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盛夏海滩(外一篇)


□ 朴素

●朴素

  告诉我夏季已经来临的不是千树浓荫,十里芰荷,而是喧哗盈耳的蝉唱。终日被围困于城市的钢筋水泥式的森林里,只有炎炎的暑热烧灼着我们,人在此时汗流如雨。偶尔的一两声蝉鸣,让人感受到夏天的诗意与忧伤。“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古人如此,令人何以堪?我深深怀念记忆深处里的夏天,那是一个有着诸多隐秘的夏天。正如意大利小说家布扎蒂所说的:“夏季是凶神的废墟,它储存了一切邪恶的气息,往往在不经意之间来到我们的身边。”

  海口的夏天就是在不经意之间来到了我们的身边,空气中弥漫着沙漠的味道。阳光莫名其妙地打在人的身上,跟火烧火燎一般,让人痛苦不堪,人只想泡在寒泉里瑟瑟发抖。夏天可能是一个令诗人墨客为之厌烦的季节,它没有春花的娇媚,又没有秋雨的萧索:更没有闲情逸致的诗意、风花雪月的浪漫,有的只是骄阳烈火。这样的夏天让人昏昏欲睡,让人完全丧失思想的敏锐,让人苟同于这个非人的世界。

  而我老家的夏天大约是从蝌蚪开始的,那种乌黑乌黑的摇着一奈尾巴的小东西,可爱至极。每年我都要捉几十条来,养在大口瓶里,看它们慢慢长出后腿前腿。现在想起来有些惭愧,蝌蚪虽小,却也是一条条生命。迁到城市以后,与蝌蚪不复相见已有多年了。连蛙声也难得一闻。或许在这个农药、化肥时代,青蛙已无处栖身。它的命运或许与恐龙一样吧,“听取蛙声一片”渐渐成为我们的古老记忆。

  “长夏草木深,武士当年梦痕。”此乃日本诗人松尾芭蕉的名句。文字虽少,读之大可玩味再三。那种如梦如幻的盛夏记忆,翩然而至,且杂带着隐隐约约的血腥气息。这种美学似乎是小日本独有的,别国的人也难于这样的表达。就在这样的文字里,夏天的季节性词语也仿佛带上了一种莫名的诡异,它的所指在寂静中放大,让我们深有所惧,让我们在夏天里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放纵与狂欢。而另一位日本小说家夏目漱石的俳句则是“在无人岛上为天子,定觉清凉罢。”那是内心的清凉罢,却不是天气的清凉。

  对于一般人来说,夏天可爱,冬天可畏。在北欧国家挪威的古老传说中,世界最后毁灭那几年是没有夏天的。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夏天的不可或缺。夏天里有昆虫的歌唱,有香甜而成熟的水果,有无数芬芳的花朵,自然也从不缺乏人世间的争权夺利与阴谋诡计,甚至流血与杀戮。此时此刻,季节只是一种符号,热与不热已经不再重要。在生命即将消失的时候,谁还会记得季节的变换?人死在六月的夏天,还不一样成为冤魂野鬼。

  我是喜欢夏天的,衣服可以穿少一些,面对真理也可以赤裸一些。就是闷热有点讨厌,然而如果吹来一阵凉爽的风,其舒坦之状仿佛吸毒一般,这种舒服绝非工业空调的现代化之风可比的。我沉醉在这种自然的风里,随手翻阅一册古书,浑然忘却世间的烦恼。人生如此,复有何求。可能在一个快乐的人眼中,夏天里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寂寞的人只能寻求微薄的喜悦,偶尔的一点记忆也让人久久回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