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开心的马精武


□ 江 平

  马老师生于新疆。新疆人能歌善舞,马老师更是融会贯通。他生性好动,风趣幽默。哪里有他,哪里热闹。马精武睿智,爱给人编段子。诸如吴贻弓、许还山这些电影学院的师兄师弟均为他的“攻击”对象。
  马老师系吾长辈,甚至是“爷辈”。他早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他教的学生后来很多人改行当导演,其中好几位教过我导演入门,因此马精武众多弟子中,我勉强能到“徒孙”行列。
  
  马老师桃李满天下,不过“入门的”或“关门的”或是“编外”的弟子均不把他当严师供奉,而是如兄弟朋友一般相处。学生拍戏,请他帮忙,马老师有空便上,从不计较报酬待遇等。他常跟人诉苦:“这些兔崽子,啥时候把我当老师了,分明我是他们的‘活道具’。你看,张艺谋拍《大红灯笼高高挂》,说是让我演男主角,从头到尾我就演那只露半张脸的陈老爷;张建亚拍《大闹天宫》给我角色是太上老君,听起来尊贵,每天让我绑着钢丝飞来飞去,累个半死;江平也不是好东西,他拍抗洪的戏,让我演将军,让我在大堤上扛了好几天沙袋,累得跟孙子似的……”
  我们知道,马老师是笑骂,我们不但不介意,而且还跟他斗嘴。老谋子厚道,听老师“夸奖”,咧嘴一笑;建亚兄足智多谋“诡计多端”,时不时便对马老师进行“反击”;我也非省油之灯,只要场合合适,我就把马老师当“典型”大书特书:
  在海南,电影基金会成员和当地观众见面,马老师身为副秘书长忙碌操劳,我在晚会上介绍他时便说:“马教授,越教越瘦!”
  在大连,服装节开幕式,我等应薄熙来之邀在李前宽导演率领下观摩。只见女骑警一字排开,好不威风,不料礼炮一响,彩灯齐放,女警官胯下多匹战马受惊,前蹄腾空,虽被制服,但也险象环生。我便出谜给众影人猜。谜面,大连服装节礼炮响,谜底:马惊舞(精武)。众皆乐,马老师也跟着乐。
  在北京,我协助常光希、吴贻弓二位导演拍《宝莲灯》,请明星配音由我统筹,姜文、徐帆、佩斯、宁静、丁嘉丽、梁天、马羚、马晓晴、于慧等小字辈我几乎网罗,但几个“龙套”的台词必须请朱旭、雷恪生、黄小立和他。俗话说,老将出马一个顶两嘛。我便电话“忽悠”他,称马老师一向有爱心,为儿童做电影功德无量云云,他操着老公鸭嗓子便问:“你小子有啥妖蛾子就别藏着掖着,说吧,是不是让我友情奉献一把?我这就来!” 那天晚上,我们配完音,一行人去“向阳屯”宵夜。马晓晴喝“高”了,绕着桌子追着灌我。我从来滴酒不沾,哪敢与“马小疯子”过招儿,落荒而逃。马精武老师大笑:“江平也有一怕啊?小子天天编我段子,今天我们老马家的闺女替我报仇了!”
  马老师爱跟年轻人在一起,一来他侃起来和王铁成、苏叔阳、李前宽、翟俊杰等同辈旗鼓相当,难分秋色,故有时便英雄无用武之地;二来我们皆为他晚辈,他一来,“马家讲坛”开张,“小兔崽子”们均洗耳恭听。从“满蒙汉回藏”到“中苏美法英”,五千年九万里,国际国内大好形势,他都说得头头是道。常言道:光说不练嘴把式。马老师还真练,那“摊儿”竟然设在家中,时不时把学生请到家里神聊海侃,到吃饭时自然苦了夫人李苒苒,一顿饺子得管十多个饿小子吃到打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