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钟(中篇小说)


□ 龙 志

  古老的莲花山里有一个古老的八峰村,古老的八峰村里长着一棵古老的榕树,古老的榕树下挂着一口古老的铜钟。
  这口古老的铜钟,在八峰村悬挂了百多年,经历了好几个朝代。时光流逝,山水换颜,它却仍是依然故我,钟面总是展现着深绿色的光亮,只要有人敲动,它那撼山的声响便轰鸣于莲花山间。也就是它的声音,不管是什么年号,都是世世代代号令清一色张氏家族的八峰村人。
  然而,这口钟并不是谁想去敲打就能敲打得了的。所有的八峰村人都晓得,那根用油荼子树杆制成的、乌黑油亮的敲钟棍,便是这个山村权力的象征。
  现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这根神秘的敲钟棍,就在张土改的手中。
  张土改原先的名字叫张毛鸭。大概是因为缺少文化的缘故,这里的壮家人没有文雅些的名字,孩子呱呱落地时,父母最先看到什么就让孩子名叫什么,因此阿狗阿猫白尿黄尿之类的小名,比比皆是。张土改出生时,他父亲刚好看见一群鸭子嘎嘎地叫着打门前过,就想给他起名叫阿鸭,但是已经有人用这个名字了,他爸看着他头发挺黑的,就来了灵感叫他毛鸭。解放后村里来了土改工作队,那时候毛鸭已经当上了农会干部,同样没有多少文化的工作队长皱着眉头给他换了个名字,于是张毛鸭就变成了张土改。
  从那时候起,这根敲钟棍一直都捏在张土改的手里。从解放初的农民协会主任,到合作社的社长,然后到人民公社的生产大队大队长,他一直是八峰村的最高行政长官。六十年代初他改任党支部书记,“党领导一切”,农村基层肯定是支部书记是老大,他这一“大”就大了二十年。不用多说,这个八峰村,他属于一言九鼎的“土皇帝”那号人物。张土改有一句名言:我讲可以就可以,我讲不可以就不可以。比如,公社开会讨论实施联产承包责任制,他说:什么鸟毛联包?不就是分田单干吗?毛主席最反对这种做法了,他老人家还在天安门广场躺着呢,就要变天了?你们搞你们的,我八峰大队走社会主义道路是要走到底的!
  没多久,公社党委分管组织人事工作的李副书记找他谈心来了。从干部“四化”到老同志的健康,从中国农村改革到联合国里中美代表握手拥抱,李副书记信口开河滔滔不绝。张土改抽着旱烟听了一阵子不耐烦了,说,要我下台就明讲,何必费那么多口水去绕弯子?李副书记尴尬地笑了一下说生老病死乃是人生自然规律,让他有个退居二线的思想准备,同时向组织推荐接班人。
  这个风声一出,八峰村就有些浮躁了。别看村支书这“官”不怎么样,但想谋求到手的却大有人在。比如巴拉婆这几天就串得挺勤的,逢人就笑,嘴巴甜得让黄连都能变成甘蔗。这还不算,尽管自家穷得差点锅底朝天,她还是硬是争着炒黄豆炒鸡蛋轮番地请党支委和生产队长们喝酒。
  有人把巴拉婆的“地下活动”向张土改报告,张土改听了就哼一下鼻子,把眼睛往大榕树那里看。这几天他心里闷得慌,心闷了他就想看这口祖传的铜钟。现在,没有风,树不动,乌黑的铜钟静悄悄地挂在那里,仿佛是跟张土改一样,也在静静地思考着八峰村的未来。
  小名叫做瘦狗的张建利喝完木薯米粥正要去大队部,就被老婆巴拉婆叫住了。她让他晚上回家时想办法带上几斤面条,好送给六叔公。张建利皱着眉头说,你老是折腾这种事做什么,烦不烦啊?巴拉婆笑嘻嘻地说,烦什么烦,只要敲钟棍传到你的手里,你咳嗽的声音就响亮了,我也就跟着吃香喝辣了。
  张建利嘟哝了句“癫逼”,出门去了。他是十年前高中毕业回多的年轻人,眼下担任八峰大队的大队长。他性子柔弱,喜欢写写划划,刚回乡那阵子他是想进小学当教师的,哪晓得公社党委却培养他当大队干部,先是做副支书兼文书,前些年大队长病死了,他就接上了这位子。老婆韦丽琴是他高中的同学,性格活泼开朗,是个屙屎没防狗咬屁股的那号角色,成天吆三喝五,满巷子叽哩巴拉的全都是她的嗓音,于是人们就叫她“巴拉婆”,韦丽琴这个雅些的名字反而少有人喊了。
  巴拉婆拉拢小干部们吃喝,那些被请的自然晓得她的用意,不管是否应承,他们有请必到,油了嘴巴满了肚子再说。二队队长喝了两三回过意不去,就红光满面地点拨她说,你光请小鬼不敬大神,那事恐怕是办不拢的呢,巴拉婆木讷地问大神是哪个,张土改啊?队长哼了一声说,他?他算什么鸟,西山顶的日头!他告诉巴拉婆说,大神是六叔公,六叔公是族上辈份最高的人,我们八峰村传交敲钟棍,历来是由辈份最高的人定板的。于是,巴拉婆才想起那个碰了面就得喊他做叔公的孤寡老人。
  张建利尽管是骂老婆“癫逼”,但晚上还是老老实实地拎两把面条回来。巴拉婆自然是喜出望外,再加上几个鸡蛋,打了一个包就往六叔公家跑。有小辈上门送礼,六叔公当然高兴万分,把东西收好后才笑呵呵地对巴拉婆说,我晓得你来找我的板路,给你讲个大实话吧,你老公不是没有能力当支书,关键是你舍不舍得给他煲锁阳汤。听了这话巴拉婆就有些懵懂,没晓得六叔公话中玄机,就把嘴巴拉得宽宽的问什么锁阳?六叔公翘起大拇指色迷迷地正要讲些什么,忽然想起自己是高辈份的人,就换个面孔说你没晓得就回去问你老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08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