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夹缝


□ 郑局廷

  一
  
  在人们的印象之中,村支书应景章的儿子应启东是一个既帅气又乖顺的小伙子。算年龄的话,应启东已经足满二十五岁踩上了二十六的边儿。当下的农村,像应启东这种年龄尚未结婚的可谓凤毛麟角,自然会被村里人划到大龄青年行列。
  早上,应启东的八婶娘杏玉爬起床,就准备往应启东家赶。昨夜,她一夜都没睡好,她给启东操心替启东介绍她娘家的远房舅侄姑娘小倩,和启东只谈了三个月就吹了。年轻人谈恋爱,吹就吹嘛,可启东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做了很多过分的事,弄得小倩的父母昨晚跑到她家兴师问罪,责问她不安好心竟然给舅侄姑娘介绍这种禽兽不如的“害生”,简直疯狂变态,要不是顾及女儿的名声,他们要去告应启东。她本想问问,应启东到底做了哪些猪狗不如的烂事,可话到嘴边,她咽回去了,因为她可以想见,年轻人谈恋爱的那些摸摸捏捏以及提一些过分要求的事,她也曾经经历过。有多大的事咧,闹得兴师动众的。心里有些不满,但口里不能说,只能好言抚慰,劝走了小倩的父母。
  杏玉正要出门,被应景章的八弟应景华叫住,他叮嘱道,你给我不声不响地去,别像个高音喇叭,把大哥家的这丁点儿小事嚷得全湾人尽知。大哥是村支书,是讲脸面的人。杏玉说,我晓得。应景华继续嘱咐道,大嫂身体不好,你说话的时候别像吃了铳药又急又陡,把事情说得一团糟,尽量把语气放淡一点,多安慰他们几句。杏玉直点头,轻悄悄地出了门。她的心里明镜似的,应家八弟兄,应景华是老幺,启东的父亲景章是老大,父母死得早,长兄长嫂似爹娘,小时候,应景华曾拱在大嫂魏秋月怀里吃过奶,在大嫂温暖的怀抱中长大。所以,他特别尊重大哥大嫂。
  走进应景章的家门,应景章和魏秋月正在洗手间漱口洗脸,杏玉甜甜地叫了大哥大嫂一声,待他们收拾停妥,才告知来意,说,启东最近没回家吧,他和小倩谈朋友可能又谈崩了。魏秋月问,是不是小倩姑娘又不同意了?杏玉摇了摇头,说,分手呗,两个人都有问题。魏秋月的脸寒得像结了冰一样冷飕飕的,好像在自言自语,这孩子咋就不着急呢?年龄越挨越大,有眼的石头都被拣走了,今后恐怕连螺蛳蚌蛤都摸不到一个。杏玉赶忙说,大嫂,启东在县城搞事,算得上是城里人,走的是先立业后成家的路径,不像我们乡下人,桃子还没长毛就抢到口里吃了。应景章哼了一声,说,一个小餐馆的一个小厨师,还先立业,立什么业,立荷叶。我看他是挑来挑去挑花了眼,连自己都不知道有几斤几两了。杏玉转过头,说,大哥,启东还只有二十五岁,年龄根本不大,小伙长得英俊潇洒,咱条件也不赖,有挑选的资本。你们放心得了,过不了多久,我启东侄儿一定会为你们找一个温柔漂亮的媳妇回来。杏玉说完,慌忙告辞而去,因为再呆下去,她觉得自己话匣子里劝慰的话说不出半句了。
  杏玉走了,两人像苦主坐着,不言一句不吭一声。
  应景章和魏秋月都过了知天命之年,农村像他们两老这么大年岁的有的把重孙都抱上了,可他们连抱孙子的梦都不能做。女儿启兰大学毕业在省城开自己的广告策划公司,收入颇丰,年过三十,但无半点婚嫁之意,找了个当记者的男朋友,马拉松式的爱情长跑一跑就是七八年,两人又是同居又是试婚,什么新鲜玩意儿都用了,但就是不领证不办手续,两老只能干瞪眼瞎着急。
  应景章纳闷,儿子应启东长得有模有样,外表像吸筒吸出来的一样,脸盘周正,皮肤嫩白,一米七五的身高,颀长而健壮,用时下青年人的说法是“酷毙了”,但怎么就是找不到一个意中人呢?瞎跛憨笨的人都能如愿找到自己的另一半,而相貌堂堂不憨不傻的儿子怎么找一个婆娘这么难呢?难道是儿子的职业所限?想到这个问题,应景章的心里就会生出一连串的懊悔。
