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演戏


□ 尉 然

  说起来,张相生进宣传队的条件是足够的。他的自然条件不错,高挑身材,浓眉大眼。演技也不错,主要是他的嗓音洪亮,嗷一嗓子,能把树上的老鸹吓飞了。可麻烦出在他的家庭成分上。按理说,张相生应该有自知之明,一个富农子弟,想进宣传队当演员,简直是痴心妄想。但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张相生就是一只个别的鸟。
  张相生实在是太想上台表演了,想得都快疯掉了。咚咚锵锵,锣鼓敲响了,张相生威风凛凛地走着台步上场了,一个亮相,台下哗哗啦啦就是一片掌声。
  揉揉眼睛,是个梦。
  白天也做梦。
  白日梦。
  有时正端着碗吃饭,张相生就走神儿了,将碗一撂,就翘起了兰花指。
  张相生的母亲拿胳膊碰老伴儿,说瞅瞅,又做梦了。
  父亲张全有摇摇头,唉。
  实在憋不住了,张相生就去找了支书吉宏志。
  当时,我们黄楼生产大队支书吉宏志的权力蛮大的,几乎什么事都是他一句话的事。如果吉宏志说,行。你就能参加大队的宣传队了,偷着乐去吧你;如果吉宏志说,不行。你趁早哪儿凉快上哪儿待着去,想瞎眼也甭想表演节目。
  没办法,没道理可讲,一点儿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张相生走进院子的时候,吉宏志正扬着脖子将最后一杯酒往嘴里倒。吉支书每天中午都要喝上二两小酒,酒后脸上总是蒙上一层威严的酱色,一喝酒他工作起来就显得很有魄力。
  啪,吉宏志把杯子暾在了桌子上。
  张相生吓得一哆嗦。
  不过,张相生还是壮了壮胆子搭讪说,支书,我……有屁快放!吉宏志不耐烦地说。
  张相生小心翼翼但又很快地说,我想进宣传队。他怕自己说慢了就没有勇气说出口了。
  你说什么?吉宏志通红着眼珠子盯住张相生的脸,我不会是听错了吧?
  果然,吉宏志这一问,就把张相生的勇气问跑了。张相生垂下脑袋,嘴里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嘟囔的是什么,声音低得连蚊子声大都没有。迟迟疑疑地,张相生从怀里摸出一个红皮的塑料本子,是一本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语录多少让张相生的勇气又回来了一些。张相生结结巴巴地说支书,我……也算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吧?吉宏志问,这话是谁说的?张相生说毛主席说的。说着张相生就双手捧着把红皮语录本递了上去。吉宏志翻了翻语录本,纳闷地嘀咕,毛主席会说这话?别是他老人家喝多了说的醉话吧?见吉宏志犹豫了,张相生趁机赶紧重复了一句,我想进宣传队。吉宏志突然就笑起来,笑得浑身直颤,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其实刚才张相生说第一遍的时候吉宏志已经听见了,只是乍一听不怎么相信自己的耳朵罢了。张相生说头一遍的时候,吉宏志就想笑,只是太突然了,他没来得及笑出来。现在他确实绷不住了。他笑,是觉得张相生的话可笑。想想吧,一个富农子弟竟然要进宣传队,真他娘的要让人笑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