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救赎(短篇小说)


□ 阿成

  皇后村的杀猪节并不是在五月,黑龙江的五月和南方的五月不同。“烟花三月下扬州”,在南方,三月是个好时节,桃花开了,油菜花也开了(真开了吗?),但黑龙江依然是一派冰天雪地的严冬模样。只有到了五月,才是黑龙江真正的春天,野杜鹃开了,漫山遍野是小金币似的苦菜花和暗银色的蒲公英,非常迷人。后面我要讲的那个“小绳”,就是五月生的。

  我雇了一只柴油味极浓的机船,突突突地走松花江的黄金水道,到皇后村的。为什么要去绝少人知的皇后村呢?不好意思,看后面您就知道了。

  下了船之后,去皇后村还要骑马。我预先知道,黄金水道边专有马夫招揽行脚的生意。不是两人一匹马,你坐在马上,由马夫牵着走,而是他骑一匹,你骑一匹,一前一后,一块儿走。马夫骑在前面带路。水道边有四匹马,显然是归两个主人,一个马夫正在凉棚下吧嗒吧嗒地吸烟,见有人来,便半欠起身子讨好地笑。另一个马夫则蹲在江边的一块水石上磨着一把尖刀,见有人下船,只是恶恶地瞟了一眼,继续磨刀。

  我想了想,便朝磨刀的汉子走了过去。我递给他一棵烟,两个人都点着了,吸着。过了一会儿,马夫说,刀钝了,磨一磨。说完,瞟了我一眼。

  我笑了笑,磨好了吗?

  马夫问,去哪儿?

  我说,皇后村。

  马夫说,到皇后村得后半夜了。

  我笑了笑,没言语。只见那个凉棚下的马夫偷偷地冲我直摆手。

  马夫瞅着水面说,300元。

  我说,一口价?

  马夫没吱声。

  去皇后村先要走一段山路,再穿过一片树林。林子里的路,径如小绳。两匹马在浓叶如漆不见日光的小径上逶迤行走,不时有群鸟惊飞而去。

  马夫问我,去皇后村做啥?

  我笑了笑,没回答。

  马夫说,我能猜到。

  我笑着说,兄弟,你猜不到。

  这回轮到马夫笑了,说,嗨,不说了。

  我骑着马,看着马夫屁股上的那把一颠一颠的匕首跟着走。

  天色渐渐暗了。走在前面的马夫明显加快了速度,他不时地回头看我,见我依旧不远不近地跟着,就不再看了。

  我暗自笑了笑。

  马夫突然勒住马,问,到皇后村你找谁?

  我说,田一刀。

  马夫问,你们是……

  我感慨地说,他等我多年啦一

  马夫说,噢,我知道你是谁了。

  我问,他在吗?

  马夫说,在。

  我说,在就好。

  出了林子,暮色正好。二人骑马到了一片阔大的野水面前。看到那轮藕荷色的月正在水泊中漂荡着,仿佛是一个别样的锚。晚风明显地湿润起来,两个人迎着晚风,在水边的浅水处破水而行。马蹄溅起的水珠,闪着水银般的光泽,偌大的野水正氤氲着一层轻絮似的薄雾,几只惊飞的野鸭躲到野水的深处去了。马夫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继续骑马前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