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中飘浮的白棉被(短篇小说)


□ 韦孟驰

  黑暗,日夜兼程,它白天进逼,晚上奔跑。天上的云彩,它有风一样的速度,转瞬即逝。
  一信三十岁的男孩子,没有已婚男子的经历,你可以想象,在他心中,他对人们所说的爱情应该有怎样热切的渴望。爱情啊,就像一面大床上的一张白棉被,飘浮在空气中,漂浮在天上,人只要能踏上去了,便能一觉睡到天明。
  在乡下,什么物质都不缺,不缺吃,不缺喝,不缺穿,不缺用,缺的是爱情。计划生育一来,乡下的女人就少了,有的只是男人。偶尔有新面孔的女人出现在乡下,那也是从很远的地方拉来的。乡下缺少女人,也缺少爱情。
  我应该怎样说起这个故事呢,还是从一段故事说起吧。
  什么叫“青梅竹马”?海和刘小美这样的一对就叫“青梅竹马”。
  郑海是我们村一青年,从小就是单亲人家的孩子,他妈妈在他小时改嫁去了远方的海边,他和方哥一起过。方哥原名郑方,是郑海的爸爸,因为父子俩年龄相差不大,容貌相像,活像两兄弟,郑海长大后,习惯地叫郑方做方哥。这在平常人家看来,这两父子是患难兄弟,不然郑方也不会管郑海不叫儿子而是直接叫他郑海。
  父子俩在一起的时光,受苦的日子不少,但他们时刻都很开朗。经常在一起开玩笑,吃饱喝足时,两父子沿着村外的稻田边疯跑,在梧桐树下疯追疯赶。人们一看见他们两父子这个样子,就知道他们现在衣食无忧了。
  郑方的忧愁没有让郑海看见过。郑海的心中苦痛,他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忧愁的表情都被他开放的牙齿拦在肚子里了。他一开口就是笑,有事没事总咧着嘴笑。
  他女人跑的那天,有人来告诉他,说:“郑方,你女人跑了。”
  当时郑方在代销店里跟人摸麻将,他嘴中叼着一根香烟,他听见来人和他说的这些话后,他抬头从烟雾弥漫的空气中望出来,看了来人一眼,然后继续伸手出牌:妖姬。
  “狗蛋郑方,你不去追啊?!”来人急了,夺过郑方手中的麻将,直冲冲看着郑方。
  郑方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们打牌。”
  来人没辙了,苦笑在一旁,看着郑方继续摸麻将。
  郑方的女人想走的想法一直没有改变过。因为郑方就是一个穷光蛋,和这样一个男人过日子,要钱没钱,要粮没粮。郑方出身农民,可他不像一个农民。因为他从没摸过锄头,他的家时从没有一把可以干活的锄头。他们家是有田地的,不过全租出去给别人做了。每年他们家就只收租金来维持日子。郑方说,他们过的那日子才叫是神仙过的,什么活儿也不干,照样有饭吃、有衣穿,不缺零用,他们啊就像旧社会的土财主。
  郑方的女人自从嫁给他后,天天和郑方泡在代销店里摸麻将,在一片如梦幻的烟雾中过日子,直到郑方出生,以后几年的日子也是一样。所以郑方的女人厌倦了过这样的日子。在一次外出务时,她认识了一位北海老板,做河沙生意的。那老板慈眉善目,脑满肠肥。他看见郑方的女人有几分姿色,就趁机几次话语挑逗她。郑方的女人对北海老板的举动看在眼里,她假装不闻不问,不想在一次吃饭中她醉酒了,被人抬到北海老板的床上。北海老板信誓旦旦对郑方的女人说,他愿意养她一辈子,只要她肯跟他一起走,他保证让她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郑方的女人起初没点头。她回到家后,电没把这事告诉郑方。后来,醉酒的北海老板壮着胆,带上几个人,坐着吉普车,来找郑方的女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