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将慧眼辨真假,偏信容易误后人



  摘要:朱鹤龄《愚庵小集》,康熙十年由金阊童晋之刊刻流传,乾隆时收入四库全书,后者与前者内容多有不同,应是四库馆臣或迫于当时形势所作篡改,因此,学者在使用四库本《愚庵小集》时应特别予以注意。
  关键词:愚庵小集朱鹤龄钱谦益 四库馆臣篡改
  
  《愚菴小集》十五卷,是吴江朱鹤龄的诗文集结集,最早由金阊童晋之梓行。卷首有康熙十年计东所作序言,推测开梓时间大约即在此年或稍后。上海古籍出版社所出《清人别集丛刊》,系用复旦大学所藏作底本,兼用上海图书馆、南京图书馆所藏作参考,补入复旦本所无之篇目,形成比较完整的版本,笔者姑称作“康熙本”。四库全书收入了朱鹤龄的《愚菴小集》,著录“庶吉士祝堃家藏本”。祝堃为乾隆四十六年二甲进士,本顺天府大兴人,即:现在北京市人。祝氏家藏书颇多,乾隆年间修撰《四库全书》时,他家奉献出善本很多。便于论述,姑称此《愚庵小集》作“四库本”。下面就笔者发现的问题,将这两个版本作如下辨析。
  两个版本的差别略见下表。四库本不仅缺失了篇目,而且部分篇章的内容发生了改动,笔者认为这一现象有深层原因尚待发掘。
  
  近时海内群推虞山,虞山之文长于论史…… 惜其行太通、学太杂、应太冗,虞山亦尝向余蹙额言之,然而知古文之深者未有如虞山也。 昔吾友语以作文之法
  近时海内群推芝麓,芝麓之文长于论史…… 惜其行太通、学太杂、应太冗,芝麓亦尝向余蹙额言之,然而知古文之深者未有如芝麓也。
  首先,康熙十年童晋之刻本流传之时,朱鹤龄尚健在,时年六十五岁,他当然是认可这个刻本的,对其内容最有发言权的。诚如上海古籍出版社在《清人别集丛刊》之《愚庵小集》的出版说明所说:“其版屡经增补,故行世之本所收诗文多寡不一。且有个别作品,前后印本在文字上亦有异同”,则四库本所依据的版本,其内容只应该比康熙童刻本多,而不应该更少。而事实恰好相反,四库本较康熙本共缺少十二篇之多,且缺少与改动的内容多与钱谦益有关,这就不能不让人疑心这是馆臣们蓄意篡改,而绝非刊行之误。
  其次,清政府从乾隆三十七年(1772)开始,用了十年左右的时间,集中了大量人力物力,纂修一部规模巨大的丛书,即:《四库全书》。在纂修过程中,乾隆先后下了十几道上谕,其中,多道谕旨对钱谦益等人进行了近乎人身攻击似的诅咒。如乾隆三十四年六月中一道上谕云:“钱谦益本一有行无才之人,在前明既身跻朊仕,及本朝定鼎之初,率先投师,荐至列卿,大节有亏,实不足齿人类……今阅其所著《初学集》、《有学集》,荒诞悖谬,其中诋本朝之处,不一而足。夫钱谦益终为明朝守死不变,即以笔墨腾谤,尚在情理之中。而伊既然本朝臣仆,岂复以从前狂吠之语,列入集中,其意不过欲借此以掩其失节之羞,尤为可鄙可耻!钱谦益已身死骨朽,姑免追究,但此等书籍悖理犯义,岂可听其流传?必当早为销毁。”又乾隆四十一年九月三十日之谕旨中说:“嗣据陆续送到各种遗书,令总裁等悉心校勘,分别应刊应钞及存目三项,以广流传。第其中有明季诸人书集,词意抵触本朝者,自当在销毁之例。节经各督抚呈进,并饬馆臣详细检阅。朕复于进到时亲加披览,觉有不可不为区别甄核者。如:钱谦益在明已居大位,又复身事本朝;而金堡、屈大均,则又遁跡缁流,均以不能死节,腼颜苟活。乃托名胜国,妄肆狂狺。其人实不足齿,其书岂可复存?自应逐细查明,概行毁弃,以厉臣节,以正人心。”同年又有诏:“钱谦益反侧卑鄙,应入国史《贰臣传》,尤宜据事直书,以示传信。”又四十三年有谕:“钱谦益素行不端,及明祚既移,率先归命,乃敢于诗文阴行诋毁,是为进退无据,非复人类。若与洪承畴同列《贰臣传》,不示差等,又何以昭彰?钱谦益应入乙编,俾斧钺凛然,合于《春秋》之义焉。”(同上)可见乾隆这些谕旨,从维护清朝统治利益出发,对当年的反清人士和事清名流口诛笔伐,企图从精神上彻底摧垮汉民族的反抗思想,借以打击南方的保守势力,这些所谓的“圣谕”如定音之锤、盖棺之板,从此钱谦益等人的声名地位在清代御用文人的笔下一落千丈,从曾经的诗坛盟主、文章巨擘逐渐成了众矢之的、众喙之肉。君子恶居下流,一居下流则众恶归焉。正是因为钱谦益在修四库全书时被清廷视为“贰臣”,他的作品也被禁毁,那么,凡是涉及与他交往的诗文自然也不能幸免。虽然朱鹤龄与钱谦益的关系及来往踪迹为时人所熟知,但细检四库本《愚菴小集》,没有一处提到钱谦益,这不能不说馆臣们是别有居心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