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爷爷正在死去


□ 张可旺

  ●张可旺

  1:爷爷坐在太阳地里打盹,喉咙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那是一口痰在作怪。他咳了一声,突然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树上的叶子好像被他那声喷嚏给震落的一样,一片片飘下来。有一片落在我的脚前,触地后微微颤动了两下才安静下来。我捡起那片树叶,慢慢地撕成两半。天到了下午,已有些凉意了。

  考虑得怎么样了?爷爷说,声音听上去不是他发出的。

  嗯。我点了头。

  爷爷叫我学木匠,父亲却说学什么木匠,不如学开车去。父亲是在背后这么对我说的,性格暴戾的他在爷爷面前大气不敢出,转过身来对我却大呼小叫,还经常威胁我,说要是我在爷爷面前告他的状,他就揍烂我的屁股。我母亲就是被他赶出家门的,那些年他天天和我母亲吵架,只要吵架他就动手。母亲被他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又不敢跟爷爷说,只能忍受着。父亲也是这样忍受爷爷的,他甚至说这个老不死的,我看等我死了他也不会死。对这个不孝之子,爷爷从不手软,打起他来,每次都累得气喘吁吁。但爷爷对我却很好,凡事总是和我商量着来。我决定昕爷爷的,去学木匠。爷爷已为我找好了师傅,就是我们村的李木匠。只要我答应了,择日就可以去拜师。

  李木匠是个秃子,可他的手艺很好。在十里八乡,他的手艺顶呱呱。爷爷说李木匠早就不收徒弟了,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你就是一步一磕头拜他为师,他也不会抬一下眼皮。李木匠之所以给爷爷一个面子.是因为他们曾经是战友。爷爷拄的那根拐杖就是他用当兵时带回家的弹壳做的,平日里爷爷就是拄了这根拐杖到门外的树下纳凉的,同时这根拐杖还是教训我父亲的武器。爷爷的那个脾气就像爆仗,一点就响。在他打我父亲的时候,他会说:揍断你的狗腿。父亲被打得龇牙咧嘴.向我求救。我装作没看见,父亲小声地、恶狠狠地说,你还是我儿子吗?你要是我儿子,就叫你爷爷住手。我害怕父亲私下报复我,只好劝爷爷住手。见爷爷收起拐杖,父亲哧溜一下,撒腿就溜了。爷爷对着他的背影骂:狗日的!我咋瞎了眼,揍了你这个杂种。爷爷大字不识一个,但在村里威望却很高,这主要与他的那个当县长的战友有关。逢年过节,他的那个战友总会开着车来看望爷爷。那时,爷爷就打发我去叫李秃子,三个人见面后不是热情握手,而是相互谩骂一番,然后才坐下来喝酒。

  爷爷又咳了一声,终于把那口堵在喉咙里的痰给咳出来了。他又问我考虑得怎么样了.如果我想学,明天就可以去找李木匠拜师。

  我点了点头。

  爷爷说,同意了?

  我又点了点头。

  爷爷说,好好学,爷爷还等着你给我打棺材呢。我说,你叫我学木匠就是为了给你做棺材啊!要是这样的话,我就不学。爷爷说,你爹那个畜生盼着我死呢。我死了,省得碍他的眼。我知道爷爷会死的.从我记事起他嘴上整天就挂着死啊死啊。他那么说的时候,父亲的脸上会流露出不屑的笑。父亲会低声对我说,你爷爷这个老不死的,他不会死的。就是我死了,他也不会死的。爷爷上过战场,打过仗,多次负伤,但九死一生,每次都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爷爷说他是属猫的.猫有九条命,所以他能够从战场上活着回来。不仅他活着回来了,他还把他那个当县长的战友从死人堆里拽了回来。父亲却说,活着回来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回家种地!但爷爷不这么认为,他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穷窝。一个一生九死的人,还贪恋荣华富贵。

  爷爷正说着.父亲开着他那辆昌河面包车停在了家门口。车是二手车,发动起来的时候,车身乱晃,跟快要散架似的。父亲开着它在镇上跑出租.赚的钱不仅够他吃喝,还有余钱找女人。有一次,父亲开着它,一个轮子掉了他都不知道.等发现时他连车带人窜到了路边的水沟里。父亲命大,居然安然无恙。父亲从车里钻出来,嘴巴上叼了烟,对爷爷一笑,爷爷却哼了一声,骂了一句畜生。父亲转身回到车里,拎出两瓶酒,一只烧鸡,说爹,这是孝敬您老的。爷爷白了他一眼,说拿去喂狗!父亲对我嘀咕说,看看!好心当成驴肝肺,你说我这儿子做得难不难。爷爷说,畜生!你给我过来。父亲看我一眼,犹豫着,一时琢磨不透爷爷叫他过去的意图。爷爷又说,畜生!你给我过来!父亲这才往前走了一小步,讨好地笑了笑,问爷爷有什么事。不等父亲把话说完,爷爷突然把一口痰吐到了父亲的西服上。父亲像被踩了尾巴一样叫了一声.说我这西服好几百块呢!爷爷嘎嘎笑起来。那口痰白中带黑,如同一枚硬币,粘在父亲的西服上,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父亲厌恶地看着爷爷,低声说,老东西!爷爷还在笑,下巴颏上的胡子一抖一抖的。父亲叫我把那口痰给他擦掉。我站那里没动,他说,畜生!车里有卫生纸。爷爷说,畜生也是你骂的!再不滚蛋,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父亲后退一步,返身回到车里.然后把车发动了起来,说老东西,好吃好喝伺候着你.到头来却换得一个不孝之子,没天理了。

  父亲和镇上一个理发的女人相好。那个女人比他小十多岁,是外地人,长得妖里妖气。父亲吃住都在女人的理发店里,偶尔回趟家看看。那个女人不止和父亲相好,她还和开麻将馆的李四在一起鬼混。父亲和李四争风吃醋,为此还打了一架。父亲不是李四的对手,被李四打掉了两颗门牙,但父亲是个无赖,喝了酒他就纠缠着李四.弄得李四生意都没法做了。最后两人达成协议.父亲一三五七去女人的理发店,李四二四六。我见过那个女人,看上去有些姿色,一双眼水波荡漾,很是勾人魂魄。父亲开出租车赚的钱都填那个女人的坑里了。有一次,父亲说其实那个女人也怪可怜的,她一个人带个孩子,不容易啊。父亲那么说的时候,我就想杀了他。你平白无故可怜一个陌生女人,你怎么就不可怜一下我母亲呢。你把我母亲赶跑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还悲天悯人,无端端去可怜一个毫不相关的女人。爷爷说得很对,我父亲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畜生。

分享:
 
更多关于“爷爷正在死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