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坐我光风霁月中


□ 郭齐勇

  重阳节这天,也是萧父老师走后的三七祭日。面对老师、师母的遗像,我噙着泪水,敬上三炷香,鞠躬礼拜。萧老师真的走了吗?三周以来,我总是以难以置信的态度反问自己。每有电话铃声,我迅速拿起听筒,总是企盼听到那熟悉的略带沙哑的声音:“小郭……”
  我们读本科的时候,萧老师给我们上过《中国哲学史》的一部分课。萧师人长得潇洒,个子高,黑发密且长,戴着眼镜,风度翩翩;他的课也讲得潇洒,略带一点四川口音的普通话,抑扬顿挫,富有激情,讲到动情处,妙语连珠,语速极快。偶然激动起来,他把讲坛一拍,作狮子之吼,同学们的心弦被震得直响。他的板书展现了书法的功底,不过同学们反映,有的字用草书,不易辨识,他便改写得正规一些。我们喜欢听他讲课,是因为他不时扯到课程之外,很能启发新思。例如他一下联系到思想解放运动,本来讲中国古代哲学,他因某一命题的触发,灵感一来,忽然跳跃到马克思,问我们:“为什么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前提,而不是相反”;有时忽然迸出另一个问题:“我们殷殷盼望大救星,而国际歌却说不靠神仙皇帝,到底孰是孰非?”我们毫无思想准备,说老实话,当时的思想还被禁锢着,十分教条,顿时无语,一百五十人的大课堂鸦雀无声。他停留片刻,微微一笑,然后讲开去……这正是他对我们的思想启蒙。
  我读硕士研究生期间收获最大。我们的研究生课多是讨论式的,读书则在课下。当然也听老师们讲,老师们讲的多是他们的研究新成果或主持讨论的前言。“哲学史方法论”是一学年的课,由萧老师与陈修斋先生共同主持,中外哲学史教研室的老师、研究生一起来上课。除萧、陈先生外,杨祖陶、王荫庭、李德永、唐明邦先生等也分别主持过专题讨论。我们争起问题来,面红耳赤,昏天黑地,老师们为我们疏导、解惑。萧、唐、李师又给我们上了一学年的“中国古代哲学名著经典选读”的课,他们带读导读,再让我们自己读,自己讲,又帮助教研室校核《中国古代辩证法史资料》,挑毛病。萧师单独给我们开了一学期的“中国哲学史史料源流举要”的课,每上完一课,就让我们到图书馆特别是线装书库、善本室里去查书,了解这一讲的目录、版本情况,与所听讲不符的,或另有发现的,下一堂课来交流。从我们这一届开始,有好几届研究生分别、反复整理听课笔记,加以丰富完善。我在九十年代初还给萧老师当过研究生课的助教,帮查资料,答疑,组织讨论,也参与整理《古史研究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拓展》、《古史祛疑》等。
  从一九七九年开始,我就单独向萧师求教。记得我拿着我写的浅薄的习作给他看时,常常忐忑不安。为消除我的紧张,他很高兴地与我聊天。有一次,我到他住的一区山上的老房子去,他马上要到太原出席中哲史学界第一次会议,顺手给了一份他提交会议的论文让我学习。还有一次,他送我一份《光明日报》,几乎一整版刊登了他写的《石蕴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评〈中国哲学〉创刊号》的文章,那是一篇有思想的美文。他认真审阅我初浅的习作,审阅之后,找我谈修改意见,我再修改,他再审修后推荐发表。记得我写的一篇有关王夫之的习作,原只有两部分,他从我的原稿中剪裁,又提示再看哪些资料,帮我改成三部分的结构,让我再补充修改,并谆谆告诫我说:“两元结构不稳,一座高塔,一般三层才稳,一篇文章,一般三部分才好,你要学会三段架构。”这篇习作,经他推荐在一九八三年《中国哲学》第十辑上发表。他还指导我读王夫之的《尚书引义》,那本书很不好读,他告诉我如何下手,参读什么书,如何读才能有所得,然后如何爬梳、提炼,形成论文。这篇论文一九八二年提交全国王夫之讨论会,后于一九八四年正式发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