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讨个说法”与“别拿人开会”


□ 陈源斌

世纪90年代,拙作小说《万家诉讼》被改拍成电影《秋菊打官司》后,“讨个说法”成了当代社会流行词汇。“说法”是我家乡老百姓的常用口语,它比字面意义要复杂和丰富得多。小说和电影中女主人公自始至终将这句话挂在嘴边,为一件看似不起眼的生活琐事告到乡里县里市里并诉诸法院直到上诉二审获胜,咬紧牙关历经挫折不屈不挠,就是要“讨个说法”。《秋菊开会》应该是《秋菊打官司》的小说续篇,除了“说法”之外,这次女主人公反复挂在嘴边的,是“别拿人开会”。“开会”也是我家乡老百姓的常用口语,它跟“说法”一样,其包含的内容远远超越了原来的字面意义。
写《万家诉讼》时,我曾以作家身份,从省城下到基层挂职两年,担任一名副村长。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生活和工作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我相继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和省党代会代表,并担任过省文学院院长、省文联党组成员,其间曾再次下到基层挂职两年,这次不是作家身份,而是经省委组织部作为优秀青年干部选拔下派,担任市委副书记。上述纷繁多变的阅历和视野,使我对当今社会生活有了更为深刻的体验和触摸,因此,相比起《万家诉讼》来,《秋菊开会》涉及的生活面更为广阔,对社会的穿透力更大,故事也更加复杂多变跌宕起伏。为了一桩牵涉到全村人利益、属于“一女二嫁”式的山林纠纷,女主人公借助自己中途被个别增选为全国人大代表的特殊身份,从县、省以至全国各种规格的会议上奔走呼吁而屡经曲折,直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抓住一个瞬间机遇,斗胆告起了通天御状,事情才戏剧性地得以解决。在那种始料未及的特定情境下,她不仅讨到了一个“说法”,甚至还得到了“绝不拿老百姓开会”的承诺。
“讨个说法”流行以后,“说法”一词似乎被赋予了新的内涵和张力,不但新闻媒介每天触目可见,很多电视台还开设了与此相关的专栏。大约五六年前,有一家电视台新开设一档涉及“说法”类的法制节目,第一期请我当嘉宾,评说的话题是一起稍有类似的“一女二嫁”式的山林纠纷,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也因此受到启发。当然,这部小说仅仅是从其中拮取一两个环节加以较大改造并作为漫漶不辨的背景而已,充其量犹如点缀在一棵浓阴繁密的大树上几片绿叶罢了,根本不同于原事件本身,作品的主要枝干和核心所在,还是后面纯属虚构的“开会”过程。
从电影《秋菊打官司》到小说《秋菊开会》,我曾经两次走进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栏目担任嘉宾,第一次主持人还是崔永元,他在那本畅销书《不过如此》中对我这次担任嘉宾及小说和电影有过一段描写。那次节目是为一桩村民宅基纠纷,评说的话题是,当老百姓的合法权利受到侵害时,该不该提起诉讼打官司“民告官”。请我当嘉宾的理由是我是“讨个说法”的原创者,所谓的“秋菊爸爸”。六年以后,我再次走进《实话实说》,主持人换成了和晶,请我当嘉宾的理由同上,这次题目是《现在开庭》,评说的话题是,当老百姓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提起诉讼打官司“民告官”时,被告方“行政首长出庭制”的必要性。时隔六年,同样是法制类的节目,评说话题的性质却有了飞跃性的提升。我觉得两档节目的变化所折射出的东西真是难以一言以蔽之,它至少标志着中国法制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是缓慢的、渐进式的、又是不可阻挡的。第二次走进《实话实说》对我写《秋菊开会》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这部小说最初构思于去年六月,当时我还在安徽,刚写了开头一两千字,工作忽然发生变化调到浙江,之间因为办各种手续及购房装修等等俗事搅扰,不得不暂停写作。作完《现在开庭》节目从北京回来后,我的灵感突然受到激发,再次提笔用一周时间一口气完成了这部作品。
“开会”这个词跟“说法”一样,都是来自民间的一句鲜活口语,我现在还难以断定,“开会”能不能碰上“说法”那样的好运气。不过,我想强调的是,作为一个最民间最朴实也最为平白如话的道理就是,老百姓也是人,人人生来平等,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地位多高,权势多大———正如这部小说《秋菊开会》中女主人公挂在嘴边说个不停的那样———也千万“别拿人开会”。
2003.7.20 杭州府苑新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