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性职场必修课


□ 卢岚岚

朱梅年轻、漂亮,在大公司工作,受到经理的重用,这一切在外人看来是多么令人羡慕。然而,真实并不如外表一样美好,经理的重用是有代价的,她愿意用身体和尊严换得那些利益吗?在现实面前,问题并不那么容易得到答案……
为了面试的衣服,朱梅在衣柜和镜子前足足花去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中,她不得不感慨自己竟然有这么多的衣服,有些衣服完全想不起来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买的;有些衣服好像根本就不是她的,那么陌生;有些衣服还簇新的,但是款式和风格已经土得试都不必试;有的稀奇古怪,简直像玩笑,纯粹是赶时髦买的。另一方面,朱梅着急上火,这么多衣服却找不到一件让人信心十足毫不犹豫穿上就可以去面试的!在里外翻腾好几遍后,朱梅改变了试装方式,她不一件一件脱啊穿了,她先把备选的衣服分了类,西服套装、牛仔、运动、休闲等等,左思右想,她把手伸向了西服套装。有很多人忠告过她,包括钟小岩,西服套装是最适合的,端庄大方成熟稳重,给考官一个可以放心交付工作的印象。朱梅有三套,米色的铁锈红的和湖蓝的,颜色难以定夺,朱梅选了尺寸最小的铁锈红的,也就是最能显出她窈窕身材的。一般来说,上衣里该穿一件衬衣,不过试了几件,总觉得太平庸,最后突然冒出个想法,干脆里边就穿白色吊带低胸的针织紧身内衣,露出在西服领口上方一小绺,让自己白皙柔嫩的脖子和前胸多展示出来,这样不是很好吗?朱梅站到镜子前,把身子转过来转过去,用考官的眼光严格地审视自己,很满意。“这个姑娘很出众嘛!不录取她我们录取谁啊?”朱梅笑对镜中人。
朱梅面前坐了四个人,一个年轻的一个中年的两个更老些。朱梅为坐姿稍稍斗争了一番。椅子有些高,她的两条腿平放在那儿,够不到地面,就好像农村丫头高高吊起的裤管,冒着土气。于是朱梅就把一条腿架在另一条腿上,突然又觉得不够优雅,趁着大家不注意时,轻轻放下来。这个放下来的举动真是很像莎朗斯通《本能》里的那个经典段落,朱梅一蹦出这个联想,就赶紧夹紧腿,微微斜一点,用脚尖支着地。再酸也不能挪动,坚持到结束。朱梅对自己下了命令。这个美国人开的海运公司是朱梅向往的地方,光是名字就会让大学同学们羡慕不已,朱梅对它的重视程度都使她有些钻牛角尖了。不过,没想到,面试十分简洁。两个老的问了朱梅人生态度、性格爱好、对外运的理解这么几个问题。那个中年人笑眯眯地问:“你是冲着我们这儿的高薪金和能出国受训的机会来的吗?”朱梅早就准备好了答案:“贵公司的高薪金一定是建立在每个员工的高贡献之上的。如果我能为公司带来业绩,我就值得拿这份薪水;如果我自身没有能力,不必公司提醒,我都会炒我自己的鱿鱼。我相信我的付出对得起我的所得,因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四个人都没什么表情,朱梅不知道这回答合不合他们的口味。然后那个年轻的用英语问了几个贸易上的常识问题,面试就结束了。
三个星期后,朱梅来上班时,首先就被介绍到东南亚部部门经理郭天奇这儿,就是面试时的中年人。郭天奇坐在隔间的玻璃拉门后的办公桌前对朱梅点点头:“啊,朱梅是吧?欢迎你加入我们公司,和我们一起工作。小魏,给朱梅倒杯咖啡来。”“不用不用。”朱梅忙扭头去找那个叫小魏的女孩,郭经理用手挥一挥:“这是我们这儿的规矩,每天早上一人一杯咖啡。麦斯威尔的。”
小魏去泡咖啡,郭经理声音稍低了一度,笑道:“面试时其他几位觉得你谦虚不够,是我力主录取你的。年轻人,自信一点,骄傲一点,有什么关系?”
朱梅有点吃惊:谦虚不够?自己当时多谦恭啊!小心翼翼地挑着字眼说话,而且,这是一家美国公司啊,美国人的风格不就是说大话,不计后路吗?不管怎么样,朱梅先得微笑着答:“谢谢郭经理。”
“今天晚上我们东南亚部为你举行一个欢迎会,晚上七点去吃巴西烤肉,怎么样?”
“为我举行欢迎会?不敢当不敢当。”朱梅连连摆手。
郭经理打断道:“这也是我们这儿不成文的规矩。增强凝聚力嘛!巴西烤肉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
坐在工作台前宝石蓝的转椅上,左侧电脑,右侧是塞满了资料的摞起来能有一尺厚的文件夹,朱梅吁出了一口气。她想给钟小岩打个电话,又怕新来乍到,被人说不懂规矩。要不给他发封电邮,可是这份凌乱的亟待整理的心情哪里能容忍漫长的等待,朱梅想了想,假装去卫生间,在那儿拨通了钟小岩的手机。“喂!我的办公桌比你的漂亮,还有弧形拐角,电脑是液晶显示的,卫生间里香气扑鼻!”“好啊!”钟小岩在那头乐:“哪天我亲自去你们那儿探探营!”“不行不行,起码暂时不行,我们这儿特别正规,跟你们野台班子不一样!男的人人西服领带,女的都是套装!质地还特别好!”“那又怎么样?你不也是职业套装吗?那一身五百多块钱吧?”“这算什么?再说,我能穿出来的一共没几身,这个礼拜六陪我去买几套,行吗?”朱梅最后曲里拐弯的腔调又像是撒娇又像是怨嗔。“行啊———”钟小岩的声音拖得长长的,有气无力。不过朱梅很开心,她看得见那头的钟小岩是什么样的表情。他的无可奈何仅仅是为了逗她开心,事实上,朱梅的什么要求他不答应?他是一个好脾气的男人,一个没脾气的男朋友,即使朱梅让他去摘天上的月亮,凭他的智商,他虽然知道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他一定会让朱梅亲眼见到他叠凳子,一把一把地叠上去,直到他从那上边摔下来为止。“晚上有欢迎会,我得晚点儿回去,你一个人吃饭啊。”“呵!上班头一天就不要你老公了?”“瞎说什么呢!———不是为了欢迎我嘛!”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