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语言与视觉建构


□ 耿幼壮

  从巴尔特一篇分析16世纪画家阿奇姆博多作品的短文入手,意在探讨巴尔特本人关于“词与物”的思想;同时,与福柯那更为人知的著作《词与物》一起,本文试图将巴尔特的相关论述放置在一个更大范围内加以考虑。这不仅包括阿波利奈尔和庞德的诗歌创作,也包括马松、通布利、马格利特和徐冰等的绘画作品。借用德里达谈论庞德的话来说,所有这些创作和思想都只有放在西方对于语言的重新认识这一框架之内,才会显露出全部的历史意义。
  
  1966年,米歇尔·福柯出版了《词与物》一书,一举确立了其在思想史上的地位。其实,罗兰·巴尔特也有自己的“词与物”,那就是《阿奇姆博多:魔法师和修辞学家》一文。只是,与福柯的巨著相比,巴尔特的这篇短文并不那么引人注意。何况,福柯讨论的是有关知识的秩序和现代性的形成等宏大问题,巴尔特则不过谈论了一位不那么为人所知的古代画家和他的一些怪异肖像画。但是,他们关注的显然是同样的问题——词与物的关系,以及这一关系在西方思想发展中所起的作用及在西方文学艺术中的表现。
  阿奇姆博多(Giuseppe Arcimboldo,1527~1593)是生活在16世纪的一位意大利画家。按照艺术史的分期,他被认为是矫饰主义(Mannerism)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但在宽泛的意义上讲,他应该属于早期巴洛克艺术家。据说他生前多才多艺,但其死后的名声主要建立在一些怪诞的肖像画之上——用水果、蔬菜、鲜花、海鲜、植物等构成的肖像绘画。或者说,一些用“事物”直接构成的奇特形象。不过,在巴尔特眼中,这些事物或形象的真正奇特之处在于,它们展现了语言的构成和使用。因此,巴尔特在讨论阿奇姆博多绘画时首先就指出:“就像一位巴洛克诗人,阿奇姆博多探索语言的‘奇特性’,玩弄同义词和同音异义词。他的绘画建立在一种语言学的基础上,他的想象力纯属是诗意的:这种想象力并不创造符号,而是组合符号,排列和置换符号,转变和扭曲符号——这就是这位语言艺人所做的事情。”
  面对阿奇姆博多的绘画,巴尔特首先看到的是词语的而不是事物的呈现,他感兴趣的不是形象的而是文本的构成。对于一位符号学家来说,这并不令人奇怪。即使如此,巴尔特当然也知道,在词语和事物、形象和文本之间存在着某种关系。归根结底,这才是巴尔特所关注的问题。所以,真正的问题是,在阿奇姆博多的绘画中,词语和事物、形象和文本呈现为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种关系有着什么样的意义。为此,让我们先来看一下西方最早的“符号学家”奥古斯丁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在《论基督教义》第一卷第一章中,奥古斯丁首先讨论的就是对于事物和符号的区分:“所有的教导都涉及事物本身或者符号,但是我们是通过符号了解事物的。严格说,我把不用来指代他物的东西称为‘事物’,例如木头、石头、牲口等等。但是我们在《圣经》中读到的摩西使用的那块木头和别的木头不同:摩西把木头扔进苦水之中,苦味就消失了;雅各枕在头下的石头也与上面说的石头不同,代替亚伯拉罕的儿子作为祭品的羊也不同于上面所说的牲口。这些东西都是指代其他事物的符号。还有其他一些符号,例如语言,它们的全部用途就是指代其他事物,这就是人们使用语言的目的。由此可以理解我们称为‘符号’的东西:他们被用来指代某一事物。每一个符号也是一事物,如果它不是一个事物,就什么也不是了;但是并非每一个事物都是符号。”如果我们不考虑这一论述背后的神学意义,它基本上可以说是现代符号学理论的出发点。但是,不难看出,奥古斯丁的论述似乎并不适用于阿奇姆博多的绘画。因为,在阿奇姆博多的绘画中,每一个符号都是一个事物,同时每一个事物也都是一个符号。在它们之间,存在着种种象征的、比喻的、寓意的意指关系。但是,由于画家有意使事物和词语处于一种含糊不清和不断变化之中,观者似乎永远无法确定它们之间的关系。对于巴尔特来说,这才是阿奇姆博多绘画真正吸引人的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