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电话员(小说)


□ 杨明

  文 杨明

  一

  东北民间风俗万千,辽宁西部大山深处里就流传着一个世世代代的优良传统——无论男人女人,大人孩子,几乎人人都有绰号,而且往往大号没有绰号响,弄得一个个村子跟水泊梁山似的。比如这家男人绰号叫二棉裤,他媳妇没准就叫棉裤腰;那家大人绰号叫箍铁猴,(东北土语,吝啬一毛不拔的意思,跟铁公鸡瓷狐狸同类概念。)他那还在吃奶的儿子没跑就叫猴扒皮,如此等等。

  工区吴嫂的绰号就叫女电话员。

  但凡人的绰号都是别人给起的,女电话员的绰号,自己给自己送的。

  女电话员的岗位在山沟里,山沟里藏着一个五等小火车站,叫野山坡。野山坡站上有个养路工区,工区吴嫂就是养路工区吴工长的媳妇。

  吴嫂在离野山坡十里开外的小山村里出生长大,当姑娘的时候最喜欢看电影,每天盼星星盼月亮地盼公社的露天放映队来村里。最喜欢看的又是那些带女字的讲新社会女性故事的片子,像什么女跳水队员、女交通员、女飞行员、女篮五号,都让吴嫂如醉如痴百看不厌,特羡慕那些又漂亮又风光,本事大觉悟高的女性的“员”们。

  结果看得太多,中毒了,看得结婚以后自己给自己起外号。

  几十年来,大山沟里铁路沿线各个小站养路工区里都有一部老式电话,手摇的,铁路工务段远在千里之外,段里的领导如果有什么事找哪个工区,就抓起电话猛摇一阵,通过总台给转一下。

  养路工区往往定员不多,而且个顶个都是棒劳力,每天早上一上班工长带头倾巢出动,远赴作业现场,一走就是十里八里,常常顶着星星月亮才收工回来。一整天里工区锁着大门没有人,有时段里来电话了,工区就接不到。

  吴工长结婚后不久,一天段领导来电话了,第二天工务段要在野山坡进行更换轨枕作业,通知吴工长提前做准备。电话铃声哗哗响了半天也没人接,那边工务段段长已经亲自率人开着轨道车把五百根轨枕运到工区门口了,急需卸车,吴工长的人马迟迟不归,段长急得原地跳脚。关键时刻吴嫂来了,掏钥匙开工区大门,边开边奇怪地看着段长和他们的车。

  “喂,你千什么的?怎么随便开工区大门?”段长喝问。

  “喂——我,我是昊工长的家属,吴工长晚上要在工区值班,我给他烧炕来了,你哪部分的?”吴嫂厉声反问。

  两个一沟通,大水冲了龙王庙,搞误会了。吴嫂听段长一说,卸车?这人手也不够呀,连忙一口气跑回了娘家,由吴工长的小舅子带队,连吴工长七老八十的岳父都拄着拐棍儿来了,在现场站脚助威。二三十人一阵猛卸,等吴工长的队伍摸着黑赶回来时,看见过意不去的段长正拿着从自己腰包里掏出来的钱跟小舅子岳父推搡着,吴嫂高声嚷着,段长,你这是干什么嘛,且不说铁路是咱国家的命脉,咱乡里乡亲的还用得着整这个吗?吴工长接着帮腔说:是呀,段长,咱工人阶级都是应该的,用得着整这个事儿吗?段长叫着吴工长的绰号大吼一声:“吴胖子,你还好意思说什么工人阶级,这一天电话哗哗响,你千什么去了?我严正警告你,要好好跟你老婆和小舅子学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