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62年的爱情(外一篇)


□ 申志远

  那是个真正的冬天,吐口唾沫,落到地上就变成冰块,泼一盆水立马摊一片冰,可以在上面打出溜滑。下雪时,天上飘的是鹅毛一样的雪花。

  小林在太阳岛的青年之家的空地上指挥青年们义务劳动,棉胶鞋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人们饿,但是心里热,在1962年的严冬,青年们燃烧的是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的激情。太阳岛像西伯利亚未开发的原始森林,到处都是白桦树。

  在饥饿的年代,人民尤其需要艺术和精神,为了振奋市民,市里要在太阳岛举办一次冰灯游园会,共青团员和青年们像保尔·柯察金筑路一样热情高涨,帮助采冰工人运冰,小林是宣传部干事,陈部长派他来参加义务劳动的深层意义是让26岁的小林相亲,对象是孔雀理发厅的劳模珍。

  小林是见过珍的,在劳模表彰会上,陈部长特别地介绍了珍。

  “这是我们年纪最小的劳模,才20岁,她以优质的服务受到工农兵顾客的赞誉,一年收到上百封表扬信……”

  陈部长又转身对孔雀理发厅的赵姐说,“我们树的典型,我们要好好宣传,小林是宣传部的笔杆子,很有发展,26岁,北师大毕业,现在一个人……”陈部长的话是有暗示的,劳模会上群英会,唯独介绍了珍,是让小林有个印象。

  说着,陈部长爽朗地笑了,笑声中,小林注视了珍。珍白皙的脸唰地变红了,蓝色白花的布袄,两个小辫子挡住胸前的团徽,她窘得呼吸急促,眼睛一眨一眨。

  一面红旗飘在风中,发出呼啦啦的响声,参加义务劳动的青年们普遍有些营养不良,可充满了建设者的豪情。他们有组织地把冰块从松花江边运走,人拉、肩扛,还有的用马车拽……太阳懒洋洋地照在这个地球上北纬45点1度的城市,是因为这里每天都能第一次被太阳看到吗?要不怎么叫太阳岛哪?小林每次走过松花江时都会这样联想。

  从宣传部来的小林,精神十足,虽然有些营养不良,但对理想和未来充满火一样的激情。

  小林那天穿一件毛衣,工装裤,大头棉鞋是宣传部发的,中分头抹了一点同宿舍话剧院小杜的头油,可是戴上陈部长给他的栽绒棉帽子,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小林自己偷着笑了,他想,我是陈部长的提示后注意珍的,还是自己发自内心的对珍有意思呢?

  小林第一次知道珍是在友谊官偶然听广播,听一个女理发师做先进事迹报告。

  “一天,来了一个顾客,非要我给他理一个斯大林头,我说,您没长斯大林的脑形,咋给您理斯大林头,说得这个挑剔的顾客乐了,说你看着理吧……”小林正在喝水,听到这里,一口水呛了,这个同志怎么这么幽默。应当是从那时开始的……

  中午,宣传部给每个人参加义务劳动的青年两个黑面面包,一根红肠。小林已经两年没有吃过红肠了,路上他就想,要把分给自己的红肠给珍,听陈部长说珍的爸爸是志愿军英雄,他们一家从北大荒来,住在工人文化官后面,老英雄不知吃过红肠没有。想到这里,小林咽了一口口水,他好像在空气中嗅到了熏烤里道斯红肠的木炭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