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采南台随笔


□ 方英文



【小引】二○○三年,我买了一套商品房。这是我城市生活史上最大的一件事。单位原本是可以解决住房的,我迟早终归也能揩点福利油水的;问题在于单位很不景气,等到猴年马月盼来了房子,而对于如今上有老、下有小的我来讲,到了彼时,那房子极可能失去了任何意义。所以我决定提前买房,干脆“自己给自己落实政策”。
新居在西安南郊明德门的一栋高楼上,地名甚古,唐时最旺。若夫春夏景明,临窗送目,则南云翠微,太乙苍茫,尽抱胸怀矣!故名书斋为“采南台”,借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之意也。

抽 签

出门逛风景,无论你想不想看寺院,都要遭遇寺院。佳山胜水之地,若无寺院,是难以想象的。佛,是山水鉴赏大师,品位之高冠居天下。
但是,到了寺院,我基本不烧香,也并不总是一律进去。然而,我却常给“功德箱”里塞点碎钱,少则两块,多则五块,偶尔也出手大方地塞十块——那多半是同行中有一位美丽的“女菩萨”,她都塞十块,咱就不由自主地跟着慷慨起来。
我给寺院里放点小钱,首先是代我母亲布施,其次是对我祖母的怀念。那婆媳俩,是虔诚的佛徒,人生的主要内容是烧茶煮饭,所以我在上大学前的二十年里,严格说没有沾过肉。遗憾的是,祖母没有到过百里之外,不可能看见大寺院,只是常到后山的小庙里进香。她信佛的具体行为是:最喜欢帮助周围的人,凡经过门前的乞丐,她都要唤来,打发点食物或旧衣服什么的。可惜她去世太早了。
每年接母亲进城过春节,都要陪她逛寺院的。逛前,妻子总要给母亲兑换一堆崭新的小钱。西安及其周围的寺院,差不多逛遍了。大兴善寺里,佛像很多,每个像前均有“功德箱”,母亲就一个一个的,双手捏着小钱往进塞。我嫌麻烦,二次逛兴善寺时,抢先给主殿里的大佛孝敬了十元。但是到了偏殿的小佛前,母亲依旧布施,还说:“大佛小佛都是佛,大官小官都是官。”
我原本是不叩头的,但是,一当你在“功德箱”前有了掏钱的动作,那小和尚或小尼姑,就早早扬起木棰儿,做出要敲磬的姿势。而敲磬呢,历来是叩头的伴奏。没办法,只好下跪蒲团,合掌,虔诚地叩头了。否则,人家空举着小棰儿,敲还是不敲?敲吧,你没跪下叩头,等于音乐响了不见舞者;不敲吧,那小木棰儿如何放下来?真是一个尴尬。
叩头归叩头,但我从不许什么愿。往“功德箱”里丢点钱,并不是给佛的,佛怎么要这种俗物呢?佛还缺什么吗?这是给住寺的佛徒们集点资,他们至少,为保养古建筑作了贡献,所以不应该让他们的生计成为问题。就算佛真的手头紧,我们给他送了一点点不足挂齿的钱,却立马叩头许愿,要佛替我们办个事情,或给我们一个东西,这不是把佛当成了开小卖部的人了么!
多年前,我和几个朋友逛一个小小的山寺,当地的县长陪同着。当然免了门票。寺里就一个年轻的和尚,老远见了县长就双手合十。一进庙门,大家就开始抽签。县长给和尚说我是某某,要让我免费抽一签。我是从不抽签的,可县长一再说“玩嘛”,和尚又双手捧着签筒,早就递到我胸前。恭敬不如从命,就抽了一根。是个“下下”。和尚依着签卦,从墙上对应着揪了一张小纸片,出租车票的样子。票上是一首毫无诗意的诗。诗是解读我抽的签的,三个字:糟透了!
县长的脸极难看了,忙说:“这是游戏,你别当真!”我自然不当真。可是县长一再劝说我“不要当真”时,我的心还真的有点儿毛。同行的一个朋友取笑说:“方老,你到哪里都可以白吃白喝,唯独庙里抽签,要自费,不能报销哦!”我掏出十块钱,塞进“功德箱”。再抽一次,却是“上上”;那首对应的诗呢,也是三个字:好极了!
下山时暗笑了:这佛,怎么跟领导一样,求他办个事(严格说不算办事,只是讨两句吉利话),还非得送个礼呢?我细心地将两张“出租车票”装进兜里,打算日后写文章时原文照录。可是回到家里,死也找不见了。
这是我生平惟一的一次抽签。我为何不抽签呢?一是我从不相信抽签;二是就算那签异常灵验,那我也不抽,因为我喜欢的生活,应该是出人意料的生活。如果签上说我两年后要当省长,那么在当省长之前的这两年,我就不知怎么度过了,很可能患上失眠症;要是签上说我下年要摔断胳膊,那我恐怕得四肢健全地卧床半年。总之,抽签无论好坏,都程度不同地打乱了我原有的,平和正常的心理生态。
抽签跟佛毫无关系,所以我坚决不抽签。但我不反对别人抽签,因为抽签不仅是个传统文化、旅游收入,更是对烦恼苦难的一剂抚慰小补。虽然虚幻,终归聊胜于无。因此,我祝愿天下的香客们,但凡抽签,必是“上上”。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