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国际学校专栏


□ 戴 芸

  在传统中国教育中家长与老师的关系中,家长对老师确实是毕恭毕敬的,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老师,让孩子在学校受罪,不受罪也至少从今以后要受冷落了,所以不仅是不能得罪,甚至要设法讨好,逢年过节要送送礼,毕竟孩子对父母来说是唯一的,而老师在学校要面对的,却是几十个学生,老师的心思毕竟是有限的,所以父母对老师的惶恐也就变成理所当然了,性质其实跟病患家属对于诊治医生的态度一样。
  但是这种看似理所当然的关系,却明显存在不当,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接受教育,老师尽心教育学生不是当老师应有的职责吗,为什么需要惶恐。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提出对老师的要求呢?来看看在国际学校中。戴芸眼中的家长与老师的关系是怎么样的。看在较为先进的教育体制中,是否存在“理想”的师长关系。
  
  亲历国际学校之家长在学校教育中的角色
  
  有一个流传甚广的关于菲尔普斯的故事。说是菲尔普斯因为有多动症而令老师头痛不已,于是老师把他妈妈叫到学校,说你这个儿子太难搞了。菲尔普斯的妈妈怎么回答呢?她说:“那你们准备怎样帮助我的儿子呢?”
  在我们身边的学校里,有几个家长会想到这样去反问学校?在想到的家长中,又有几个真的有勇气去这样反问学校呢?在中国的传统里,家长相对学校而言一直就是个弱势群体。
  我有一个朋友,刚刚把孩子送进了一所名校。学校在开学前找了个,心理专家给家长们上课,指导家长如何适应学校生活。专家给了这样一个忠告“老师说什么,你们千万别辩解、反驳,因为这样对你们的孩子一点好处也没有!”这就是令人震惊又无奈的现实。
  个人觉得国际学校对待家长的姿态非常不同。在家长与国际学校的关系中(幼儿园也是一样,很多国际学校是从幼儿园到高中一贯制的),一个核心的基础就是:孩子最终是父母的孩子,因此父母对孩子的教育负有终极的责任,拥有终极的话语权。
  以作业为例。从至少幼儿园大班的年纪开始,就有家庭作业了。但是学龄前和低年级学生的作业量在很多国际学校是一个可以商讨的话题。同样的作业,有的家长觉得太少了,有的觉得太多了,因为每一家的生活方式、教育理念和方法不同,对作业就会有不同的看法。这些都可以和老师交流,而老师一般都会根据各家的情况适当增减作业。
  再说家长会。大部分中国的家长会是家长坐在底下洗耳恭听。要想跟老师单独讨论,通常要在会后里三层外三层地把老师围住,见缝插针地说上一两句,有点像在公共汽车上抢座位。Max所就读过的国际学校的家长会都是一对一的面谈,每人15到20分钟,时间不够的和老师另行再约。面对孩子出现的问题,我和老师通常是抱着科研的态度,共同探讨如何从学校和家庭两个不同的方面来合作应对。
  也就是说,在我所经历的国际学校里,家长在孩子的学校生活中是一个积极的参与者。对于老师如何教育和对待我们的孩子,我们有询问、质疑、建议和要求的权利。很多时候,我要主动地思考老师应该怎么做才能更好地帮助我的孩子(毕竟我们才是最了解自己孩子的人),然后把我的想法告诉老师,建议她在学校如何与我合作。一般的老师会尽量予以配合;高水平的老师会从专业的角度给出他们的建议,然后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方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东方·国际育儿》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