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还想吃点什么


□ 文 峰

我对燕燕说,你还想吃点什么,我去买。之前我被一个高难度讲话稿搞得焦头烂额,领导说讲话要三高,高屋建瓴、高瞻远瞩以及高山流水。这本是科长的事,可他借口开会,忙,叫我写。我肚里骂科长爹和娘,笔在纸上划来划去,马燕燕打来电话。马燕燕说小传。我嗯了一声,一时没反应过来,此人打电话一向装声音,要么低沉,要么嘶哑,要么尖利,一律“猜猜我是谁”。这么正正经经用原声叫我还是第一次。马燕燕说我们分手吧。没了下文,话筒里传来海关大楼的钟声,当——当——,单调,缓慢,悠长。我觉得自己的反应呢,也许该说句燕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或者说燕燕,不要啊我爱你什么的,我嚅动一下嘴唇,燕燕又说我在肯德基吃鸡块好好吃。我说你呆着别动,就过去了。
那个下午,我灰溜溜地回来,没把材料凑成,科长一脸不高兴,我想赔笑,又一想管他娘的。科长见我这样,反而凑过来跟我说话。所以当天下午晚些时候,档案室的林敏说“海棠花儿不会自己开,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时,我就同意了。我深呼吸,结果打了个喷嚏,感冒了。操场上学生打球,男的逞能,女的撒娇,每一个动作都在雨后阳光中闪烁光芒。摸摸下巴,胡楂子老长了。
我大脑不再思考,两条腿倒是冷静,支撑着身体,稳稳地一刻不停地出了大门。前方红灯停,绿灯行。黄线像银河,织女就站对面,人们恨不得立马飞过去。马路对面是东北人饺子馆。林敏说这就是许斗斗小姐。我说你好久仰请坐喝茶,然后看人点菜。我习惯把人看成菜,如果对方资色一般般,我就点炒青菜啊素菜饺子麻婆豆腐什么的。今天我看着许斗斗,要了糖醋排骨和拔丝地瓜。看着许斗斗一下一下地拔着地瓜,我发现一个真理:爱情像拔丝地瓜,趁热时可以拉出好长好密的丝,多么新奇多么有趣,等到冷却了拿筷子去夹,硬邦邦一团,偶尔牵出几根细丝,禁不住拉扯,稍触即断。我宁可它是一缸泡菜或咸鱼干,不会变质。这番比喻,听起来像老手,身经百战一样。我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许斗斗握筷子的手悬而未决。我赶紧说:我不是笑你斗斗,我是笑头头,头头是个白痴,脑子被枪打过的。许斗斗作惊讶状:真的啊?!我极尽所能,展现绅士情怀。一切看起来都朝好的方向发展。夏天的夜晚,星星四处产卵。路灯把影子拉得可怜巴巴的。和许斗斗作别,一步三回首。
中学同学李建金过来泡茶的时候说:“结婚从理论上讲当然好,有人侍候了,灌溉正常了。不过既然有被人绑一辈子的可能,就要看仔细,找一个保鲜好的、老得慢点的,你拿我当朋友,我也得做个诤友不是,我的意思啊,许头头是吧,哦,是许斗斗,她差点意思,勉强及格。”李建金的话让我很受伤,但我仍于当日傍晚与其如期相会。
许斗斗来局里找我,在办公室我关起门来仅仅半个小时,主要是因为天气热开空调要防止冷气外泄。局子里有好几个老法师,他们阅人无数,并且还能从死猫眼里看出活猫来。果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们开动脑筋,做了许多符合情理的推理和想象,每一个人的想象都是一片绿叶,而集体的智慧则使这棵大树枝繁叶茂起来。一对青年男女像一团发面一样被人们揉捏成各种各样可以形成的形状。这些形状在此后的日子里不断变化,在一种简单而又统一的节奏鼓励下,做着超常规动作。当日,林敏以及与其私交甚密的文印室谢爱玉同志已经开始开起什么时候吃喜糖的玩笑。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况谈恋爱这等好事。于是,我带着许斗斗陆续出现在一些朋友聚会啊大马路上啊电影院里啊什么的。开始遇着半熟不熟的同事啊朋友的时候,我这样介绍斗斗:这是我同学。从对方的眼神中判断,他们肯定不相信——就算是同学也不是一般的同学。我想我一定是把别人的好奇心勾起来了,说同学跟古时候人们说表兄妹差不多一样暧昧。渐渐地,我说这是我朋友,这是我女朋友,这是我老婆,这是我亲亲好老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