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逃亡的勇士


□ 张望朝

  因为都在养狗吧,外乡人把这个无名的村落叫狗村。

  狗村偏远,因而缺少一些安全感,村里人就把安全寄托在狗身上。走进任何一个院落,你最先听到的一定是狗叫。狗们都习惯于抢着用响亮的叫声证明自己的凶悍和对主人的忠诚。

  只有一个人不养狗,也不怕狗,那就是孟老三。

  孟老三是个四十来岁的光棍汉,三年前流浪到这里,住一间破茅屋,屋前屋后没有院落,不具备养狗的条件,更没有养狗的必要。据孟老三自己说,他不养狗,是因为看不起狗。他这么说也不是没有来由——他白天在城里一家动物园打工,喂老虎,一个喂老虎的人瞧不起狗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孟老三说,他瞧不起狗跟老虎没关系,主要是他认为狗村的狗都是奴才狗没一个是战士狗,奴才狗再怎么叫也是做样子给主人看的,光叫不咬,真让它咬它也不敢咬。他就是这么说的。

  这就是惹怒了一个人,二许子。二许子养了一条有狗王之称的大黑狗。从某种意义上说二许子的狗代表着全村的狗,二许子则代表着全村的狗主人。于是二许子跟孟老三叫上板了:以五千块钱为注,以五分钟为限,如果二许子的狗咬了孟老三,不管咬成什么样子,后果由孟老三自负,如果没咬,则五千块钱由二许子出,归孟老三。

  狗村就是这样,越是无聊的事传得越快。到了约定的时间,全村都知道了二许子和孟老三的赌局,都跑来看热闹,二许子家的院子被围了好几层人墙。只听有人高叫一声:“孟三爷到!”人墙就哗地裂开,为孟老三闪出一条通道,孟老三就武松步上景阳岗一般的气势步入二许子的院门。二许子一手牵着大黑狗,一手捏着一叠百元大钞,冲孟老三阴阴地笑。大黑狗表情狰狞地向孟老三猛叫猛扑,像是跟孟老三有三代以上的血海深仇,似乎只要二许子一松手它就会扑上去把孟老三碎尸万段。

  “三哥,还不服吗?”二许子声音很响。

  “服?笑话!”孟老三调门更高。谁也不明白孟老三为什么就是不怕狗而且死活要跟狗较劲。

  “那,我可松手了……”

  “来吧。”

  “咱可是立了字据的。”

  “没问题!”

  院外看热闹的人在墙头上探着脑袋往院子里看,个个张大了嘴巴,屏住了呼吸。

  二许子一松手,大黑狗呼地一声扑向孟老三。看热闹的人中有女人,也有胆子小一些的男人,这些人见狗扑向孟老三,都吓得一闭眼睛,以为马上就要听到孟老三的惨叫。然而没有,他们接下来听到的还是狗叫,睁开眼睛再看时,看见的是大黑狗在孟老三脚下跳来跳去,表情虽然还是那么凶恶,脖子一伸一伸的像是非咬不可,可终究只是个叫,没咬。孟老三很从容地抬起一只胳膊看着腕子上的表。二许子脸上渐渐呈现出黑紫色,两眼紧盯着他的大黑狗,恨不能代它上去咬一口孟老三。大黑狗还只是一蹦一蹿地围着孟老三叫,就是不敢下嘴咬。到了四分半钟的时候,那狗竟然叫都不叫了,跳都不跳了,索性静下身子爬在地上仰望起孟老三来。

  孟老三蹲下来,摸了摸狗头,冲狗笑笑。那狗就冲孟老三舔了舔舌头,摇了摇尾巴。

  二许子眼睛一黑当场晕倒。

  二许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床前站的都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他坐起来,看明白自己是躺在村医疗所里,还看见自己的老婆正很有兴致地跟那个穿白大衣的新来的男大夫站在那里说着什么。那个男大夫油头粉面,村里很有一些女人喜欢他。二许子顾不上男大夫,醒来就问:“孟老三呢?”

  孟老三在家里数钱。这个时候不数钱他还能干什么?数完钱孟老三心说,这小子还行,一分钱不差。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在心里刚夸完二许子,二许子就带着一帮人来了。那帮人把孟老三的小破茅屋塞得满满登登,孟老三呼吸都很艰难。

  “你们干什么?”孟老三问。

  二许子刚刚苏醒,脸色自然不好,说话底气也不是很足,但态度很坚决,他说:“你走吧,你不能再住我们村了。”

  孟老三莫名其妙起来:“为什么?”

  那帮人都说:“狗都不敢咬的人,我们不容。”还有的说:“你不走,我们的狗还怎么养?我们这些人还怎么混?走吧兄弟!”

  “我不想走。”孟老三说。

  二许子说:“给你三天时间,你好好想想,想好了通知我们一声。”

  “好好想想?你让我想什么?”

  “想想人和狗是怎么个关系。”

  人和狗到底怎么个关系,想到第二天晚上孟老三也没想明白,想明白了的却是,自己真得走了。他知道二许子那帮人个个黑白两道兼修,要狗有狗,要枪有枪,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他还听说二许子的小舅子在首都给一个大官当警卫。好汉不吃眼前亏,孟老三决定走。他是对着窗外的月亮决定走的。做出决定后他就轻轻地唱起来:“月亮走我也走,月亮陪我去飘流……”

  到了第三天晚上,孟老三人去屋空,只剩下那间破茅屋孤单地趴在月光里。二许子那帮人得到消息后就到孟老三的茅屋里喝了顿酒,一喝就是一宿。天亮以后他们各自回家,到家才发现家里的狗死了,有人把带毒的肉包子从院外扔进来毒死的。一夜之内,全村的狗无一例外均被毒杀,有的狗死前还吐了血,天亮以后狗血被太阳照着,看上去比人血还鲜艳。

  谁干的?还用说吗?

  狗主人们齐了笔大钱悬赏孟老三,可惜到现在也没能把孟老三怎么样。孟老三还在城里那家动物园喂老虎。有老虎的地方狗村的人是不敢去的。

  责任编辑 白荔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逃亡的勇士”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