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团结的夏天


□ 若 寒

  甲:伪文学
  
  我叫赵团结,是个团员,但高中毕业后就再没有交过团费了,所以不清楚自己现在还算不算个团员。你问我平时都干些什么?写作!主要是写作。我没有工作,浮躁一点说,我是靠笔杆子吃饭的,但是稿费赚不了多少,每个月都要靠父母的接济。我写过两个长篇,四个中篇,还有十来个短篇,但没有报社或杂志社肯认真读我的东西,所以,我准备放弃写作了。我要去进行一次长久的流浪。去哪里?不知道。
  我的想法总是多于实践。不瞒您说,我常常能感觉到思考给我带来的快感。当你把一件事情,或者一个人看得很透很透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仿佛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作品。他们,那些被你洞悉的人和事,在你面前是多么赤裸、枯涩和苍白。所以更多的时候,我是苦恼的,寂寞常常在深更半夜把我从睡梦中拽起来,让我无比头痛。
  陈记者,还是说说我的故事吧,我以前是有过一个女朋友的,我们这里叫“对象”,她叫李满花,和我同岁,曾经跟我一样狂热地热爱着文学和真理。我喜欢和我同岁的人交朋友,隔一岁,那就有一条代沟了,有了代沟还有什么意思呢,是不是?后来满花嫁给一个有钱人,只爱真理不爱文学了。听说现在她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水果行,效益可观,孩子已经会走路。这个孩子的照片我见过一次,我们全街道的人都见过,满花她娘总是热情地拿着孩子的照片让每一个经过门口的邻居们看,好像一个穷疯了的人,突然挖着金元宝似的。那是今年春天吧,我的第二部长篇还没写完,有一次发现烟没了,对,就这个牌子的,多少年我一直抽这个牌子,两天一包,不算多吧。后来我出去买烟,还没到小卖部,就被满花她娘叫住了,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看见了满花她孩子的照片。这个小男孩有着粉嘟嘟的小脸,双眼皮,黑葡萄似的眼睛。我当时几乎快要融化了,这孩子长得多可人呐。满花她娘顺口说,赵团结,这孩子长得还有些像你呢!陈记者,你知道我当时听了这句话是什么感觉吗?就好像被人当街撕破了衣服,这孩子怎么能像我呢?咳……咳,不说这些了,反正从那以后,我就不从她家门口经过了,前两天听说满花带着孩子回来了,我连门也没出。没什么意思,不说这些了。
  满花跟了有钱人,对我是个很大的打击。真的。记得满花走的前一天晚上,我还流着泪挽留她来着。我说,满花,别走,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以后房子会有的,车子也会有的。满花扭头看了看我家那三间小平房,叹了口气说,赵团结,你能告诉我以后是哪天吗?你要能说出来我就不走了。我一下子就沉默了,这是我和满花见的最后一面。那天晚上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陈记者,我就不说了。有时回忆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寒光凛凛,说多了伤心。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脆弱的人,脆弱的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写出两个长篇,四个中篇和十来个短篇吗?你们文艺圈子里,我没朋友,所以发一篇纯文学的稿子很难,但是伪文学的东西就好办多了(伪文学:大概是为纯文学爱好者所不齿的一类文字。陈注)。我曾给我们街道办的马主任写过一篇人物通讯,后来发在我们的市报上,其实就是把他的工作总结稍微改了改,加了些冠冕堂皇的话,马主任还给了我300块辛苦费,真是个好人呐。哪个马主任?就是现在民政局的马副局长,那篇通讯在市报发表后不久,他就高升了。说实话我挺怀念他的。后来我用这300块钱买了十斤小米五斤红枣和一条烟,给我们市里一个文学刊物的编辑寄过去,这个人你肯定也认识,我就不说是谁了。东西寄过去没多久,我的两个短篇小说就发表在他们的刊物上,还加了编者按。这也是我写作这么些年来唯一一次在正规刊物发表文学作品。陈记者,您是大作家,让您见笑了。听说北京那边好多的杂志编辑。过年时从邮局一车一车往家拉全国各地文学爱好者们寄来的土特产,这是真的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