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太山坡有个王双虎


□ 孟昭民

三十多年了,一想起这件事我的心就揪得老紧老紧。
一九七0年二三月间,我已经熬满了大学的学龄,滞留在校园里等候分配。有一天,突然接到院革委会和驻院军宣队的联合通知,要我参加临汾县革委会落实“三个照办”下乡工作队。
那时候,我们这些待分配的大学生由几年前“毛主席的红卫兵”的崇高地位一下子跌落到了“臭老九”、“资产阶级王国的自由公民”的悲惨境地,被人说成“旧(教育)制度的牺牲品,新制度的实验品,高等学府的残次品,社会上的处理品”。因此普遍感到压抑、落寞,低人一等,抬不起头来。接到当工作队员的通知,还真是受宠若惊,同学们纷纷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有羡慕、有祝福,也有嫉妒。学院领导把我们这些即将奔赴第一线的同学们召集起来,讲了一些鼓励的话,要求大家按最高指示办事,紧紧依靠贫下中农,牢牢掌握斗争的大方向,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夺取对敌斗争的全胜。
带着组织的重托,肩负着落实“三个照办”的光荣使命,我们二话没说打起背包就出发。步行一二十里,当天中午就赶到汾河西岸的刘村中学报到。经过三天的战前培训,弄清了这次下乡的主要任务是清理农村阶级队伍,把混在社员群众中的阶级异己分子彻底揪出来,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培训结束后,县清队指挥部把我分配到西头公社太山坡大队。临行之前,工作队政委、原县委副书记王学厚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伙子,这次去可是要独当一面的。清队是做人的工作,不是务农活,锄掉了一棵秧苗不要紧,错整了一个人可是了不得的事。农村的情况很复杂,一定要把握好政策,做过细的思想工作,千万不敢麻痹大意。”看得出来,这位刚刚从牛棚里解放出来的老干部对错批错斗有着切肤之痛。他的一番话对我来讲简直是一剂清凉药。我暗暗告诫自己,不能下车先放“三把火”,倒要先用三瓢凉水浇浇头,在火热的斗争中冷静沉着,深入调研,细致分析,尽量避免误伤好人,避免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背着铺盖上路了。太山坡好难找啊,山高坡陡,道路崎岖,我一路走一路问,一直走到日头偏西,才走到魏家迪。正想在庄前槐树下歇歇脚喘口气儿,冷不防二条大黑狗忽地把我扑倒在地,撕烂了我的棉裤,小腿肚子被犬牙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幸亏一个年轻妇女把狗喝住了,我才得救。包扎好伤口,女社员告诉我离太山坡只有七八里路,一会儿就到。我忍着伤痛,一瘸一拐地走了两个多小时,摸黑爬上了吕梁山巅的太山坡。
太山坡有四个自然庄,分散在三个山头上,山高风大,土质瘠薄,水源奇缺,只能种植玉米、高粱、土豆等作物,老百姓一年到头很难吃到一顿白面,平时碗里更见不到一朵油花儿。我一进村便住进支部书记老许家的窑洞里,同贫下中农实行“三同”。白天和社员们一起挖水窖、修梯田,晚上组织大家学习毛主席著作,念报纸,作战前动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