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上马下(外一篇)


□ 谢友鄞

  谢友鄞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供职于阜新市文化局艺术创作研究室。《窑谷》《马嘶秋诉》两度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中篇小说《滋味》获《文汇文艺》奖;短篇小说《老黑鱼号的短暂航程》《逃离煤井》蝉联全国乌金文学奖;长篇散文《我在大地上行走》获全国大红鹰杯一等奖;长篇小说《嘶天》获人民文学出版社优秀图书奖,以满票获“辽宁曹雪芹长篇小说奖”。部分作品被以英、法、德、俄、阿拉伯语译介到海外。
  
  我应邀去神秘的湘西,在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所辖的凤凰城,参观了全木结构的沈从文故居。我轻抚着沈从文坐过的竹椅,俯身过的书桌,脑海中浮现出他十六岁加入湘军,在兵营油灯下读书、写作的形象。沈从文离开边城后,以一支笔,写湘西美文,惊动了中国文坛。仅仅读过六年书的沈从文,竟登上北京大学的讲坛,被誉为“京派大师”。
  我们由沈从文故居出发,抵听涛山,沱江水幽幽地流淌着,沈先生安睡在这里。没有墓庐,只有一块一人多高,在湘西大山中随处可见的普通五彩石,石上刻着沈从文自信的话“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能认识人。”对面, 一块灰白色岩石上,镌刻着沈从文的表侄、文人画家黄永玉的题字:“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
  在沈从文墓地徘徊的作家中,大概谁也没有我的心境独特。我籍录湖南,在故乡度过小半个童年,此后便进入东北,成为辽西人了。我想起沈从文笔下的一位老人,被雇临时背纤。老人要一千,掌舵的只出九百,相差那一百钱,折合银洋仅一分一厘,双方竟争执不下。掌舵的把船撑进急流,见船要开走,老头子跳起来去背纤。船拉上滩,老头子拿到钱后,又与掌舵的对骂起来,然后坐在河边大石上数钱。沈从文说:“我问他多少年纪,他说七十七。那样子,简直是一个托尔斯泰!眉毛那么长,鼻子那么大,胡子那么多,人快到八十了,对于生存还那么努力执着,这人给我的印象太深了。”
  与湘西不同,辽西土著少。上溯几代,辽西人大多是从山东、河北、河南,闯关东过来的,有的为躲债,有的在当地犯下命案,逃出来。他们敢闯世界,不是省油的灯。因此辽西和湘西主体民族不同,但辽西和湘西一样,民风凶悍。
  辽西老辈人,自豪地讲起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孩子,将偷来的狐狸崽藏在袍子里。小孩被狐崽抓烂了肚子,疼得龇牙咧嘴,也不肯暴露自己偷的东西。辽西人赞赏这种刁泼畸形的尊严!
  湖南作家聂鑫森告诉我:湘西少数民族,过去一家老少几代,一、二十口人围在一起吃饭,从房梁上吊下一只小袋子,包着盐。每个人伸长脖子,舔一下盐袋,就是进盐了。菜锅里是没得盐放的。盐,不许进入湘西,像军火一样被朝廷官府严厉管制,怕你吃多了盐,身上有力气,造反。我说不出的感叹,这和辽西惊人的相似。岂止盐,牛皮、牛角、牛筋,是制造盔甲、弓弦、军号的原料,统统严禁百姓买卖。后汉时官府规定,凡私自买卖牛皮一寸者,处以死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