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啊故乡


□ 李长春

故乡啊故乡
李长春

  告别之前乡亲们拉着我的手,
  眼含热泪让我写写这些事情。
  ——篇前语
  
  上坟
  
  说是上坟,其实根本没有坟。
   侄子止住步,端详思索片刻,用手中的木棍以自己为核心,娴熟地在地上画了一个圆之后说,老叔就在这儿烧吧,我们年年在这儿烧。那个圆是由垄沟垄台构成的。垄沟积雪斑驳,垄台豆茬林立,有几片黑不溜秋满目疮痍的枯叶在圆内瑟瑟地抖着。
   腊月二十八的风很烈。
   深葬时,那根作为标记的木桩早已不知去向。二十几度风雨二十几度春秋,谁敢断定这笸箩大小的圆下面就刚好安息着我的父母呢?可举目四望,周围百米之内尽是圈圈和纸灰,唯有足下这方土地冷清着、空白着。
  也只好在这儿烧了。
   父母生不逢时死亦不逢时。含辛茹苦饥寒交迫一辈子,死后连个墓都没留下。如果早仙逝或晚仙逝几年,这个世界都会耸立起一座证明他们存在过的土堆。
   历史上我家曾有过两块墓地。一块在山东省的什么府,一块在巴彦县的某个乡。山东省的那块墓地,听老辈人讲埋得很不是地方,风水不好还犯些说道。似乎从打第一座坟茔在那里崛起,我家就没太平过。小病小灾不算,仅能说出口的就陆续遭到了战乱、瘟疫、旱涝等恶魔的轮番袭击。尽管这些灾难绝非一庄一户甚至是属于整个民族的,但我家的损失总是鬼使神差地比别人家惨重些。那年闹虫灾,铺天盖地的蝗虫在左邻右舍的秧田里嘴下都能留点情面,却把我家仅有的几亩青苗啃个精光。已近古稀之年的祖太爷仰天长叹一声,随即将所有的家当换成一串铜钱,便率领全家跟着络绎不绝的逃荒队伍北进了。
   与其说祖太爷此次北进的目的是躲避那场虫灾,倒不如说是逃离那块墓地;与其说是为子孙后代寻觅生活的乐园,更不如说是替自己勘察理想的归宿。他固执地认为,选处好阴宅比造个好阳宅重要得多。好阳宅只能宽敞明亮几十载,好阴宅却能辉煌灿烂一代代。因此,在漫漫的北进路上,他可谓费尽了心机,不知伤了多少脑筋、通过什么手段与一个手拿罗盘的河南人拜了把兄弟。河南人不是逃荒的,属于跑江湖一类。跑江湖的人靠手艺吃饭,一般都不会或者说不屑于讨饭。所以,有生意做就有饭吃,没生意做就没饭吃。没饭吃的时候,祖太爷就号召全家勒紧裤带,把讨来或买来的饭菜匀出一份给他吃。有个头疼脑热感冒发烧什么的,更是令家里人百般照顾。祖太爷的情意终于打动了河南人的心,同时他的心思也没瞒过河南人的眼睛。有一天他指着路边一个光秃秃的沙丘对祖太爷说,那是一片难得的风水宝地,倘若百年之后您能安息于此,不仅后世子孙有好日子过,还能逢凶化吉,五辈之内定出大富大贵之人。言罢,给祖太爷深深地鞠了一个躬: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咱老哥俩就到此分手吧!我想象不出当时祖太爷的那份激动,只听长辈们传说,他跪在地上给河南人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两个人才挥泪而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