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白猫》创作谈


□ 东 紫

  两年前,我母亲隔段时间就会在电话里和我谈同一个问题——我又听说有生了女孩不要的,给你拣一个养吧。我用各种理由回绝着母亲——一个孩子就养得筋疲力尽,我没有精力;现在养孩子成本太高了,养一个都拮据……说来说去,母亲急了——我养了你们姐弟四个,我都没觉得累,我现在想想最幸福的时候就是你们小的时候了,累一天回到家,做一锅咸粥看你们喝得小肚溜圆,数数一二三四,够数了,关门睡觉,那觉睡得那个香啊。我不假思索地说——你那时候是养猪,哪叫养孩子。话一出口,就后悔不迭。母亲从此后再也没提过给我拣孩子的事。我不知道那句刻薄的话是否伤了母亲。我自己倒是从这句话开始常常想起小猪一样的童年——被锁在家里,趴在门缝上等父母。那是真正的望眼欲穿啊。我想起那样的日子里有段时间我是有个朋友的——一只白猫。
  那时,我是四五岁的年纪,我和我的父母还都没知识,都不知道猫身上有狂犬病毒和弓形虫,在被父母圈养的孤独里,在等待的焦躁里,在饥饿的猪猛烈撞击圈门的恐惧里,在黑暗中蜷缩的哭泣里……白猫陪着我。它心疼我,我心疼它——吃饭的时候,我都是让它先吃我再吃。每一勺都这样,它一口我一口。但当年的腊月,白猫就丢了。母亲按照当地传说非常灵验的办法找寻它——夜晚子时站在石磨顶上唤猫回家。刺骨的寒风里母亲站在石磨上,朝四面八方喊着,我站在石磨下仰脸期待着。小小的我再次,再次,再次望眼欲穿。
  经常忆起白猫的那段时间里,我得到了去鲁迅文学院进修的机会。我的同学大多是文学院的教授和评论家,我常常拿了自己的作品向他们请教。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也为了给自己的请教找一个别人无法推辞的借口——我就把请教次数最多的一位叫做了——师傅。师傅在分别的前夕告诉我——看在你叫我师傅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关于猫的故事。师傅说,我养过一只白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浑身一颤——心里对我的白猫说——最近总想起你难道是为了和师傅的白猫续接缘分吗?
  在写这篇小说的过程中,我哭过很多次。为我的白猫。为师傅的白猫。为所有人的白猫。为我。为师傅。为所有得到过动物的安慰和温暖的人们。
  小说写完后一直不敢给师傅看——怕自己写得不好令他失望。一年多后,在师傅的再三催逼下,才发给他,没想到竟得到了师傅的表扬。但师傅和景雷师兄都认为小说的后面——“我”去见儿子的部分有些用力过猛。我思考之后就删掉了。现在,小说又得到了责编老师的认可和读者朋友的喜欢,我心里终于有了坦然的感觉——觉得可以对得起师傅的白猫和我的白猫了。
  
  2010年10月10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