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岁寒民风暖冯岩(尔乡族)


  冯岩(东乡族)

  冬季的西北黄土高原,肆无忌惮的西北风“呼呼”直吼,刮得我脸宛若刀割针刺一样疼痛。因而,每每行走在冬日的西北大地,心中联想最多的是如阳光、火炉、热炕和暖被窝之类能暖人身心的地方。

  如今,我生活的这座西北高原省城,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它古时曾称“金城”。《汉书,地理志》中应勋注曰:“初筑城得金,故曰金城。”还有一种说法是运用了“金城池汤”这一典故,喻其坚固而命名。十多年前,著名相声艺术家张保和用地道的兰州话说的一段兰州话快板犹在耳畔:“黄河的水哗啦啦地流,水中的鱼儿是自在地游。古老的水车吱呀呀地转,两岸的风光实在好看……”一幅关于这座城市的历史与现状风貌的生活画卷就这样活脱脱地从艺术家的“快嘴利舌”中徐徐展现。

  由于常常受到来自西伯利亚强冷空气的侵袭,这里冬季的北风依旧猖狂。然而,回族人家的生活方式已与那年那月不可同日而语,先从黎明母亲起床后的第一道民族特色早茶说起,必定有一杯香气氤氲的春尖桂圆茶暖心暖胃,这也几乎是所有回族老人相同的生活习俗,而十分挑剔的年轻人还要在茶中放上冰糖、红枣和枸杞才行,那醇香味浓的民族茶道很有养生保健之神奇功效。而对于生活在金城的大多数上班族而言,传统的“牛大碗”是他们铁打不动的钟爱之早餐首选,因此,整座金城的一天也就从牛肉面特有的清香中揭开帷幕,不论大街小巷,也不管偏僻角落,凡是小有名气的“清汤牛肉面馆”里里外外,坐着的,站着的,蹲在大门街边的,不是看热闹的闲人,而都是挤挤挨挨、吸溜吸溜地吃“牛大碗”者,忙忙碌碌的市井人群,形形色色的众多吃相,几乎已经构成这个城市清晨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四十里黄河两岸的空气中似乎都飘荡着牛肉汤特有的醇香气息……尽管在这座城市很具亲和力的“牛大碗”在市民们的一片抱怨声中接连涨价,从八十年代的两毛八分钱跃至今天的三元至二十元不等,但食客们对“牛大碗”的热情依旧有增无减,并伴随季节的渐冷而日趋升温,乃至生意兴隆,买卖火爆。理所当然,在朔风刺骨的西北冬季,吃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牛大碗”再“满福”不过了,包您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暖和大半天的。我常看见有人甚至在隆冬腊月吃时头上还直冒热汗呢!两百年来,人们对于“牛大碗”的青睐也是对发明者金城回族人马保子手艺的一种认同和赞赏。相传,牛肉面是在清朝末年,兰州桥门一带由回族人马保子临街叫卖的热锅子面演变而来,之后就有了说不完、道不尽的“牛肉面的故事”。是的,还有什么五花八门的美味早点能取代这一碗“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色、香、味俱全的“优质牛肉拉面”来得更实在,更热乎呢?单凭碗中那鲜红透亮的辣椒油,味道浓香的汤汁,洁白如玉的萝卜片,加上翠绿诱人的蒜苗、香菜,看上去“红丢丢”、“绿茵茵”的,足以让人胃口大开。生活在金城的人,常常都会情不自禁地闯入到“牛大碗”的行列,“师傅,来......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