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所认识的刘恒


□ 段燕勤

  在《北京文学》创刊60年到来之际,思绪万千,想起了扶育一茬茬文学爱好者成长的这片热土;想起了一茬茬由这里起步的作家;想起了一篇篇佳作在这里发表;想起了一茬茬甘为他人做嫁衣的鳊辑;更想起了我蹒跚学步时,刘恒给与热情、真诚的帮助。

  北京作家,《北京文学》主编刘恒,早年以他的小说《伏羲伏羲》和《黑的雪》以及据此改编的电影《菊豆》和《本命年》而声名鹊起。后又根据他发在《北京文学》的中篇小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改编成同名的电影、电视剧、评剧,都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和审美情趣,尤其是电视剧播出后,红遍了大江南北,深受人们的喜爱。此后他便成了北京作协的驻会专业作家,并当选为继阮章竞、刘绍棠之后的第三任市人大常委、北京作协主席、全国作协副主席。在他功成名就的背后有几件小事令我至今难忘。

  刘恒写小说为何落泪?

  上世纪80年代初,我由北京文联办公室调到《北京文学》工作,听说有位北京212汽车制造厂的青年工人也调到《北京文学》,并当了煽辑,这个青年就是刘恒。当工人时他就经常给《北京文学》写稿,调到编辑部后,更是如鱼得水,一边当编辑,一边写小说。他写的《狗日的粮食》在文坛引起轰动。我在和他交谈中得知,他的家乡是京面农村。那里是贫困山区,不仅没电而且缺粮。耳闻目睹了太多的苦难,他把自己的感受写成了《狗日的粮食》。他说,贫瘠的农村连名字都是贫瘠的,很多女人都叫豆。他的母亲叫稳豆。他把听到的看到的老辈人的苦难描绘出来,在女主人公前面加上“菊”字,就成了巩俐主演的《菊豆》。当然,他写小说并不像我所言的那样轻松,创作的激情经常使他废寝忘食,如醉如痴。有一次,刘恒吃完早点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写小说。爱人把给他做好的午饭放在锅里,临上班时叮嘱他:中午只需点上火热一热即可用餐。然而,当爱人晚上下班回来之后,发现饭菜原封未动,依然放在锅里。再一看,他仍然在伏案疾书,两眼红红的似乎刚刚落过泪,不禁一惊,不无怜悯地说:你中午怎么不吃饭呢?他说:忘了,再说也没觉得饿。后来爱人经历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我得知后曾问他:忘了吃饭也就罢了,为何写小说还要落泪?他说:自己都不感动,如何感动读者。难怪,凡是一个成名作家,大概都有此一说吧。我曾在和平门红帽子楱前多次见到刘恒的爱人,透过言谈举止,她确实是个相夫教子的好女人。虽然不是名门闺秀,但生长在平民之家,同样有许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据我所知《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有些素材就是出自他爱人的娘家。刘恒为了躲避干扰,有时就到朋友家闲置的一间小平房写小说。临行前总要买上一箱方便面。写饿了,就用电炉子煮方便面吃;写困了,往小床上一躺便睡;有时半夜醒来接着写。无论夏天的酷暑、蚊叮、虫咬,还是冬天的严寒,从来没有动摇过他写小说的坚强毅力。刘恒的好多小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完成的。有一时期,期刊编辑部为了向名家组稿,往往选择风景秀丽、环境舒适的宾馆举办笔会。刘恒说,条件那么好,自己常常连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你说怪不怪?为了不辜负人家的美意,为了蛊情之下不能掉链子,常常事先写好稿件带到会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