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法律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一种道歉传递司法温度


  

  文/王石川

  前不久,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国家赔偿委员会主任田成有代表云南高院,向钱仁风鞠躬道歉。8月3日,田成有在《人民日报》撰文称,“公开道歉,认真道歉,既是自己的职责所系,也有自己的一片诚意。致歉信不长,却是我一字句用心写的,院党组也认真进行了修改、把关,浸透着对公开道歉的诚恳、对钱仁风的尊重。”

  田成有向钱仁风九十度鞠躬的照片出现在网上时,无数网民都情不自禁地为之点赞,人们要么激赏这位堂堂副院长愿意“降尊纡贵”,放下身段:要么盛赞云南省高院“行礼如仪”,诚意满满……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公开向钱仁风道歉,确实都体现了云南省高院有错必纠、有错必改的勇气和决心。

  从田成有披露的细节可知,云南省高院决定正式道歉,不无良苦用心一是抚慰遭受重创的钱仁风。“这种痛苦、折磨,失去自由的代价,怎么道歉都不为过。希望你开启新的生活,能坚强地走下去。”二是让人们看到法治的希望。一种比较开放的姿态和司法公开的真诚,可以让公众能看到法院的态度,感受到司法的温度。诚如田成有所称,司法机关低头“认错”、道歉,不仅无伤司法尊严,反倒是一种必须履行的司法公信力和自我修复程序。

  就我们目之所见,冤假错案中的道歉越来越常见,比如“赵作海案”、“呼格案”和“陈满案”等,在当事人洗去沉冤后,涉事法院无一不郑重道歉。较之死不认错、拒不道歉,法院道歉当然是好事,体现了司法进步。但在点赞的同时,我们是否也该思索这样两个司题?

  其一,防止道歉变为表演和标榜。道歉必须诚挚,不必以邀宠为目的。

  知名学者易中天说过,古代的皇帝喜欢下罪己诏,看起来是“严以律己”,实际上是“自欺欺人”,但效果却极佳——天下臣民,感激涕零;颂圣之声,不绝于耳。可见所谓“罪己”,名为认错,实为表功;名为自责,实为标榜。实际上圣贤们讲得很清楚:君子之所以要知错就改,固然因为瞒不住(人皆见之),也因为有红利(人皆仰之)。那么,没人看见,或者没人捧场,还认错吗?多半不会。法院道歉与古代皇帝下罪己诏相比,当然没有多少相似之处。但观照现实,确有一类道歉像是表演,道歉时避重就轻,隔靴搔痒,但容易收获好名声,有些人不吝于用最美好的辞藻赞美之,仿佛一道歉就显得正义在手、就可以立功受奖似的。

  其二,防止道歉遮掩问责。纠错重要,究责同样重要,两个环节缺一不可。

  田成有有句话说得颇为诚恳:“真诚期望用我们的行为去修复社会伤痕,恢复社会常态,让司法有温度、有人文、有谦卑,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让人们看到法治的希望。”公众怎么才能看到法治的希望?首当其冲的便是不制造冤假错案,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那么有了冤假错案又该怎么办呢?当然是让正义快点降临,不能一拖就是数年或十几年。此外便是通过依法严惩,让相关办案人员不敢违法犯罪。每一个冤假错案都有当事人的斑斑血泪,也充斥着相关办案人员的胡作非为。后者不是犯错而是犯罪,如果犯罪成本过低,如何以做效尤?遗憾的是,包括“赵作海案”在内的不少冤假错案,相关责任人都几乎没有被依法制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法制与社会》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