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样


□ 向 春

  那个女人一出现,我就察觉了。

  她像一个影子,叠在我丈夫的身体上。

  丈夫是个不会伪装的人,甚至可以算得上憨厚。我们出去买东西,我讨价还价的时候,他会迅速把钱塞到人家手里拿起东西就走,他说,可怜见儿的。

  我了解我的丈夫,他如果心里有事,睡觉就会磨牙。那一阵他磨牙的声音像一窝老鼠啃着一只骨头。那个影子出现后,他不让我给他搓澡了,不当着我的面换内衣了。他晚回家或者不回家,只发个信息说有事。有时候晚回来了,怕打扰我,他就睡在客房里,接着,我发现我们分床了。更重要的是,他不给我工资以外的那份收入了。以前拿到项目费,一进门,他的手先伸进包里掏钱,还用一沓子钱在我头顶上扇着,说,看见钱你就笑,笑,笑。

  对于他身上的影子,我看得见但却说不出口。相当于我的孩子做了一件错事,我不想戳穿,哪一家的男人和孩子不做错事呢?我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旁敲侧击一下。可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急,他急不可耐的样子仿佛时刻憋着一泡尿。这让我倒有点急了。

  我发现,我们家车的后备箱里有女人的游泳衣,还有高级化妆品。我拨拉着找东西的时候,一盒没有用完的安全用品碰在了我的手上。我炮烙似的抽回手,脸就红了。他看到我发现这些东西了,没有掩饰也没有解释,放下后车盖,啪的一声。我看到他面无表情,但是他的鼻子红了,像一根大葱蘸了大酱。

  说到我的婚姻,还得先说说我的母亲。

  我八岁的时候才见到我的母亲,我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奶奶总说,那个枪崩的,从她怀里掏出来就塞进我怀里不管了。那个枪崩的指的是我的母亲,掏来塞去的那个东西就是我。奶奶总摸着我的脑袋说,你这个小虱子,在我身上黏不了几年了,八岁就要回城里念书去了。我想,城里是什么鬼地方,比天边都远呢。比天边都远的地方谁去想它呢?八岁的那一年,奶奶做了一双鞋,金蓝色的缎面子上绣着柿子红的花,底子密密地缝,仿佛这双鞋要走多少的路,还自言自语地说,结实一点,穿多久都不走样。鞋做好了,奶奶套在脚上试,啧啧啧地咂嘴,像吃了香油辣水的好东西。我知道这是个不好的物件,夜晚的油灯下,像一苗磷火,我不敢看。这双鞋出现不久,奶奶就死了。一个散发着土腥味的坟茔,上面立着迎风招展的引魂幡。我缩在奶奶的大襟袄里,张着嘴向着天哭号,仿佛死去的是天。一个女人上来拽我的手,我就咬她的手背。她把我搂进怀里,我就薅下她一缕头发。

  在城里的家里,母亲手里端着一碗饭,她说,叫妈。我垂着眼睛咬着下嘴唇。叫妈!我闭上眼睛攥紧拳头。叫妈!我一头就撞在一只凳子上。她伸出手来抬起我的下巴,我的脸一下子离她近了,像一只狗仰着脸——长大以后,我明白,这个姿势,如果面对的是自己心爱的人,那该是多么饱含深情。可是当时这个姿势,让我充满了耻辱。一连三顿饭没吃,母亲放弃了她的执着。晚上我听得母亲唉声叹气地对父亲说,生下孩子就得自己带,你看这个孩子对我像对仇人一样。我的父亲没说话。我的父亲是一个研究农学的专家,从来就没有在我母亲的面前讲清过道理,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讲的就是我的父母。所以我的父亲总是不说话。我经常听到我母亲嘀咕我的父亲说,夜壶都有个嘴儿呢。

  我的母亲在我们小城里是有口皆碑的。她有文化有觉悟,又古道热肠。街上的人看见我的母亲风风火火地走着,都要凑过来打招呼:王电影,吃了吗?母亲姓王,是电影院的放映员,所以人们管她叫王电影。母亲只上了个初小,但她的谈吐让人刮目相看。这缘于她每天都好几遍地看电影,尤其是新闻简报。新闻简报是党中央的声音,每天通过母亲传达到我们这个小城里。人们不可能每天看电影和新闻简报,于是不清楚的细节就去问我母亲:马科斯的老婆穿的是布拉吉还是连衣裙,听说里边的裤衩都露出来了?母亲说布拉吉就是连衣裙,布拉吉是俄国话,伊梅尔达的粉色连衣裙薄得像蜻蜒的翅膀,里边的裤衩没看见,可能压根就没穿吧。就有人插嘴说,不可能,人家有一千双皮鞋呢!咋能没裤衩?这时我母亲就嗤之以鼻,哼,显摆呗,裤衩别人看不见,在裤衩上花布票的是傻子。说到这里周围已经围了~圈的人,母亲突然义愤填膺了,说,西哈努克亲王太不像话了,来咱们中国吃饭还不掏粮票。说这话的时候,母亲挥着胳膊,像一个农民起义领袖。于是人们也跟着义愤填膺起来,也挥着胳膊,说,没有他这样的,走亲戚串门子没完没了的,他也不怕亏了盘缠。母亲谈论的话题就是这么高远。她简直就是我们小城里的文化部,一下子把人们的思想觉悟就提高了。

  我很快就长大了,插了队回了城,又进了第三梯队,后来就在政府的要害部门工作了。这些都是母亲为我设计的,我现在也不知道啥叫第三梯队,我是母亲手里的棋子,她把我摆弄到哪里就是哪里。我言语少,逢人便笑,人们说我是政府大院里最漂亮的女孩子,我的娴静和美丽让母亲很是自豪。熟人见了说,王电影,你培养了一个好闺女呀。母亲会顺手掏出一把葵花籽塞进人家的口袋里,嘎嘎地笑着说,青出于蓝胜于蓝嘛。母亲的语言总是那么新鲜,那么意味深长,她夸了我夸了自己,还拐了个弯儿。听话的人就更觉出了她的与众不同。

分享:
 
更多关于“走样”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