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咖啡厅里的闲聊


□ 韩石山

咖啡厅里的闲聊
韩石山

一个雪天的午后,在城南办完事,本来该回家的,路过市中心区,心意烦乱,便下了出租车,信步往前走去。路旁一家咖啡店,正好身上有他们的会员卡,记得卡上还有点钱,何不在此消磨一会儿时光呢?这念头刚浮上心头,身子已进了温暖的大厅。拣了个临窗的座位坐下,要了杯咖啡,慢慢地啜着。斜对面,一个中年妇女,大概是嫌她那儿的座位太暗了吧,也想欣赏窗外的雪景,端着手里的饮料踱过来,客气地说,先生在等人吗,我说不是,她就坐了下来。
或许是里外的温差太大吧,大厅里弥漫着一种似烟非烟,似雾非雾的热汽,以致更前面的空处,那架白色的钢琴,像是浮在海上的一艘帆船。无人弹奏,大厅里却回荡着缠绵的歌声,细听之下,方知是音箱里放出来的。最让人销魂的是,放的竟是邓丽君的歌儿:
“不知道为了什么,忧愁缠绕着我……”
这天气,这场合,这歌声,这……瞟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妇人,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哪是什么中年妇女,分明是一位老妇人。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失望,她歉然地一笑,只有这一笑之中,还能看出她当年的风采,平日的教养,还有心地的良善。
闲聊了几句,不知为什么,我忽然对她的身世感了兴趣,她似乎不在意我的唐突,也就慢慢地说了起来。她说她是本省某地人,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来到这个城市,在某中学教语文也教音乐,两年前退休了,老伴去世多年,子女都不在身边。
噢,无聊了来这儿消磨时光?我说。
不,我是等个人来,他刚来过电话,说出不来了。
这个出字大有讲究。我寻思着,一面漫不经心地问:
什么人?
别说什么人了,是个先生吧。
看她不像是绝口不谈,我便追问,是不是情人,她嗬嗬地笑了,说这个词儿已不适合他们这样年纪的人了,只可说慰情聊胜于无吧。说罢轻轻地喟叹一声,似有无以言表的隐忧。待我再次追问时,就无所顾忌地说开了。
“一个负心人!”她说,她刚分配到这个城市,孤单一人,有个年轻男子对她很是关照,过了一段时间,就开始谈婚论嫁了,正在这个时候,“文化大革命”起来了,她家里是资本家,那男子退缩了。而这时,她已怀上他的孩子,无奈之下,只好回到老家做掉,再回来,那男子已有了新欢,很快就结婚生子。当年,她对他真的恨透了,觉得自己真是不幸,怎么一踏入社会遇上这么个卑劣的小人。
现在呢?我问。
不是现在,我早就原谅了他。在我丈夫去世前,我们就恢复了来往,常在一起。她神秘地笑笑,不说了。又赶紧补充一句,也就是吃吃饭,聊聊天。接下来问我:你呢,退休了吗?我说退休在即,了无牵挂。没想到的是,她接下来问了一句:有情人吗?
我说,我是个势利之徒,一生只注重事业与声名,不是没有爱过别的女人,最后总是我辜负了她们,到如今后悔莫及,真应了苏东坡的话: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我没有到过那么远的地方,只可说蒲州霍州并州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