  八年前,应启东十六岁,初中毕业,初升高只考了两百多分,数理化三门加起来不够一个及格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见到几何犯迷糊看到力学头发懵想到元素符号昏沉沉,他的脑细胞上拒绝几何图形排斥物理公式屏蔽元素符号。尽管如此,应景章还是东拼西凑筹资三万元准备到县一中去给应启东报名读“议价生”,在他看来,好歹混个高中毕业,参加高考再读个“水货大学”,名声好听一些,更重要的是利用学校的院墙箍住儿子。十六岁的男孩是最容易学坏的年龄,应景章不愿看到儿子游荡社会误入歧途,他和魏秋月商量后决定继续让儿子读书。在县一中发出报名通知的那天晚上,他几乎一夜未合眼,凌晨一时就赶到县一中操场上排队,拿到了缴费的号子。回到家,他带着应启东拎着三万元现金来到县一中缴费窗口,正要交钱,被应启东拦住了,说,爸,我不想读高中!语气硬硬的。应景章收起钱,吼问道,你不读书干什么?想去坐牢呀?应启东犟着头,说,交这么多钱是白白往水里扔。你还要负担姐读大学,我不希望你为我拉债扯债。应景章说,你有这心就跟老子把书念好,让老子在村上扬眉吐气一回。应启东说,我不是读书的料,你不要赶鸭子上架。应景章问,你不想读书你想去干什么?应启东眼睛望着远方,淡淡地说,我想学门手艺。应景章追问道,是不是想学理发?剃头师傅很吃香。应启东摇摇头,说,理发需要有立体感觉,我物理不好,学不成。应景章继续问道,那学裁缝吧,县城里裁缝师傅都快绝迹了,也很俏。应启东依然摇头否认道,做裁缝需要看几何图形,我看不懂。应景章不耐烦地说,这也学不好那也学不会,你能学什么呢?应启东想了好久,突兀地冒出一句,我要当厨师。应景章又气又怄,养了十六年的宝贝儿子竟然要当厨师?补锅匠、厨师和吹鼓手被当地称为“下三烂”职业。狗日的东西,怎么会想到去做这种职业呢?你父亲好歹也是一村之头,是有脸面的人,你不怕赊人卖呆,你难道不怕你父亲丢人现眼吗?应景章越想越气,越气越怄,抬起手,正想扇应启东一记耳光。应启东却抬起头,用眼睛逼视着他,犹如一柄青光剑,让他感到寒光闪闪,细一看,儿子喉结大了胡须长了身材高了,再也不是那个想打就打愿骂就骂可以由着性子拿捏的小伢子了。他扬起的手滞在空中,像在和人挥手致意。他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似无意地在搔痒痒。继而,他以不容辩驳的口气说,坚决不能当厨师!他想用自己的严厉和权威唤回应启东走岔的心,小时候只要他声音大一点嗓门高一点应启东就吓得战战兢兢浑身发抖,含着眼泪按他说的去做。但今天应启东似乎不为所动,脸不动心不跳身不抖,坚定得像块岩石,说,打小我就由你摆布由你控制由你逼迫地去做我根本不喜欢的事情,今天,我要自行作主,做一做我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话语中飘浮着一股坚定和自信,应景章深深感到“儿大不由父女大不从娘”的无奈。儿子已经人长树大,靠棍棒拳头解决不了问题,应景章便换了一种方式,缓下口气,动情地劝诫道,儿啊!做厨师没有半点前途,名声也不好,俗话说,穷人拿勺,黑人补锅,傻子吹号。你说你沦落到这三种行当中,今后连媳妇都讨不到。应启东把眼睛一绿,翻出蛋青色眼白,煞是吓人,恨恨地说,讨不到媳妇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我告诉你,我只喜欢当厨师!他说得义正辞严说得义无反顾。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丢下应景章一个人愣愣地站在那儿发呆。他第一次感受到儿子的反叛、偏执和倔强。
分享:
 
更多关于“夹缝”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