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初雪


□ 艾玛

  艾 玛

  我退休前执教的滨海大学法学院即将迎来建院六十周年院庆,出版历届专家的文集是院庆活动的一部分。黄昏时分,一个年轻人把一本装帧精美的纪念文集送到了我家。天气预报说今夜有雪,如果是真的,这将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尽管急着赶回去,但年轻人对我的保姆说他想见我一面。尽管我已多年不曾会客,但这个风雪来临前的黄昏让我有些不明缘由的不安。“好歹也算是打发时间。”这么想着,我把轮椅滑离书桌,整理了一下盖在我那失去知觉的双腿上的毛毯,让保姆把年轻人请进了我的书房。这是个面容和善、苍白瘦弱的青年。

  年轻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旧昵大衣,袖子有些短,露着一双青白而骨节突兀的手腕。我的保姆搬了一把椅子搁到我的轮椅边,差不多正对着暖炉。我再三请他坐下,他才很局促地走过来坐下了。他坐下来后,突兀得夸张的双膝把他的裤子顶上去,使得裤管下露出了一截多毛的小腿,我这才发现他的裤子实际上也是有些短的,就像一个正处于旺盛的发育期的少年,因为个子长得太快,家庭条件又不容许经常买新衣,于是就只好长手长脚地露着。当然,年轻人显然早已过了发育期,无论如何都是个成年人了。起初听我的保姆说他想见我一面,我以为他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我饶有兴趣地猜测他可能会说些表达敬仰的恭维话,比如读过我的某篇文章、听过我某次讲座,并深受影响之类,就像我曾遇到过的那些打算靠所学的法律知识扬名立万、日进斗金的踌躇满志的青年,我甚至打算带着嘲讽的微笑听他说这些千篇一律的恭维话。可是,等这年轻人坐到我面前后,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他坐下来后,只是很腼腆地冲我笑了下,薄瘦的双手在突兀的双膝上蹭来蹭去,一句话也没有。但年轻人的表情里却有一种特别沉静、亲切的味道,这使得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偶然路过而顺便来访的老友。我没有这个年纪的朋友,退休二十多年了,理应也没有这个年纪的学生。不过我想,也许我们从前见过面,也许是他毫不怀疑地就把我当作了他想象中的那类人,因而连客套话都觉得多余。从半掩的书房门可以看见客厅,我的保姆正在准备茶水。电视开着,照例是戏曲节目,我的保姆每天都看戏曲节目,京剧豫剧黄梅戏什么的。这回是昆曲,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拖着悠长而闷闷不乐的腔调唱道:“今宵不宜多饮酒,帘内恐有知音人,我这过了盛年的人,醉后容易感伤哭泣……”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和年轻人都没有说话,就那样安静地坐着。过了一会儿,年轻人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起身用双手把书递给我。我拿起书来翻了翻,不免有些惊讶,这本书差不多收集了我所有的文章,不论长短,都收录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很简短的书评,以及多年前我在某次新生入学仪式,和某次毕业生毕业仪式上发表过的热情洋溢的讲话。但正如我料想的那样,书中并没有我早期的文章,那些写于五十年代,让后来的我想起来会汗颜的文章。不知是搜寻未果,还是刻意地省略,总之,他们像高明的厨师收拾一尾不新......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