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钱锺书先生一封未发表的书简


□ 禹克坤

  一九八五年我读了新版的钱锺书先生《谈艺录(增订本)》,书中有几处论到清代蒙古族诗人法式善的《梧门诗话》。其时我因教学需要,正在研究法式善的诗文,知道他还有一部诗话著作,系钞本,到当时北京柏林寺的原国家图书馆古籍部也没寻觅到。钱先生既然在书中谈到这部“诗话”,心想他一定知道此书的下落,便冒昧地写信向钱先生求教。出乎意料,几天以后收到复函:
  尧坤同志教席:奉书敬悉。《梧门诗话》经眼者,忆亦是转钞本,三十余年前借阅之,不忆在何处。草草摘录数节即还,初未知至为难遘之罕籍,亦以鄙见于时帆之诗才诗学均不甚许与也。无以塞明问,歉歉,即颂近祉。锺书上 二十四夜
  据信封上邮戳,此信系一九八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夜写就,次日发出。或许是我原信中的姓名字迹潦草,或许是老先生灯下未能看清楚,故回信的信封写成“马尧坤”,信笺抬头也写成“尧坤”,好在地址写对了,我所在的学校系科只有我的姓名与此相近,故还能如期收阅,否则难免有“遗珠”之叹了,幸甚。
  法式善(一七五三—— 一八一三),清朝内务府蒙古正黄旗人,姓乌尔济氏,初名运昌,据《批本随园诗话批语》载:“因用国书(拼音满文?)书之,与‘云长’同,奉旨改今名。”字开文,号时帆,清乾隆四十五年进士,官至侍讲学士,国子监祭酒。著有《存素堂文集》、《清秘述闻》、《槐厅载笔》、《梧门诗话》(稿本)等,编辑或参编有《湖海诗》、《熙朝雅颂集》。
  《梧门诗话》钞本到底藏在何处呢?九十年代初,我供职的学校图书馆购进了台湾省文海出版社出版的《清代稿本百种汇刊》,中有藏于台湾“中央图书馆”的《梧门诗话》,我总算得见“庐山”真面貌。但是既然藏在台湾,钱锺书先生怎能借阅呢?其时我已不研究法式善了,就没有再深究,也不便再为此事写信打扰钱先生。近读张寅彭、强迪艺编校的《梧门诗话合校》一书,这个谜解开了。
  原来,据张、强二先生在该书“前言”中的考证,目前存世的《梧门诗话》钞本主要有两种:一是十二卷“进学斋藏钞本”,今藏国家图书馆,近年影印收入上海古籍出版社《续修四库全书》集部诗文评类;一是十六卷钞本兼修订本,今藏台湾“中央图书馆”。今有台湾广文书局《古今诗话续编》及文海出版社《清代稿本百种汇刊》两种影印本。据对勘,台湾本是在国图本基础上修订的。
  此外,存世的还有杨亨寿钞本,现藏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但是“除文字偶有订正外”,与国图藏本完全相同。杨亨寿在“钞本题记”中云:“《梧门诗话》十四卷,梧门先生手篡,藏之诗龛,未会剞劂。至其曾孙玉昭,尚能克保先泽。玉昭没,后人不能继绳武,又遭光绪庚子之乱,梧门所蓄菁华一朝尽矣。先生手定《诗话》原本归叶兰台枢部家,吾友高竹坪所得,是为副本,中间脱落数卷,且写本荒率,舛错颇多。余手钞一通,度已失必难剑合,乃正其误谬,定为四卷,并将先生自撰诗话例言补之卷首。”(转引自《梧门诗话合校》“前言”注释[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