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炮手的家园(短篇小说)


□ 任永恒

  住在草屋的人们,夜里风紧,且被惊醒,孩子们想,最先刮跑的该是黑森林里的那间。那里的风像有着千百只的虎圈,朝天的吼。

  那幢房子的坐落,像小城放出的风筝。

  有年雨水旺得可以,七月的黄蒿凶凶地长着,潮潮的闷热弥漫在苇子沟,偶尔的风好像有了颜色。我们拨开,再拨开才见郊外,头上顶着草叶。

  早年叫苇子沟的宾县,今天没有了苇子,就像开发区代替了庄稼。

  那时的郊外是有方向性的。东面是高岗,有两座大烟囱说是炼人的,时常的浓烟覆盖着岗上的土地,有一种味夹杂着一些颗粒状的东西,家长们是不允许我们向东的;南面是大路,永远的大路,路边散落着民房,无尽的民房,走起来到不了我们想去的地方;北方是田野,高高矮矮的庄稼铺向天边,整齐得让我们不敢碰它,地里有草人,假装威风地在赶鸟,夏天的我们也像鸟,还有就是看青人的吆喝,其实更重要的是没有我们找的东西。

  找什么,大了才想明白,是野气。

  西面呢?几条大沟,长满了荒草,越到沟底越茂盛,有宾州河在静静地流淌,北方的河是少有沙滩的,洇过水,岸边的草都矮矮的,比今天城市的草坪要软。大片的黄土,在北方黄土是不种庄稼的,有沙。现在想来,北方的黄土也该产粮食,那野草长得很有气势,只是北方地多,黑土地还种不过来呢。

  七月,黑星星成熟了,不但能吃还很甜,野草莓红得透明,老远就勾着你,还有一种叫酸浆的野果吃起来酸得疹人,总归还能吃,那年月,孩子的嘴就像个口袋,有东西装就行。若倦了,就躺在河边的草地上见雁阵北去,火云西行。有水,有吃的,还有蝈蛔,孩子们就忘记了那个世道是荒唐的。

  还有的就是那片森林,黑黑的全是榆树。说是一片是不准确的,林的中间是个空场,那是一片坟茔,无风的天,静得冷森,树叶一动,林里呜呜地响,像哭。

  每到清明,学校组织,由孩子们自己做的花圈,排着队,打着旗,扛着铁锹和笤帚,一个上午,森林中人气很盛,记得那天总是下雨。

  宾县的烈士陵园,名气大着呢,它记载着抗日战争的最后一场战斗,上百号人死得惨烈。

  不上学的时候,一般是在下午,吐了吐肚子里的酸水,就结伴到林子边望一望。张望就是探险,恐怖且神秘。林中有房,门总是关着的,有窗,糊的是黄纸,似乎有意遮挡阳光,有路但像蛛网,罩在坟茔之间。看坟的老头有个怪怪的姓,姬,书里看到过,皇族,高贵着呢。若见他那背着步枪瘸瘸的背影就心安些。心安不是不怕,姬老头凶得很,不知为什么,他像恨所有的活人,包括孩子。可最怕的是平地响起的一股风声,闪电一样的风声,那四条黑色的大狗从来不叫,真往身上扑哇,能管住的,是一声尖尖的吆喝。

  宾县人是从来不吃黑狗肉的,阴得很,犯老病,可黑狗毛烧成灰能治外伤。

  姬老头的狗和河水是宾县的大人们最不准孩子靠近的,虽然那黑狗还没有咬伤人的历史,因为只要人们跑出森林一般就不撵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