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开声音


□ 温亚军

花开声音
温亚军

  一
  
  马备是无意中发现这个秘密的。
  那是春天的一个夜晚,马备家那只发情的花母猫,挣脱拴它的绳索,从窗口跑了。马备的母亲发现后,气得大骂起来。这只母猫去年春天失踪了好长一段时间,回来后不明不白地肚子就大了,不久生下一大窝猫崽,喵喵的叫声简直能把房顶掀翻。这还不算,小猫崽们毫无顾忌地到处拉屎,马备家就像一个生机勃勃的动物园,又像一个臭气熏天的厕所。第二年春天,马备的母亲早早起了防备之心,把花母猫用绳索拴起来,免得它又出去不分是非地弄个大肚子回来,惹人心烦。可它还是跑了。马备的母亲把全家人从被窝里叫起来,四面出击,去找花母猫。
  遇到这样的事,马备很兴奋,他自告奋勇,爬上房顶去找。房顶在淡青色的月光中沉沉地寂静着,在这样的寂静中,马备仔细搜索了一遍他家的房顶,没有找到猫的影子。马备不甘心,到邻居家房顶去找。反正,大家住的都是平房,全挨在一起,只是卧房与厨房高低上稍微有点差别,对于马备来说,在房顶上行走,与平地上没多大差别。马备跳跃着,上了一个又一个房顶,寻找他家的花母猫。当马备来到岳美芬家的房顶时,她家的天窗透出一缕灯光,好奇心使马备走近天窗,往里面看了一眼。这一眼,他的目光像被胶水粘住一样,再也挪不动了。
  马备看到岳美芬坐在床上,正在换身上的内衣。旁边躺着岳美芬的丈夫贺长明,还有他们的儿子贺宝来。岳美芬已脱掉上身的内衣,像得什么病似的,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白皙的身体,一边用嘴舔着能舔到的肩、胸……
  岳美芬的这种做法,使马备差点失声,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可怕,赶紧用手捂住嘴,却瞪大双眼,继续看半裸的岳美芬。只能看到岳美芬乌黑的头发,圆润的肩膀和突起的胸部,使朦胧青春期的马备口干舌燥。
  如果不是母亲在自家院子里喊他,马备真不知该怎么移开自己的双眼。他在母亲的召唤声中依依不舍地离开。他是爬着离开的,月光把他的影子缩得又瘦又小,像他家的花母猫发现老鼠似的,轻手轻脚,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弄出声音,惊动下面正在欣赏自己身体的岳美芬。
  自那以后,马备的心里像揣了一个东西似的,睁眼闭眼都是岳美芬对她自己身体的那种依恋,连马备自己都弄不明白,他心里咋会像那晚岳美芬依恋自己身体那样依恋着这种行为,他想控制都没办法控制,而且,他总有种没看够的渴望感。白天还好点儿,可当黄昏慢慢来临时,他心里揣着的那个东西就开始活动起来,使他心神不宁,盼着夜色快点到来。一旦夜幕降临,他匆匆吃几口饭,给母亲说声去玩,虚晃一圈,从自己家的柴房,偷偷爬到岳美芬家屋顶,急不可待地伏在天窗往下看。一个时期以来,这几乎成了马备每个晚上的必修课。有时候,马备做作业耽搁时间去得晚了,岳美芬已熄了灯,他只能看到个黑洞洞的屋子,什么也看不清,他又不敢打手电筒去照,遗憾地坐在房顶上要发好久的呆。第二天马备会拼命做作业,因为他写不完作业,母亲绝不允许他出去,有时,他连饭都顾不上吃,只要一写完作业,就赶紧爬上房顶,去弥补前一晚上缺的这堂课。

  偷看岳美芬睡觉,已经成为马备每天最紧要的一件事,他的生活中已经不能看不到岳美芬在床上的情形了。
  
  二
  
  塔尔拉的女人,大多是上级为解决军垦战士婚姻问题,从全国各地招来的支边青年。岳美芬不是直接分到塔尔拉来的,因为她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当时被留在团场总部,做了一名打字员。团场总部在喀什城里,岳美芬自然就属于城里人了,因为她长得出众,很招人眼,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不久,听说她勾引领导,犯了男女作风问题,被处理下放到塔尔拉来了。
  不管是以什么方式来塔尔拉的,岳美芬的姿色是不变的,她像一棵挺拔的小白杨树,在灰头土脸的塔尔拉亭亭玉立,又像是一片无际的沙漠里的一汪淡蓝色湖泊,分外诱人。塔尔拉的男人们看得眼馋,心里痒痒得厉害,个个都恨不得要到这汪湖泊里滋润一下干涸的身躯。尤其是那些没老婆的光棍们,眼睛都快进出火花来,都想把这个漂亮女人搂进自己怀里,为此,他们争风吃醋,丑态百出。队长担心为个女人闹出事来,不好向上级交待,就以组织的名义,迅速把岳美芬分配给了队里养猪的贺长明。
  贺长明个子矮小,身体有点发胖,还爱喝酒,经常喝得醉醺醺的,摇晃着身子走到哪儿就跌倒在哪儿,咋看咋像一堆牛粪。半年前,他因喝多酒,晚上睡得死猪似的,没有爬起来去照顾一头生产的母猪。这头母猪是第一次生产,没有经验,结果硬给憋死了,肚子里的十二头猪崽全部因为母猪的遇难而跟着遭殃。队长看着一堆死猪崽,越看越生气,指着贺长明的鼻子大骂,说年底完不成上级规定的养猪任务,就叫贺长明顶替老母猪生猪崽。贺长明当然生不出猪崽,但为弥补自己犯的严重错误,卷起铺盖搬到养猪场,和猪住到了一起,整天除了围着猪转,就是饭后挑一对泔水桶,到各家各户去收泔水。住到养猪场后,贺长明染了一身猪粪味,走到哪儿人还没走近,臭味就先到了,人们远远见是他来,捂住鼻子赶紧躲开,好像他也变成了猪,臭得自己在全队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就是这个大家不正眼看一下的贺长明,却捡了大便宜,娶上了鲜花一般的岳美芬。塔尔拉的男人女人们心里都不平衡,但队长的解释是,贺长明和岳美芬都是犯过错误的人,他们俩是同一种类型的人,在一起过日子正合适。不然,岳美芬犯过错误,嫁给谁,谁都得背一辈子黑锅。
分享:
 
摘自:十月 2007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