能说是真正的科学发掘。怎么办呢?传统的文献既不能作为研究的全部依据,郭老的注意自然转向考古材料了。
  据郭老在《我是中国人》(《沫若文集》第8卷)中回忆,1929年夏天,他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阅读了当时出版的几乎所有的甲骨文、殷周青铜器图录的铭文和考释,攻下了某些资产阶级学者以为高不可攀、神秘莫测的古文字关。他把古代史的研究与古文字的研究创造性地结合起来,先后写出了《释祖妣》、《释臣宰》、《释岁》、《释支干》等十七篇考释甲骨文字的文章(后汇编为《甲骨文字研究》一书)。这些文章,由于作者有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有广博渊深的民族学、民俗学等知识,多所创获。例如《释祖妣》,据甲骨文的字形,祖是男根,妣是女阴,结合着民族学和民俗学研究,郭老发现,殷人同世界其他民族一样,也有过生殖器崇拜。这正是原始社会的孑遗。《释臣宰》,认为臣是竖目的形状,表示俯首听命;宰从辛,即头上有黥。这些人都是奴隶,从而证明了殷末已有奴隶的存在。
分享:
 
摘自:读书 1979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