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洗脚水


□ 高 远

洗脚水
高 远

  我坐在大街上给人钉鞋,看见邮递员长太骑着摩托车过来。长太穿一身绿色制服,手上戴着白手套。我以为他是来给我送信的,送我老婆黄小毛的信,可他来到我跟前后,只是斜着眼看我给一只凉鞋上底子。他看了一会儿,说:
  顺子,怎么好久没看见你老婆黄小毛了?
  我知道他这是在拿我开心。长太和我是一条巷子的,在我们那条巷子谁不知道我老婆几个月前和人跑了?至于和谁跑了,跑到什么地方,长太不知道,我也不大清楚。但长太这天似乎存心和我过不去,看见我不搭理他,就用皮鞋蹬我的钉鞋机,把我那台灵巧的机器蹬得左右摇晃。我抬起头看了看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转念一想,我好赖是有过老婆的人了,不像他眼下还打着光棍,有过老婆的人是沉稳的,遇事不急不躁的。我于是等到钉鞋机像人一样立定,继续给一只凉鞋上底子。
  长太说,他*的,你真是不识好人心!反正是钉鞋,为啥不把摊儿摆到滨河路上去?兴许你在那里能看见你老婆黄小毛。
  长太的眼睛在阳光下挤成一条缝,像一只不怀好意的猫。他说完话把脏兮兮的手套重新套在手上,冲地上吐了口唾沫,很不屑的样子,跨上摩托车走了。
  我坐在尘土飞扬的大街上,心想我已经寻找了几个月了,连我老婆的影子都没见着,难道他那么轻巧的一句话,我就能看见我老婆了?我不大相信长太,因为我很早以前就讨厌他。我老婆黄小毛没有离家出走前也讨厌他,一看见他骑着摩托车往风里雨里钻,把自己搞得泥猴似的就直撇嘴。奇怪的是,黄小毛以前不是那种人,她以前要是对人很挑剔的话,就不会成为我的老婆。
  我和黄小毛从前是一个纺织厂里的工人。那时候我是一名挡车工,她比我晚上班几年,一进厂就给我当徒弟。我舞弄车床的本领比舞弄钉鞋机要熟练、有技巧得多,这让黄小毛佩服不已。在我的三个徒弟当中,黄小毛最乖巧,也最讨我喜欢。她给我打过饭,洗过工作服,偷偷溜出工厂大门帮我买过香烟,还允许我一边开车床,一边用手摸她瘦小的屁股。当然,那都是谈恋爱时的事了。等到她正式做了我的老婆,她的屁股就不再那么瘦小,而是一天天变得丰腴起来,惹得长太垂涎三尺。长太有一次问我说,顺子,你能把黄小毛娶到家,是不是因为你忒会洗脚,每天夜里都端着洗脚水给她洗脚?长太还说,我要是把黄小毛的脚抱在怀里,包准比你洗得仔细,洗得舒服。我听了他的话哈哈大笑。我说,我不给黄小毛洗脚,倒是她每天都给我洗脚呢,洗得又仔细又舒服。
  现在回想起来,长太当时那毛躁、嫉妒的神态仍历历在目。不过我没有诓他,我说的都是实情。黄小毛之所以从我的徒弟变成我的老婆,就是从她给我洗脚开始的。所以,我母亲后来不止一次说,我这辈子倒霉就倒霉在一盆洗脚水上。
  在我们的纺织厂没有倒闭以前,我一天到晚泡在饭馆里。我以为那样的日子会永远延续下去,因此无忧无虑,时常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我每次喝酒,黄小毛都在边上陪着,她一边给我倒酒一边点烟,等到我喝得东倒西歪了,就叫一辆三轮车把我扶上去,然后送回单身宿舍。有一天夜里,我坐在三轮车上被夜风一吹,肚子里翻江倒海,一上宿舍的楼梯就开始呕吐,断断续续吐了几层楼不说,还吐脏了黄小毛的鸭绒棉衣。我心里挺内疚的,我想就算她是我徒弟,我也不该吐脏她的鸭绒棉衣呀!可我心里这么想着,身体早不听指挥了,一进门就横躺在床上昏睡过去。睡梦中,我感觉谁在抠我的脚心。我心想谁他妈在抠我脚心,抠得我身上一阵痒痒?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黄小毛在床前坐着,面前放着一盆洗脚水,正在给我洗脚。我当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怎么能给我洗脚?以前我虽然拉过她的手,摸过她的屁股,趁她不防备的时候亲过她,但从来没想过她会给我洗脚。我的脚又脏又臭,平时连我自己都不愿意碰它。我半坐起身子看着黄小毛,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傻呵呵的,惹得黄小毛立即抿着嘴笑了。

  我妈说了,睡觉前用热水洗个脚,那样睡着才解乏、舒服。黄小毛说。
  我这人有个缺点,别人对我有一丁点儿好,我就会牢记一辈子。自从黄小毛给我洗过一次脚,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好意思再去摸她的屁股。当然,我也不许车间里别的男人去摸。我想我要摸就要剥光她的衣服,把她搂在怀里,然后尽情地、得意忘形地摸。我忍不住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黄小毛。我以为她会生气,她却并没有生气,而是捂着肚子“咯咯”地笑起来。她笑得前仰后合、浑身乱颤,笑声差点儿淹没了机器的轰隆声。末了,她大声对着我的耳朵说,那样我还是你徒弟吗?那不是成你老婆了!她的话当即就提醒了我。我心想是呀,她不应该只是我的徒弟,还应该是我的老婆啊!
  没过多久,黄小毛真成了我老婆了。
  我不晓得我们的纺织厂怎么一下子就倒闭了的,总之,我和黄小毛结婚不到两年,我就不能用自行车带着她一起去上班了,而是坐在大街上给人钉鞋。黄小毛给一家保险公司去跑业务。我白天坐在街道上,经常碰见从前在一个工厂里的熟人。他们说,顺子,你可得把你老婆看紧点,再不看紧她该和别的男人跑掉了。她那么年轻漂亮,怎么甘心跟着你个钉鞋的?我对这样的说法不以为然。黄小毛尽管早出晚归,但哪天夜里不给我洗脚,不洗了脚和我睡到一张床上?她明明是我的老婆,怎么可能和别的男人跑了呢?可是怀着这种奇怪想法的人还真不少,连长太都时常骑着摩托车,在大街上追逐黄小毛,好像她是一只任人猎取的兔子。黄小毛对我说,长太他到底想干什么呀!整天脏兮兮的还爱跟在我后边,像个民工!我听了这话眉开眼笑。我想我虽然是个钉鞋的,可黄小毛毕竟是我老婆,怎么着也不会对别人动心。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