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旧画像(组诗)


□ 陈亮

  田野里还剩下最后一个人

  月亮还没有从牛头岭里拱出来

  天很黑,很大,要吸走了一切

  田野里还剩下最后一个人,还在动在响

  类似于一头累环了的狗熊

  看不清他的所在,只听见

  他越来越湿重的喘息

  扰乱了虫子们的狂欢和一摊野花的开放

  让雾团压低,田野无声凹陷

  让你想喊,却想不起要喊什么

  想对着什么大声说滚开

  却不知道什么就是什么

  他在继续喘息着,喘息着

  那把铁锨在闪着微弱的光亮

  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休息

  他的手脚似乎已经被谁控制

  或者已经被人们所遗忘

  像一块无名的墓碑,没人来领他回去

  一朵野花,终于,憋不住开了

  花心里散出了更多的苦

  一个虫子,终于憋不住叫了起来

  音子里飘出暗红的血丝儿

  田野里,还剩下最后一个人

  我实在,不忍心,说出他是谁——

  孤独

  孤独是一只黑色鸟,丑陋,翅膀沉重

  在饥饿的天空虚弱地飞

  眼睛闪烁不安,伤痕跳出闪电

  更多时候,我的孤独是不皱眉头的

  仿佛季风哗哗吹动白杨树林

  吹开了生锈的锁链

  林中有各种小动物、昆虫明灭着

  仿佛来自灵魂。下面散落着坟头

  旁边是一条中年男人的河流

  衍生着荷花和蒲草

  绵绵的香气让死亡越发迷人

  更多的时候,我会在午后的场院劈木柴

  会擦着汗,叼起烟斗

  在花树边的木墩上一个人静静发呆

  远处,是淡蓝的远山

  眯上眼,就有蝴蝶从前世诡异地显现

  更多的时候,我感觉有些晕

  感觉太阳的灯光忽明忽暗

  地球沙沙旋转,我一动不动

  任风吹动衣衫和肉体的牢笼,前世和今生

  地上沉睡的影子慢慢脱出了白云

  水边

  知了在油锅里乱响,鸟催眠

  梦让青色的石头彻底变轻

  矮灌木疯长,咬住了半截碎花的袖子

  淹过人的河水,满脸无辜

  却缟素般肃静,悠悠漂浮着无主的芙蕖

  芙蕖酷似那人的绣鞋

  让冲下来的庄稼和白云遗憾

  而我会一直守在水边

  披挂先前的竹笠,发白的蓑衣

  默念起暗语,抖动信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