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网络写作中仰望人生


□ 木空

  文学创作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乐趣。创作与生活结伴,每当进入写作状态,累意便到外层空间串门,有时候空手无挠时,反觉闲出累意。

  我承认自己喜读书爱写作,但我是以写着玩或玩着写的心态写作,写了些文学作品,并没真正摸进文学大门,离作家的境界差老鼻子啦,充其量算个文学中年。

  作家两字,是非常神圣的称呼,并非写几篇文章出几本书,就能获取称呼,我依然固执地认为,自己仅是个文学中年。

  应当说,我不是传统意义的作家,所以我的文学作品很不传统。我更愿把自己当成网络写手,一个爱读书喜创作的写手。

  我的写作生涯是从网络开始,当文学作品欠水平,不能顺利地在平媒发表时,我选择了可以自言自说随写随发的网络,把作品贴在网络文学论坛,尽管少人问津,点击寥寥,却也觉得有点欣慰,毕竟为文学作品找到了载体。创作之初,我没多想作品的文学含量,只顾朝着有人读多人读的方向前行,特别注重作品的市场效应。辗转过多家文学网站或论坛,尤其在凤凰博客落脚后,逐渐形成自己“四不像”的文风。这样无拘无束的写作,是业余时间里胜似打麻将钓鱼的快事。我快乐写作,同时写作快乐,何乐而不为呢。

  本来我的写作初衷,只为充实生活并进行自由自在的文学航行,却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先在网易建博客,三年内点击超300万。后又应邀去凤凰网开博客,或许我的网名“木空”中有“木”的成分,引来了虚拟的凤凰,终于在凤凰网结出硕果,点击扶摇直上,半年就超过500万,如今点击已达1800万。这全是我经营博客的理念在发酵。凭着执着和辛勤,凤凰博客的影响力显现出来,竟然有出版社出版商找上门索稿。经过多方策划,我的书评博文集《指名道书》和酒场文化随笔《酒场乾坤》同时出版,这看似意外的收获,原来在意料之中。我的写作风格和观念种下因,自然要收获对应的果。倒过来推论,无功利创作只是幌子,功利隐含在功利外,越是别当回事,越有像回事的结局。

  我没走文学创作的老路子,而是按照自己的设想,践行一条与众不同的新模式。我靠着凤凰博客走进文学大观园,又靠研究思考熟悉的文化现象,找到属于自己的文学市场。

  我从试着写开始,一发而不可收,先出版小说《小酒场1,2》,又出版随笔集《小酒定大局》,出版社出于营销的需要,竟然把我誉为“中国酒场文化研究第一人”。我心里骂扯淡,纯粹是无限拔高,嘴上并不敢得罪人家,如果出版社不主动出版,那些文章充其量是一堆废帖子。也许前面几本书的铺垫起作用,在我一字未写的情况下,又来出版商预订酒场文化小说,我自然乐不可支,双方没用二拍三拍,一拍即合。《小酒馆》出笼后,得到市场的追捧,销售形势比较乐观。

  有人气的作品可能是快餐,但总比没人气受冷落风光些,况且像我从网络写作起步的文学爱好者,作品先天缺乏文学概论支持,再不融进些后天的人气因素,肯定既不文学又没文字味道。

  无论搞何种形式的创作,勤奋和执着是必需的。我在沧州师院中文系作家班演讲时说过,文学创作需要天分,个别人的天分与生俱来,但绝大多数人的天分,靠后天的勤奋挖掘出来。

  坦白地讲,我的创作理念是写着玩并玩着写,又并不真玩,只是没把文学创作当作神圣的目标,而是当作一种娱乐一种休闲。也许由于自己的心态轻松,所以勤奋地玩执着地玩,并没觉得累。

  周边的朋友不时问我,每天上班忙忙碌碌,下班还有不少应酬,哪来的时间写作?许多作家两年出不了一本书,你一年出两本。面对善意的求解,我往往一笑而过,不想多解。

  这里有必要开戒了,想告诉朋友们,我把写作当成别人钓鱼、打麻将等娱乐活动,持之以恒地坚持下来。每天早晨6时至8时,我几乎雷打不动地伏案写作,这个时候没有干扰,屋里静静的,最适合写作。每到周末公休日,我会尽力推掉不必要的应酬,闭门谢客,写出成千上万字。更有甚者,近两年春节长假,我初二开始闭关写作,独自在家冲方便面吃,直到初六晚才出关,已是满脸胡须,像个彻头彻尾的白胡子文学大爷。

  我最喜欢写新式书评,所谓新式书评就是无厘头地评论,抛开文本式或论文式或学院式的方法,全篇极少引用原书的文字,全是自己的心得随想,犹如一篇纯正的散文。如果我说自己不会写小说,可能被误认为在作秀玩深沉。我发誓,2009年在凤凰博客信手写小说《小酒场》前,真的没写过小说,况且写小说也没当小说写,是出版商当小说发表并约稿的,更没想自己从此走上创作路,并成为较丰产的写手。既然走上文学创作之路,就要自然而然地走下去,管他归还是不归。从某种意义上讲,不归比归更永恒。

  关心爱护我的好心人替我累,我并不经常感到累。不觉累的最深层次原因是,我进入文学创作的第四个阶段,文学创作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乐趣。创作与生活结伴,每当进入写作状态,累意便到外层空间串门,有时候空手无挠时,反觉闲出累意。

  我为自己的文学创作总结了五个阶段:一是爱好初级阶段。只读文学作品,很少动笔写作,因为缺乏入门的功力。二是圆梦执着追求阶段。总想在写作上取得突破,总也不见成效,却不肯放弃追求。三是寻找载体和突破点阶段。确定了自己的写作风格和基本模式,于无形中求有形,最终取得突破。四是创作属于休闲娱乐阶段。写作已经习惯成自然,一天不写几天不写想得慌。五是把文学创作融进生命里。第五个阶段看着有些沉重,但那是我追求的终极目标。我期望再用三五年的锤炼磨砺,打通第五关,把文学创作注入有限的生命里。

  责任编辑 王秀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在网络写作中仰望人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